《暴富後我甩掉了王爺夫君》 小說介紹

暴富後我甩掉了王爺夫君小說(主角孟錢錢,君臨淵) 完整版,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夠曲折,有虐有愛,感情專一,一路懸念不停,看到停不下來,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 君臨淵此時忍受著極度的痛苦,腹腔有源源不斷的熱流湧遍全身,整個人彷彿在被烈火灼燒著,除此以外,他還感覺他的身體像是惡狼撕咬著一般,整個人近乎要散架。他雙眸緊閉,調動內力,努力的與這種疼痛做對抗。半個時辰

《暴富後我甩掉了王爺夫君》 第3章 免費試讀

君臨淵此時忍受著極度的痛苦,腹腔有源源不斷的熱流湧遍全身,整個人彷彿在被烈火灼燒著,除此以外,他還感覺他的身體像是惡狼撕咬著一般,整個人近乎要散架。

他雙眸緊閉,調動內力,努力的與這種疼痛做對抗。

半個時辰後,這種痛感終於減弱一些,他試圖開口,聲音有幾分虛弱的命令道:“管家,還是老樣子,去買藥。”

管家的神情有幾分擔憂:“王爺最近毒發的頻率越來越高了,莫不是......”從一開始一年毒發一次,到後來半年一次,三個月一次......現在,距離王爺上一次毒發僅僅過去了一個月。

每一次毒發,都需要花費大量的銀錢購買藥材以短暫的抑製住毒性發作。齊王府縱使原本再有錢,也禁不住這樣耗。

君臨淵仍然緊閉著雙眸,臉頰看不出半點的血色,每一次毒發,對他來說都無疑是一種折磨。

南疆一戰,他誤入歹人圈套,身中毒箭。從此,這種折磨便纏上了他。

“不必擔憂,本王的身體狀況,本王心中有數。”君臨淵抬了抬眼皮,“去買藥便是。”

在管家離去後,他輕咳一聲,示意屋外的人進來。

進來的人身著玄袍,帶銀色麵具,上麵刻著展翅的雄鷹,是令人聞風喪膽的第一殺手外加情報機構魅霜閣獨有的標誌。

那人單膝跪地道:“王爺有何吩咐?”

“去查一查那個孟錢錢的底細,”君臨淵眸中閃過一絲暗芒,“一天內,我要結果。”

......

另一邊,侍衛麵無表情扛起因為心態崩潰而癱軟在地上的孟錢錢,像是扛起一袋沙袋。

孟錢錢冇有反抗,任由侍衛折騰。

她怎麼也想不通,這一次,君臨淵怎麼就不殺她呢?

難道,自己的誇張行為,反倒激起了對方興趣?

就像很多霸總文一樣,越是不同尋常的女人,越有意思?

“係統,君臨淵現在對我的好感度多少?”

【親親,原本是0,但是基於剛剛宿主的作死行為,現在是-100】

“還能為負數啊?”

【對的。如果宿主不能完成任務,現實世界裡的點宿主會背上一千萬的負債。】

孟錢錢:靠!

沉默了一路,驟然隻聽“哢嚓”一聲,周圍的環境驟然變得黑暗。

地牢到了。

侍衛打開鐵門,將孟錢錢往裡頭隨意的一甩,動作就是在扔垃圾。

她孃的,真疼!

孟錢錢隻覺得全身吃痛,在地上打了個滾才坐起來。

掀起衣服,孟錢錢發現自己的胳膊和腿都被摔的淤青。

真狠啊!

“係統大大,有冇有藥?”孟錢錢一般看得小說裡,係統都有自帶空間,用於存放各種藥材。

【有藥,但冇有給你用的藥。】

孟錢錢:???

迷茫之間,眼前再次閃過一道白色的光芒。

一枚黑乎乎的藥丸展現在孟錢錢眼前。

孟錢錢眨了眨眼:“這啥玩意?”

【『999板藍根』,二十二味中藥,清熱解毒,滋補養身,扶正固元,他好,我也好。】

這廣告詞怎麼感覺有些熟悉?

孟錢錢一臉迷茫:“999感冒靈和板藍根一起吃能有腎寶片的功效?”

係統尷尬的輕了輕嗓子:【想什麼亂七八糟的,這是給君臨淵解毒的藥丸。】

孟錢錢想起原書的設定,君臨淵身中奇毒,為了續命,不得不花大量的錢財在購買藥材上,導致在籠絡人心和發展勢力上受到財力的限製。

“所以說,君臨淵不殺我,是因為毒發了?”

【是的。】

這劇情和原書裡的倒是差不多。原書裡,女主角是個神醫,大婚第一夜恰巧君臨淵毒發,三下五除二就解掉君臨淵身上毒,君臨淵因此對女主刮目相看,兩人感情不斷升溫。

她孟錢錢雖然不通醫術,但她有神奇的係統。

這顆黑色的藥丸如果真的能解掉君臨淵體內的毒,那她豈不是......炮灰翻身把女主做了?

孟錢錢心中大喜,彷彿已經看到了紅通通的人名幣在朝自己飛來。

隻可惜,實施她“炮灰翻身”計劃的前提是,她得先離開地牢。

手指無意識的撥弄著地上的乾草,孟錢錢在心中思忱,如果有辦法打開鐵門就好了。齊王府的大門這麼不結實,說不定地牢的鐵門也是豆腐渣工程呢?

撬開鐵門之後,她就以飛快的速度衝到景雲閣,將藥丸塞進君臨淵的嘴裡,動作要快,姿勢要帥。

然後,她就等待著君臨淵一臉驚訝的望著她,眼神裡含著驚喜、興奮、和愛慕,輕輕挑起她的下巴,說:“你還有什麼驚喜是本王不知道的?”

咳咳,想的有點遠,先收回來。

孟錢錢走到鐵門邊,試探性的踹了一腳。

她原本冇報任何希望,畢竟是地牢,怎麼可能這麼容易被踹開。要真是這樣,那些要犯不早就逃之夭夭了?

然而——

“哢嚓”一聲脆響。

孟錢錢眼睜睜的看著鐵柱從中間裂開了。

我在這本書的人設難道是個大力士嗎?

【你想多了,宿主。隻是因為齊王府的下人們建造地牢時撈油水偷工減料,所以所有的鐵柱子都是空心的,比較容易踹開而已。】

孟錢錢:......

景雲閣。

床榻上,君臨淵麵無血色,嘴唇慘白,額頭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汗珠,是肉眼可見虛弱。

隻是,哪怕是這樣,他仍然不肯讓自己休息,翻閱著明月酒樓的賬簿,眉頭緊鎖。

“王爺,孟錢錢回來了,這件事情如何處置?”問話的是他的貼身侍衛,玄武。

聽到“孟錢錢”這三個字,君臨淵太陽穴就突突直跳,頭疼的很。

君臨淵並冇有直麵回答玄武,而是拋出了一個問題:“王府的大門,怎麼樣了?”

“回稟王爺,已經派人馬加班加點的修了,不出意外的話,用不了三天就能修好。”玄武冇想到王爺會問這個問題。

三天。

齊王府坐落在京城最繁華的地方,每天人來人往。不僅上朝的大臣們會看見,看熱鬨的百姓們也會注意到齊王府的門壞了這件事。

估計用不了一天,齊王府的大門被新王妃踢壞了的事情就會變成人們茶語飯後的談資,傳的人儘皆知。

不僅如此,他那幾個兄弟免不了拿這件事情到皇帝那裡做文章。

想到這些,君臨淵的頭更疼了。

好煩,想殺人,怎麼辦?

景雲閣裡,氣壓低的可怕。玄武耷拉著腦袋,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就在這時,外頭驟然響起管家的聲音。

“姑娘,這是王爺的寢宮,冇有王爺的準許,任何人都不可隨意闖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