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庶女翻身記》 小說介紹

名字是《卑微庶女翻身記》的小說是作家佩奇的作品,講述主角段夢雪,宇文桓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卑微庶女翻身記》 第1章 免費試讀

這天南國大街上擠滿了圍觀的群眾,剛下完大雨,街上很多積水,街道被眾人踩踏後顯得泥濘不堪。

“我聽說呀,那段將軍家二小姐是妖孽!之前不是還說她是天女下凡,金身附體嗎?”

“是呀,這怎麼好端端的就...”

“你冇聽般若大師講麼?當初是二小姐妖氣迷惑眾人,將天女仙氣擋住,所以眾人都以為是二小姐,實際真正的天女是大小姐!”

“你們說話小點聲兒,不要命了是不是?這麼公然議論段將軍家的家事,不過我倒是聽說呀,嫡女二小姐已經被段家棄了,現在她連庶女都不如,段家現在隻認大小姐一人。”

就在眾人竊竊私語,議論不停的時候,一個身穿玄色長衫的男人,腰間纏著一道金黃色繡著暗雲圖案腰帶,他對著人群揮了揮手,眾人即刻安靜下來,整條街冇有一點雜聲。

眾人口中的段將軍段齊玉從人群後麵走了出來,站在那玄衣男子麵前,顯得格外恭敬:“般若大師,一切準備就緒,還請大師安排。”

般若大師微微點了點頭,舉起手中的拂塵,帶著滿臉的肅殺之氣喝道:“段將軍,將那妖孽帶出來吧,趁著現在天色尚早,妖孽煞氣還不能傷人,早早收了她。”

段將軍轉身揮了揮手。

身後的幾個小廝立刻會意。

旁人眼中段將軍依舊是那個威嚴決斷的段將軍,即便如今要處置的是自己親生女兒,在他臉上卻看不出絲毫不捨。

幾個小廝架著被五花大綁的段夢雪走了出來,她驚恐地望著人群,滿臉淚痕,無處投放的眼神有些渙散,口中喃喃念著:“孃親,孃親,你救救雪兒...”

此時躲在街角的趙氏,隻能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會悲痛地喊出聲來。

她要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女兒被處死,可是她卻無能為力,她已經從段家大夫人被貶為妾室,趙家母族本就依靠著段家纔有立足之地,如今她不能去反抗,也不敢去反抗,她就不了自己的女兒,不能連著趙氏一族都被她毀掉。

從小一直在段夢雪身邊服侍的丫頭杜鵑,眼看著自家小姐被臨街受辱,又無人加以援手,咬著牙擠出人群。

“老爺,老爺,您放過小姐吧,您應該比誰都清楚,小姐她根本就不是什麼妖孽,她是您的女兒呀!”

“放肆!!”段齊玉瞪圓了雙眼,抬起腳狠狠踢在杜鵑的身上,“你若是再敢喚這妖孽是小姐,那本將軍就連著你一起處置!”

杜鵑吃不住那一腳,重重地倒在地上,可她還是強撐著爬了起來,跪著往前挪動幾步,繼續哀求:“老爺,小姐自幼摔傷,醫治不及時,落下病根,有時候癡癡呆呆,已經是命苦,可如今為何還要說她是妖孽,要處置她?”

那一段端著架子的般若大師似乎有些不耐煩,上前打發道:“你不過一個普普通通的小丫頭,被妖孽迷惑了心智,本大師念在你年紀尚小不懂險惡,今日不與你計較,你且讓開,”說完他伸手指向段夢雪,對著眾人說道,“她如果真是天女下凡,金星俯身,那麼幼時受傷時定有神明護佑,不會有任何差池,何來癡呆一說?貧道前幾日見空中星象異常,卜了一卦,見到段家滿門妖氣,若是這樣的妖孽還留著,將來一定會禍國殃民。”

“你胡說!!”杜鵑哭紅了雙眼,她自知不是般若大師的對手,便拚死朝他撲了過去,狠狠在大師胳膊上咬了一口。

般若大師本就冇對這小丫頭有戒備之心,冇留神被狠狠咬了一口,他一把推開杜鵑,惱怒地對段齊玉道:“將軍見到了?平日裡文文弱弱的一個小丫頭,如今也有了傷人之意,可見妖孽戾氣之重,惑人心智!若是再不動手,隻怕後果不堪設想。”

段齊玉見狀,大步上前,從小廝手中拽過自己那癡癡呆呆的女兒,朝著早就準備好的柴火架子走去。

段夢雪雖然有些呆呆的,但是也曉得危險,她被段齊玉拽得踉踉蹌蹌,邊走邊哭喊:“爹,你放過我吧,爹...娘啊,娘,雪兒害怕,你來救救女兒...”

趙氏聽見女兒的慘叫聲,重重地攤在地上,雙手捂著臉,心裡如同撕裂一般哀嚎道:“女兒,是孃親對不起你,是孃親對不住你!”

段齊玉指揮著幾個小廝,狠心地將段夢雪在柴火架上綁好,又在她腳下添了幾把乾柴,眼看著就要準備點火。

這是街尾傳來一陣高呼。

眾人都吃驚地望去。

什麼人如此大膽?竟然在這個時候過來阻攔。

“四皇子駕到!前麵是些什麼人?竟然擁堵在此,不知道皇子途徑,道路必須通暢麼?”

這一聲責問,從街尾傳到了街頭,原本就很安靜的大街更加沉寂下來。

皇子?

事出突然,段齊玉先是一愣,許久才反應過來,急急忙忙撥開人群,朝著街尾快步走去。

擁堵在街道上的百姓急忙退往兩邊,讓出一條道來。

一輛雕工精美,高大威嚴的馬車出現在眾人眼前。

南國所有官員的馬車都是按照品級來分的,馬車所用的木材,雕刻的工藝,甚至是馬車上的裝飾都是身份的象征。

眼前這輛馬車用的稀有紫檀木,車輪比尋常馬車車輪要高一些,車身雕工精美,且不說彆的,就單那側窗顯眼之處,是用玉石鑲嵌做為裝飾,就足以證明,這馬車的主人不是一般人。

剛纔喊話的侍衛見段齊玉急急走來,笑著恭手:“段將軍竟然也在。”

段齊玉朝著侍衛回禮,隨後恭恭敬敬地對馬車道:“微臣段齊玉見過四皇子,今日之事,還請皇子贖罪。”

說完段齊玉俯身跪下,接著整條街的人都跟著跪了下去,眾人不敢出聲隻等著馬車裡的人發話。

可是,馬車裡麵一點動靜都冇有,整條街的氣氛冰凍到了極點,就連剛纔氣焰囂張的般若大師都顯得格外侷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