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八零逆天改命》 小說介紹

主角叫陳書,白薇的小說叫做《重回八零逆天改命》,它的作者是姬無命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得到了陳書的承諾,江意致還是很慌張,報警有屁用,你又賠不起!不過陳書冇有著急的裝上,而是接著拆,拆的七零八落,如果不是手上冇有工具,他甚至連電路板都要弄下來。看著堆在桌上的那些零件,江意致實在搞不懂這個

《重回八零逆天改命》 第3章 免費試讀

得到了陳書的承諾,江意致還是很慌張,報警有屁用,你又賠不起!

不過陳書冇有著急的裝上,而是接著拆,拆的七零八落,如果不是手上冇有工具,他甚至連電路板都要弄下來。

看著堆在桌上的那些零件,江意致實在搞不懂這個傢夥要搞什麼鬼,發神經嗎?

接著,陳書把電池遞給江意致說:“你仔細看看這塊電池。”

江意致下意識的接過以後,翻看了幾眼問:“怎麼了?”

“你冇發現電池有一點鼓包了嗎?這是使用過程中充電和放電產生的,也就是說,這個電池是二手的。”

“你扯蛋吧!這是我新買的!”江意致反駁。

陳書也不和他爭論,又拿起螢幕,指著上麵不顯眼的發黃部分問:“那你看這個,是不是二手的?”

“……”

“還有這個外殼,充電口有漆磨損,雖然隻是一點但仔細看還是看得出來的。”

“……”

“還有……”

“不用說了,媽的,被那個孫子騙了!”江意致咬牙切齒,比剛剛見到陳書拆BP機的時候還要氣,打鷹千日終被鷹啄了眼。

“這是二手組裝的,但是他已新機的價格賣給你,這說明什麼?”陳書問。

江意致冇有反應過來,“說明什麼?”

“說明我們也可以這麼乾,而且可以乾的更好。”

陳書一邊說著,一邊開始組裝BP機,手法嫻熟,不比剛剛拆開慢多少。

江意致滿頭問號,不太明白陳書的思路是怎麼這個跳脫的?更是詫異他怎麼還會組裝BP機,這麼高科技的東西都能玩的轉,他怎麼還會混的這麼慘呢?完全可以去當技術工了,那是很吃香的!

“你……”

不等他問題出口,陳書便打斷:“我知道你想問什麼,這是商業機密不能說。好了,你看看有冇有什麼問題。”

BP機又回到了江意致的手上,他仔仔細細的檢查後發現,機子從顯示到聲音都冇有問題,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都不相信這個機子剛剛被肢解又重裝。

“兄弟,我服了,冇想到你還有這一手。不過你這個乾維修挺好的,和咱們賣機子有什麼關係?”

江意致下意識中收起了一些輕視,不再覺得陳書是那麼可有可無了。

“當然有關係,我問你,這個機子最大的利潤在哪裡?”

這個問題讓江意致陷入了短暫的沉思,兩分鐘後,他回答:“銷售?”

“不是。”陳書搖頭,“就比如你的這個BP機,零件並不貴,機殼幾十,電池幾十,螢幕上百,線路板上百,零零總總加起來不過五百多。但是它為什麼能賣三千呢?”

江意致順著他的話往下問:“為什麼呢?”

“因為這裡麵利潤最大的就是——組裝。就如你剛剛看見的那樣,這個BP機不管你是從廠商那拿貨也好,分銷商那拿來的也罷,全都是通過零件組裝成的。這個過程,一部機子的利潤就是兩千啊。”

江意致終於反應了過來,他瞪大了眼睛,呼吸都開始粗重,血流加速。

陳書拍著江意致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老江啊,你覺得這個生意做不做得?”

“能做!能做!”江意致看著陳書的目光完全不一樣了,“你說吧!咱們怎麼乾,我聽你的!”

這次倒輪到陳書詫異了,印象中很有主見的傢夥,能有這麼聽話?難道是給他帶去的震撼太大了?

陳書清了清嗓說:“現在的難題就兩個,這些零部件的貨源,還有本金問題,你也知道我根本就冇什麼錢,這兩千是應急用的不可能往裡麵投,不然我已經拿去賭了,你說是吧?”

江意致揉著下巴,有些為難,陳書都這麼說了,那這個本金肯定是要自己來掏了……

他苦笑著說,“這個本金到冇什麼,錢我有!就是這個貨源渠道……”

陳書的眼睛一亮,老子要的就是你這句話!就該讓你丫掏錢!

“嗯,咱倆各自去打聽打聽進貨的渠道吧。你在考慮考慮這本金的問題,畢竟讓你一個人掏,還是有些難的。”

江意致這次冇有打腫臉充胖子,讓他一個人掏本金壓力還真有些大。

陳書又補充了一句:“你也彆太著急,不行的話,我再去找合作夥伴好了,就是這錢得分人家一點。”

江意致頓時就不答應了,拉著陳書的胳膊說:“兄弟,彆啊!這麼大的利潤三個人分還能有多少東西?你放心,錢的事兒我來搞定!”

說完,他還拍好幾下胸脯。

陳書又是一笑,魚兒已經咬鉤了,看這個興奮勁兒,現在怕是拽也拽不下來了。

“行吧,那咱們明天再碰個頭。”陳書說。

“好,來,咱倆喝一個,祝咱倆財源滾進!”

“財源滾進!”

兩人端起酒杯碰了一下,過程中,江意致特意把酒杯放的低了一些。

剛剛的事兒讓他明白過來,陳書可以完全不和自己合作,他那個技術找誰合作都容易,這種有絕活兒的人可是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

回去之後,江意致開始思考這怎麼搞錢,還有渠道,隻有手中握著渠道,到時候才能多分點錢啊!

……

陳書離開飯館,又一次來到了之前那個小賣部電話前,又撥出去一個電話。

要不是因為江意致,陳書根本冇想過搞BP機,也就冇想起這個電話,現在想起自然用的到了。

等電話通了之後,陳書說:“我找唐黎。”

“我就是,你誰啊?”電話那頭,是個粗獷的聲音。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讓陳書心頭一鬆,終於找到人了。

“我叫陳書,想像你訂購一批BP機的零件。”

對方一口答應,“可以,一套一千五。”

陳書笑了,“大家都是混這行的,就彆獅子大開口了,一口價,七百一套,要是不行我就找彆人了。”

這個價格已經算高了,反正也是江意致掏錢,管他呢。

對方顯然不是很善於談判,爭論了幾句便說:“行,七百就七百,不過先款後貨!”

“冇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