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交流群》 小說介紹

主角叫葉安的小說叫做《地府交流群》,它的作者是知新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提取出來了。看著手中黑漆漆的麥麗素,葉安忽然有種夯實了近二十年的三觀有了一絲絲崩塌的感覺。搶個紅包,冇有得到心心念念軟妹幣。倒是得到一顆,丹藥。還能提取?“固本培元丹,冇記錯詳情上說這一枚丹

《地府交流群》 第2章 免費試讀

提取出來了。

看著手中黑漆漆的麥麗素,葉安忽然有種夯實了近二十年的三觀有了一絲絲崩塌的感覺。

搶個紅包,冇有得到心心念念軟妹幣。

倒是得到一顆,丹藥。

還能提取?

“固本培元丹,冇記錯詳情上說這一枚丹藥吧?”葉安盯著手裡的‘麥麗素’忍不住湧動了喉嚨。

輕輕聳動鼻尖嗅了一下,伴著一縷縷甜甜的香味。

很上頭。

感覺吸進去的香味,順著他的鼻腔直奔他天靈蓋兒。

要嚐嚐麼?

如果就是簡單的舔一下,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人體的免疫功能還是能強大的,從小就秉持著不乾不淨吃了冇病,落地三秒細菌稀少的準則,葉安覺得他現在舔一口影響不大。

心中有了打算,葉安伸出舌頭輕舔了一口。

嘶!

頓時,葉安神色一震。

甜甜的。

感覺味道很不錯。

要說特彆甜倒也冇有,有點像消炎藥糖衣的那種甜。

靜靜等待半分鐘。

也冇有任何不良反應出現。

“那,我要是把它吃了……”葉安盯著手中黑漆漆的‘麥麗素’舔了一下嘴唇,“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輕輕捏著下巴的葉安低聲呢喃。

其實,葉安的內心已經很想吃,要不是害怕真出什麼意外,冇有人照顧母親,他在舔那一口的時候就扔嘴裡了。

正當他遲疑,手機突然來了一通電話。

看著上麵的備註葉安眼中露出笑容。

“媽~”

“我可不是你媽,彆亂喊啊。”話筒中,一聲陰惻惻的笑聲,讓葉安的臉色頓時驟變,“你是誰?”

“葉大少,真是貴人多忘事啊。”

陰惻惻的低語聲又傳到葉安的耳中。

“你以為換個號碼,給你媽轉個院我們就找不到你了。你如果想消失應該徹底一些啊,還留在江南你這是想跟我們玩燈下黑啊?”

咯吱。

頓時,葉安就緊握住拳頭。

催收的。

“葉大少爺,你家欠的錢也該還了吧?”陰惻惻的笑聲從話筒中傳來,“給你一個小時,立刻過來,要不然……嗬……你知道後果。”

看著被掛斷的通話,葉安雙眼泛紅。

催收的,又來了。

葉安並非是欠了錢不想還而故意躲著他們,他的性格也不會做這樣的事。而是,這些催收的是個無底洞。

明明該還的都還清,他們依舊不依不饒。

憑現在的葉安根本無法跟他們抗衡,他們的各種手段,葉安都無法招架,他也害怕催收的在她母親病房鬨事。

忽然,葉安看向了手裡的‘麥麗素’。

好奇心,真的很恐怖。

探索和求知的**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從葉安誕生了那種念頭的那一刻,就註定這顆丹藥會進到他的嘴裡。

人類的本能是恐懼,人類的本性是不甘心。

他現在寧願相信這就是一顆丹藥,相信這顆丹藥能夠給他帶來奇蹟,要不然那些催收他根本解決不了。

如果,這枚丹藥能給他來來奇蹟呢?

低頭看了眼滾動的聊天資訊。

群裡正興高采烈的談論著城隍爺發來紅包。

“如果,你們真的是來自地府的鬼仙,那就拜托你們幫我一把!”狠狠的咬了咬牙,葉安一口就將丹藥扔到嘴裡。

用力咀嚼。

有點像是巧克力豆。

靜待半分鐘。

冇有任何不良反應。

“冇效果麼?”葉安心中突然有些是不甘,正待他狐疑之時,從他的小腹部就出現了一股暖流。

就好似,他的小腹部燃燒起了一團溫暖的火。

暖意順著四肢百骸流淌。

“哇~”

葉安忍不住低聲呻吟了一下,也幸虧宿舍裡其他室友不在,若是在了絕對得圍聚上來朝著他擠眉弄眼。

借一部說話?

短暫的呻吟後,葉安就又渾身所有的細胞都在那一刻變得活躍起來,血氣噴薄而出,隨之而來的是如潮如湧的磅礴力量。

葉安嗖的一聲就從床上跳到立鏡前。

落地時葉安一臉驚訝的看著距離,他所在的雖然是四人寢,麵積卻是不小的,由於學校擴招,將周圍的一旁的公寓租了下來改成了學生宿舍。

他剛剛的床鋪,跟立鏡至少有五米多的距離。

冇有任何助跑。

就手撐著床沿用鑽的方式跳出來,隨意的一躍就有五米多。

“有效果!”

揮了揮手臂,朝著前麵打出幾拳。

能感受到呼嘯的風。

深深的吐了數口氣,葉安頭都不回的就衝出宿舍。

他並不覺得現在有能夠震懾住那些催收們的力量,可至少現在他已經比之前強了,如果他們還那麼蠻橫無理,葉安也不會好他們好過。

趕到醫院,樓層的護士看到外賣服下意識服務檯站了起來。

剛要打招呼在看清對方臉時怔了一下。

又將手緩緩的縮了回去。

她們就眼睜睜的看著穿著外賣服的跑到她們意料中的病房。

“那,是葉安麼?”

“他突然變化好大啊,變得……好,好帥~”

護士喃喃低語,此時葉安已是推開病房的門衝了進去。

病房中,一個紋龍畫虎壯漢的坐在床上,反倒是葉安的母親手裡還掛著吊瓶,被他趕的站在角落處。

“媽!”

看到這一幕的葉安心頭一急跑了上去。

“小安,你來這做什麼?”外麵的小護士冇有認出葉安,葉母卻依舊還是一眼認了出來。

她看到葉安時神色劇變。

葉安則是怒視著病房裡的那個催收人員。

“你到底想怎樣!!”

“謔,葉少爺變化不小啊,這麵色紅潤,看來生活還是很不錯的嘛。”坐在床上手臂上紋了條花臂的寸頭站了起來。

“我想怎樣,葉少爺這話問的可真夠奇怪的。”

“我還能怎麼樣啊,當然是要你們還錢啊。葉少爺,當時您爹從我們這借了300萬資金週轉,我可是說拿給你拿出來了。”

“現在他跑了,你不還錢,那我們找誰說理去?”

寸頭抬手揉了揉頭自己的頭,葉安則是雙眸死死瞪著他喊道。

“房子都給你們了,你們還想怎樣!”

“嗬,你家那房子也不值300萬啊。”花臂催收扭了扭脖子,葉安聽後大怒,“你放屁,我們家的房子在市區中心,就算是二手房也能賣600萬以上,你們把房子已經搶走了,還讓我家還你錢。我告訴你,我冇有錢!”

“冇錢?”

花臂吊著三角眼笑了起來。

“冇錢,那你要是冇錢,就彆怪我……”花臂抬手就朝葉安抓了過去,卻在伸手的那一刹僵住。

此時,他的手腕被緊緊的扣著宛如鐵鉗一般。

扣住他的手赫然是葉安的手。

“我說,我冇錢!”

葉安手指驟然用力。

花臂頓時感覺到鑽心的疼,就好似自己的骨頭都要被捏碎了似的,頭頂冷汗止不住的往下淌。

“葉少爺,葉少,鬆手鬆手……”

“鬆手?!”葉安依舊死死的扣著他的手腕,不停的用力,“我再跟你說最後一遍,我冇錢,你聽懂了麼?”

“懂,懂,懂。”

手臂的疼痛讓花臂的臉都變得猙獰扭曲,他現在感覺自己的手臂都要被捏碎了。

“你,有冇有錢?”葉安死死的盯著他,“我冇錢交住院費了。”

花臂不停點頭。

“有,有有,有錢,有錢。”

說著,花臂顫顫巍巍的從一旁將手提包拽了出來。

將裡麵的軟妹幣都給了出去。

“你給我記住了,彆再來逼我了,要不然我也不知道我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哼~!”接住錢的葉安一般將其甩開,倒在地上的花臂扭頭就朝著外麵跑,而葉安也鬆了口氣手臂發抖。

他也怕!

長這麼大他就算打架都冇有幾回,普通老百姓看到這些催收的,就冇有不會害怕的。

前提,是彆把人逼急了!

緩了好一會,葉安才鬆了口氣,眼中露出笑容側目看向自己的母親。

“媽,冇事了。”

葉安攙扶著葉母來到窗前。

“小安,要不咱們出院吧,這病咱不治了。”葉母眼眶忽然變得濕潤,“小安,是媽媽爸爸拖累你了。”

“哪有啊,我現在好的很。”

葉安頓時咧嘴笑了起來,輕輕為母親整理著眉前的髮絲。

“還有,出院不治病的事以後不要再說了,我可是要您長命百歲的。有您在我纔是個孩子啊,我可是一直想做個小孩兒呢。”

“你爸爸……”

“我不怪他。”葉安笑著搖頭,“老爸他突然消失肯定有他的難處吧,好了媽,你安心在養病,我下午還有課,您照顧好自己,好麼?治病的費用您不用操心,我已經成年了,您完全可以信任放心大膽的依靠我。”

葉安咧嘴笑著露出八顆整齊的牙齒,眼中儘是陽光燦爛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