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應天殿上,朱元璋的手心已經握得滿是汗水,心似乎提到了嗓子眼上。

雖說從江逸口中,他知道這一場戰很可能打贏了,但是,誰又知道……明軍為此付出了怎樣的代價?

江逸看著這一切,心緒也頗為一緊,在關注戰果的同時,他還在思考,這一幕中,有哪些是史籍冇有記載過的,有哪些是自己不知道的……

還有就是,如何在接下來有限的時間裡,將這一期典藏華夏打造得儘善儘美?

然而,即便江逸的頭腦始終清晰,心緒依然被這一幕緊緊揪著。

於謙,可是文臣啊。

朱祁鈺說到底,也冇怎麼上過戰場……

這兩人看起來就像是去送人頭的,可偏偏就是他們的存在,燃起了大明軍魂。

一個又一個手機螢幕前,許多人都屏足了呼吸,心跳加速。

從於謙的視角中,再配上典藏華夏已經升級後的視覺和聽覺功能,他們可以清楚的看到,那一個個正揚刀張狂的瓦剌騎兵。

他們清楚的聽到,來自瓦剌騎兵滿是不屑的嘲諷。

“哈哈哈,兩腳男羊開城投降了啊!”

“剛還不是在喊什麼口號嘛,大明的威武在哪?大明的江山在哪?”

“狗屁的大明江山永在,你們以為這還是永樂時期嘛?!”

瓦剌騎兵在城門緩緩開啟的時候,就已經發出了肆虐的嘲笑!

在他們看來,這是明軍在向自己投降。

“哈哈哈,狗屁的大明王朝!華夏無男兒矣,全是懦夫!”

瓦剌也先嘴角高揚,把下巴都抬到了天上。

然而。

不到片刻的功夫。

當城門大開時,他們清清楚楚的看到,被他們嘲諷為是文臣的於謙,以及那個看起來手無縛雞之力,被臨時推舉上去的大明皇帝朱祁鈺,竟然站在了德勝門最前麵,而那些他們以為是開城向自己投降的明軍,一些在自己看來隻是雜牌的軍隊!

此時,竟然各個麵露殺機,不見絲毫畏懼!

朱祁鈺揚起長刀,於謙舉起長劍,大明所有軍人皆拽緊了手中武器!

“殺!!!”

朱祁鈺和於謙大喝一聲,率先衝了出去!

短短一字,卻如同點燃萬噸炸藥的那一團烈火,燃爆了漫天雨夜!

明軍們爭先恐後的衝出城去,搶在了朱祁鈺和於謙前麵。

“誓死保護陛下,誓死捍衛大明!”

為首將領帶領著一支部隊率先殺出城去!

“無論如何,也不能讓瓦剌人踏入德勝門一步!”

大明的騎兵像一支利箭般,在城門處撕開了一道口子。

這場京師保衛戰,原本大明可以充分利用瓦剌騎兵不善於攻城的弱點,守住京師。

但一旦放任瓦剌人在城外打下其他城池,京師被圍,水源一斷,就隻能成為被宰割的魚肉。

再加上朱祁鎮這狗東西帶走了京師太多的軍餉,城內的糧草根本支撐不住援兵到來,於是,隻能出城血戰!

這就是於謙和明軍,跟當年被圍長平的趙軍,顯著的不同!

明軍敢死,明軍,寧死也不做困獸之鬥!

此刻,所有的明軍都可以說是酒足飯飽,但同時,他們也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吃不飽了。

既然早晚要吃不飽……

那就在能吃飽的時候,虎口拔牙!!!

“衝啊!”

“殺!”

“為了大明!”

聲聲呐喊震顫雲霄,暴雨傾盆的德勝門之下,大明騎兵和瓦剌騎兵撞擊在了一擊,雙方鬥得人仰馬翻,人骨與馬骨“嘎吱嘎吱”粉碎的聲音響徹德勝門……

無數的戰馬相撞,無數的短兵相接,敵人給明軍一刀,明軍必還一劍,雙方都鬥得如火如荼,都抱著臨死也要殺死對方的決心!

一個大明騎兵和瓦剌騎兵戰馬撞在了一起,大明騎兵直接撲了過去,將瓦剌騎兵撲倒在地。

然後,任由雙方戰馬,踏過兩人的身體!

一個大明步兵被捅了一刀,乾脆趁著還有最後一股勁的時候,直接頂著刀口上前,任憑彎刀穿胸而過,將一口鮮血暴吐在瓦剌兵臉上。

他的嘴角始終揚著,鮮血不斷的流下……

趁那個瓦剌兵愣神的時候,一個斷了一臂還在廝殺的明兵,左手持刀,暴怒的斬斷了他的脖子!

“兄弟!兄弟!!!”

斷臂明兵嘶吼、絕望的看向自己的戰友。

他冇有停下,而是帶著這股恨意繼續廝殺,卻在轉身的時候,被瓦剌騎兵用槍挑起,高揚在陣中……

被於謙安排在德勝門的軍隊,此時,冇有一人,龜縮在城中。

他們個個身上鮮血淋漓,任憑大雨如何衝擊,也洗刷不儘。

第一場戰爭,結束的雖然快,但明軍依然付出了慘烈的代價。

此時此刻,在他們對麵的,是瓦剌也先,以及瓦剌部最強的騎兵和步兵。

大明的精銳大多死在了土木堡,德勝門的明軍們知道,自己即將麵對的,是一場有死無生的戰役。

但即便如此,他們依然想要贏!

他們,可是大明的軍隊啊!

即便不是精銳,那也是鐵骨錚錚的華夏之軍!

一個明將帶著一支先鋒騎兵向瓦剌騎兵衝了過去,很快就被瓦剌也先的嫡係包了餃子。

但他們冇有任何遲疑和退縮,似乎早就有這樣的心理準備!

本就是以命換命,拿命救國,何懼之有?

他們,隻想用自己的命,能換幾個是幾個,能撐多久是多久!

撐到備倭軍和備操軍到來,大明就有救了!

“兄弟們,寧死也要拖住敵人!!!”

一支幾千人的大明軍隊,拖住了瓦剌也先將近兩萬人!

他們,此刻在那包圍圈中,各個眼神決絕。

“無論如何也要把他們救出來,那是三千營最後的底子了!”

於謙焦急大喊,帶領著一支部隊迅速衝上前去。

瓦剌也先似乎是猜到了這支被困騎兵的不凡,派兵攔住於謙軍隊的同時,又派了不下一萬,總計三萬多人,將三千營留守京師的幾千人,緊緊包圍。

“滅了這支騎兵,他們的士氣也就完了。

瓦剌也先撇嘴一笑。

三千營的三千騎兵,麵對敵軍的重重包圍,嘴角亦是揚起。

這讓瓦剌也先有點懵。

一群都快要死的人了,竟然還笑得出來?

他眼眸眯起,心知絕不能留下這群人。

“不惜一切代價,斬儘殺絕!”

他一聲令下,又是一支步兵,朝三千營圍了上去。

京師保衛戰中,大明的軍隊其實要比瓦剌更多,但是明軍要守護九扇通往京師的城門,兵力太過分散。

再加上這批軍隊都是臨時從各地召集,相互之間冇什麼凝聚力,更冇什麼配合,戰力也不是很強,便註定這將是一場地獄級的血戰。

三千營大將羅明,見到這一幕,卻是冇有絲毫的恐懼,反而冽嘴寒笑。

他站在萬軍包圍圈中間,高揚起劍,眼眶泛起了血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