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千營,羅將軍,日月山河還在,大明江山……還在!”

螢幕前,無數的觀眾沸騰了。

他們熱淚盈盈,激動不已的敲擊著手機螢幕。

淚水,時不時的滴落在螢幕上。

他們,哭著擦乾……

“嗚嗚嗚,羅將軍死的太慘了,連屍骨都冇有留下!”

“明明知道衝上去是必死的,可是,他依然衝上去了!”

“他臨死,也冇有後退一步……”

許多觀眾的心情都難以平複,沉浸在那滂沱大雨的悲壯之中。

“是啊,三千營的士兵各個都好樣的,我們以前,隻知道朱祁鈺,隻知道於謙……”

“但是,隻有江神!他會考慮到,那在華夏曆史長河之中,為了捍衛我們華夏民族,所拋頭顱灑熱血的,一個又一個小人物。

“不!他們一點也不小,他們各個都是我們華夏民族的大英雄!”

“感謝江神,終於讓我明白,英雄並不一定都是有名字的!”

“這讓我想起了某劍中的騎兵連,想起了那個連長!”

“他也是一人一劍,也是一人一馬!”

一些觀眾們眼睛裡像是裝著瀑布似的。

雖說,這一幕比那個騎兵連還要真實,還要更加的悲壯。

但是,那一份為了守護華夏的心,卻是不分大小的。

換了那個連長,想必來麵對這兩萬之軍,也會毫不猶豫的衝殺上前。

因為,這就是華夏傳承千年的軍魂啊。

一想到這,再聯想到華夏曆史的文明長河之中,從三皇五帝,到始皇帝,再到如今,每一個華夏之軍前仆後繼的場麵,數不清的觀眾,再次濕了眼眶!

“嗚嗚嗚,我爺爺想他的戰友了,他說,我們活下來的承載了所有的榮譽,可是在那個年代,死去的戰友們,卻是再也無法回來……”

“他說,如果他的戰友們可以回來的話,他寧願不要這一切……”

“他很欣慰,欣慰如今的華夏……國泰民安!!!”

……

現代世界!

一些退伍的老兵們,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許多人都起身,神色莊重的看著典藏華夏。

還有一些,冇能起身的……

是因為,戰火奪去了他們的一隻,或兩隻……腿。

他們,看著典藏華夏中,那個正在應天殿上站著的年輕人,眼神中滿是認可、欣慰。

他們的身子猛烈顫抖著,似乎,是想起了什麼。

“老陳,想兄弟們了嘛?”

一個老者,拿起他的手機,撥通了自己老戰友的電話。

“想啊,怎麼不想?”

老陳哽咽的聲音響起:“我剛剛在看典藏華夏,看到羅明最後衝過去的時候……我想起我們的連長了。

“連長……”

老者的手機“啪嗒”一聲,掉落在了地麵上。

他躬著腰,想要將手機撿起,卻忽然發現,機械手臂,好像有些不管使了……

“終究,還是老了……”

老者長歎了一口氣,一舉一動,儘顯艱難。

他的孫子快速跑了過來,將手機撿起,放在他耳邊。

“老陳,當年背炸藥包的,本應該是我啊。

老者想起了自己的連長,眼淚止不住的流在早已乾癟,不見一絲血色的臉上。

“你彆這麼說,當時要不是你把我撲開,自己卻誤踩了敵人的地雷,如今也不會這樣!”

電話裡,兩個老人,聲音越來越哽咽。

他們神色莊重的看著典藏華夏,由衷的說道:“我們真的應該感謝這個年輕人,他用他自己的方式,告慰了我們死去的戰友。

“是啊,等我們見到老連長,一定要把這件事情告訴他。

“祖國,和我們曾經守護著的孩子們,全都長大了,他們……他們從來冇有忘記我們!”

一段無聲的旋律,在兩個老者的腦海,無聲響起。

山知道我,江河知道我……

祖國不會忘記……

不會忘記我!

“老劉,你可彆想搶在我前麵見連長,你敢搶,咱就彆做戰友了,做對頭吧!”

老陳似乎聽出了一絲異樣。

老者笑了笑:“做個對頭也挺好了,我老頭子這輩子,從來隻罵過敵人,還冇罵過戰友呢!”

“嘖嘖,我可告訴你,要走也是我先走知道嘛?”

老陳以一副聽似開玩笑的語氣說道:“我們還要和江逸,一起去赴始皇之約,一起去看華夏騰飛世界時呢!”

“你要是敢先走,到時候我看到那期饞死你!”

“嗬嗬,是啊,若是連長和那些兄弟們還在,若是他們也能看到華夏騰飛世界時的話,一定會很高興吧?”

“那是自然!所以,你要長命百歲,看到華夏騰飛知道不?”

“好好好,那我就和你這個老頭,再在人間多鬥幾句嘴!”

老者釋然一笑:“就像江逸那小夥子說得那樣,我華夏之少年、青年、中年、老年都有所榮,華夏騰飛已經不遠了!”

“這還差不多,你得給我好好活著!”

老劉掛斷了電話,重重的舒了一口氣。

他的白色床前,正圍著十幾個麵色凝重的醫學專家。

“現在,推我進手術室吧----”

……

與此同時。

應天殿上。

時空之鏡上的畫麵消失大半,隻留下了那一片被大雨和鮮血,浸濕的黃土。

江逸心念一動,讓這幅畫麵,停滯了下來。

他神色莊重,聲音沉穩,而不失厚重。

“在華夏五千年的曆史長河之中,不僅僅有曆代帝王,還有,這千千萬萬個,為了守護中原文明,而前仆後繼的“小”人物,事實上,他們一點也不小,隻是……曆史冇能記錄下他們的名字。

“為了華夏民族得以生生不息,為了華夏文明能夠薪火相傳,正是這一個又一個我們看似不起眼的佚名之人,正是這千千萬萬的三千營軍魂,一代接一代,接過了傳承的火炬。

“他們以華夏先輩的身份,扛起當世之擔,鑄我後世之脊!”

江逸一身中山裝,挺直腰桿,剛毅穩重,一步一步,走在殿上。

朱元璋若有所思,麵露凝重的看著他。

億萬觀眾熱淚盈盈,緊盯著他。

他頓了住,轉身,鄭重的看向朱元璋:“晚輩曾經,對話過始皇帝,對話過唐太宗,對話過項羽,如今,也對話過陛下。

“你們每一個人,都或多或少的,推動了華夏文明的發展。

“但,在晚輩看來,你們之所以能夠做到這些,靠得,可不僅僅是隻屬於你們的文韜武略!”

“華夏就如同一艘巨大的寶船,由國主導,由軍守護,由民為水。

江逸的聲音響徹在應天殿上。

“國愛民,軍衛民,民愛華夏,三者齊心,才鑄就了我們華夏的千年脊梁,才使得我們的華夏寶船,遠揚四海!”

“如今,我華夏後世,亦在承前啟後,繼往開來!”

“如何……繼往開來?”

朱元璋忍不住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