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丞相府裡,江逸聽到曹操這樣說,想起了自己看到了那些檔案。

確實,曹操經曆了太多的背叛。

就拿陳宮來說,在曹操殺呂伯奢的時候,陳宮其實並冇有在,他也冇有救過曹操的命。

之所以背叛曹操,後人推測是因為陳宮見到曹操在兗州大開殺戒之後,才做下如此決定。

背叛的過程也是蓄謀已久,陳宮趁著曹操不在,協同陳留太守張邈、張邈之弟張超、從事中郎許汜及王楷等同謀叛亂,引領呂布進入兗州為主,有了這些人呢,兗州其他各群全都積極響應起事,一時之間打敗過好幾次曹操。

若不是曹操本身具備強大的軍事才華,以及帳下有不少謀士勇將,光這兗州之變,就足以要了曹操的命。

其中還有張邈也值得一提,這傢夥跟曹操還是很多年的好朋友!

曹操征討陶謙的時候,曾告訴家人,如果自己回不了,那就投奔張邈。

他是何其信任這個好友?

但最終得到的結果就是,張邈和陳宮一起背叛了曹操!

再就是魏仲,此人舉孝廉入仕,全靠曹操推薦,可以說是對他有知遇之恩,曹操成為一方諸侯後,魏仲就跟在他手底下,結果魏仲也背叛了他……

這還隻是曆史上有記載的一些事件,那些冇記載的有多少,隻有曹操自己心裡明白。

可想而知,他一生經曆了多少背叛?

所以,當他聽到‘棄我去者’的時候,一下子就沉浸到了這首詩句中,陷入憂思。

他給自己倒上了一杯杜康酒,又示意江逸可以開懷暢飲。

江逸給自己也滿了一杯。

曹操行走在酒宴堂上,麵色微紅,步伐踉蹌,悵然若失:“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曹操一杯杜康酒下肚,又給自己滿了上。

江逸站在他的身後,默默的看著這位梟雄,道儘心中不平!

“當年,孤對身邊多少人掏心掏肺,可是,他們卻一個又一個的背叛孤!”

“陳宮,陳公台!孤對他何其信賴,他卻讓孤險些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張邈,孤曾想要托付家人的多年好友,竟也跟著陳宮,要置孤於死地!”

“魏仲,孤對他有知遇之恩,孤曾言,就算陳宮和張邈都背叛孤了,他也不會背叛孤,之後卻如同他們一樣!”

“畢湛,當他的家人被張邈、陳宮挾持之後,孤讓他可以去投奔他們,他卻不肯,讓孤信之……”

“而後,竟又偷摸的棄孤而去!”

曹操說著,眼角微紅,又把一杯杜康酒喝了下去。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時可掇?”

“憂從中來,不可斷絕!”

“憂從中來……不可斷絕!!!”

曹操踉蹌幾步,險些摔倒,被江逸扶了住。

英雄遲暮,此時的曹操,背影看起來十分落寞,臉色,亦滄桑無比。

他抬起手,示意江逸不用扶他,瞪了瞪眼睛,晃了晃腦袋,保持清醒。

“孤,曾經對多少人掏心掏肺,對多少人仁至義儘,可又有多少人,背叛了孤?”

“孤,不懼仇敵萬千,可這天下,知我心者,卻再無人……”

“奉孝……奉孝!!!”

“若此時,你能在這殿上,聽孤傾訴衷腸,孤,縱死,亦含笑九泉!”

曹操背對著江逸,嘴唇猛顫著,聲音,哽咽沙啞。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

“繞樹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厭高,海不厭深。

“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孤曾數次如同周公一般,不顧士族的反對,招賢納士,唯纔是舉,可是,又有多少人,叛孤而去?”

“咳咳……”

曹操劇烈的咳嗽了幾聲,像是喝嗆著了。

“孤這一生,也算是為了漢室殫精竭慮,可皇帝想殺孤,天下諸侯想殺孤,士族亦想殺孤,孤之不幸,誰又能知?”

曹操似乎是喝醉了,儘情的傾吐著自己的心聲和內心不平。

江逸一邊小酌杜康,一邊耐心的聽著。

對曹操說的話,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理解,江逸不置可否。

站在曹操的角度來說,也許他確實覺得自己一生都在為了漢室,以自己如今的權位,不稱帝就已經是對漢室最大的忠誠了,自己那麼大的功勞,稱個王怎麼了?

他劉玄德,整天打著光複漢室的口號,結果人家獻帝還在,就急著稱帝了呢!

孤,不就是稱個王嘛?

不管是不是為了維護北方的安定,還是顧及到那些士族的反對,孤,至死都未稱帝!

就算是為了維護北方的安定,那也是孤在為了中原著想!

孤寧可不要帝位,也希望天下能夠安穩一些!

至於那些士族,為什麼反對孤?

因為孤在對官僚的選拔上,注重的是才能而不是他們講究的出身!

這些,都有可能是曹操的想法。

即便是曹操,也容易站在自己的位置上考慮一切。

江逸仔細的揣摩著這些。

曹操剛纔所說的一切大多是客觀事實和論斷。

但這些,也有不少是美化了他個人的。

且不論是否對漢室有最後的忠義,他都是實實在在屠過城的狠人。

用嶽爺爺的話來說就是,百姓何辜?

在這點上,劉備同樣作為一個雄主,卻是更站得住腳。

一個雄主,一個梟雄,再加上一個用人比較厲害的孫權,也無怪東漢末年,無論三家怎麼鬥,彆人都占不了任何便宜了。

江逸走上前,問道:“魏王可還想論,後世文化?”

曹操神色忽而一凝,剛纔憂愁的麵色驟然消失不見。

他轉身,看向了那個正在時空之鏡上喝酒的李白,說道:“論!”

“今日,孤要與你,一論後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