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次,江逸冇有再用時空之鏡上的畫麵來向曹孟德展現華夏詩詞歌賦和錦繡文章。

對話古今,光看怎麼行?

江逸踱步在丞相宮中,器宇軒昂道:“華夏後世的詩詞文化,有兩絕,一為唐詩,二為宋詞。

“大唐,是一個開放包容,文化空前繁華的大時代。

“在這個時代,光是在後世留下姓名的詩人,便有兩千五百三十六位!”

“當時的詩詞,又被分類各種派係,有山水田園詩派、邊塞詩派、浪漫詩派和現實詩派等。

“尤其是方纔魏王見過的李白,在他的筆下,有‘雲想衣裳花想容,風拂檻露華濃’的美人,有‘銀鞍照白馬,颯遝如流星’的俠客。

“相思時,亦有“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幽靜時,有‘樹深時見鹿,溪午不聞鐘’!”

“路邊塞處,亦有‘長風幾萬裡,吹度玉門關’,孤獨時,便‘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江逸一邊品著杜康小酒,一邊,腦海中快速浮現出唐詩中,有關李白的那幾百頁,心想好在自己前世是文科生,這一世還是文科生,不然還真難記。

他漫步其間,一人一壺酒,舉止隨意,聲音抑揚頓挫:“鬱悶時,李白有‘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吟到此處,江逸感覺酒勁上頭,微微踉蹌幾步,笑言道:“喝醉時,則有‘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來。

“他觀瀑布時,有‘飛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他觀黃河時,更有‘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

“他得意時,‘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落魄時,有‘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無奈時,亦有‘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

“對待個人,他有‘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儘還複來’!”

江逸越想,越覺得李白無愧為詩仙,這誰比得過?

丞相府中,曹操嘴巴微微張著,看著時空之鏡上,那個看起來灑脫不羈的青年,冇想到他竟然如此有才華。

他本以為自己在文學和詩詞方麵已經很有造詣,冇想到有人比自己還有才,這是誰培養出來的?

直播間外,觀眾們同樣目瞪口呆。

他們忽然發覺,自己簡直對李白佩服的五體投地!

“李白牛逼!”

“這就是李白嘛,我的天,他的詩我當年背的時候感覺度日如年,冇想到串起來,竟然這麼吊炸天!”

“江神又開始教咱寫作文了,默默的做筆記!”

“之前倒是我一直小看李白了啊,現在才明白,他為什麼被稱作詩仙啊!”

那些正在通過特殊渠道,觀看典藏華夏的外國人,眼睛更是瞪得鬥大。

江逸說的這些話,其實被翻譯成他們國家語言,是很難理解的。

他們聽得可以說是一頭霧水,幾乎都想放棄這個節目了。

可是,當他們看到突然間暴漲的,全部都是誇那個李白的彈幕,以及那個正在節目中,出口成詩,淡然自若的青年時,又不知不覺的被深深吸引了住。

當然,有一部分還是因為聽不懂這些離開了,這些都是典藏華夏的外國路人,不是它的菜。

而那些留下來的人,心底則產生了一種疑問……

若是自己會漢語,再聽到這些詩句的話,會不會和此時不斷誇李白的華夏人一樣,感受到這個國家文化的強大?

這顆種子,在不少還留在典藏華夏的外國人心中紮根……

“傑克,說真的,我是第一次因為不會漢語,而感覺自己好像錯過了什麼!”

“是的,看華夏人這麼熱鬨的樣子,那個江逸吟出來的詩,一定很有意境!”

“可是在我們的國家,似乎卻不怎麼有這樣的人物?”

“這或許,就是那個東方國家的底蘊吧!”

許多國家的民眾們,越發想要深入瞭解華夏。

“看完這期之後,我想我應該請一個漢語老師!”

“歐巴,你難道忘了,漢語是全世界最難學的語言嘛,據說他們一句話,能夠有各種意思。

“唉,是啊,現在我們國家都說華夏偷了我們很多的文化,可是光是人家的語言,我們都學不來!”

“我已經開始懷疑是不是受到欺騙了!”

此時,國際上的典藏華夏觀眾,都展開了各種熱議。

華夏文明中有關唐詩的這一段,掀起了他們對東方古國更強烈的好奇心。

然而,他們哪裡知道,唐詩,亦不過是我們華夏文明中的冰山一角。

“魏王,此人,可當得詩仙否?”

江逸看著有些吃驚的曹操問道。

曹操滿懷憧憬的點頭:“若是可以,孤真想與此人同時代!”

“孤在想,若是孤可以生在大唐的話,該是何等幸事。

“在那樣一個文化包容的朝代,孤,或許可作一治世能臣,亦或是可與李太白吟詩作對,遊遍中原的大好河川,做一逍遙居士。

曹操看向周圍的一切,忽然,眼光又黯淡下來:“隻奈何,孤身在了這個動亂的年代!”

“孤,縱然想做一個治世之能臣,也彆無他路!”

“靈帝數次不納孤之忠言,反而親近小人,孤原本,是真隻想做一個好的漢臣啊……”

“當今陛下長大之後,孤又權勢過盛,但凡權臣,一旦失去權力,就冇有一個能得好下場的。

曹操抬頭,看著殿外的天空,凜然道:“孤,寧可背世代之罵名,也絕不會讓自己不得好死。

“後世,你既來自千年之後,必比孤瞭解的更多。

“孤且問你,華夏數千年來,可有誰能坐到孤這個位置,還會放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