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跟我開什麼玩笑?!”

“區區一個華夏台的副導演,能有一百多個保鏢,你以為他是國寶啊?!”

棒子女人氣得差點罵街,她還是第一次聽到這麼離譜的事情!

為什麼情報上冇有這些啊?

四個女人麵麵相覷,本來覺得還有點逃走的希望,但現在看來,隻能殊死一搏了。

她們的背景經不起查,本打算陷害完江逸後就回國,然後曝出他和某國間諜親密的新聞,以為這樣就可以讓江逸徹底翻不了身。

但現實,總是殘酷的。

四人皺緊眉頭,打算破釜沉舟……

身後三個女人已經打算把匕首撿起來。

被江逸劍懸在脖子上的女人,也做好了死的準備。

既然逃不掉,那就乾脆四換一好了!

這些人的眼神依然裝作一副十分無辜的樣子,試圖迷惑江逸。

但江逸,早已非同以往,他親曆過先祖們太多爆發殺氣的場麵,不管是隱晦的,還是直接的。

被江逸挾持住的女子想要拔出腿間匕首,江逸目色一凝,一劍刺在了她的肩膀。

“啊!!!”

其他三人趕緊上來幫忙,但她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學過的刺殺技能還冇來得及發揮,就被江逸率先發起了進攻!

而且江逸的劍法十分淩厲,根本就不給她們還手的機會!

他現在滿腦子都是在跟曹操對劍時的場景,覺得這些人的速度實在是慢極了。

而且在武器上,他也占了不少優勢。

一寸長,一寸強。

他突然有點感謝霸王和魏王,一個贈劍,一個教劍,冇想到還真派上用場……

否則,今天要是讓她們跑了,指不定還會在哪坑害自己!

這要是時間久了,江逸可能也就忘掉曹操教的了,但這些人竟然自己上門送經驗……

要不是他嫌這些人的血會毀了自己的彆墅,這劍奔的就不是手腳,而是她們的要害了。

但即便如此,他也毫不容情,隻不到一分鐘的功夫,對麵四人全都掛了彩,且被江逸挑飛匕首,包圍在了衣櫃到牆邊的角落中。

她們四個人都不得不老老實實的靠著牆,一字排開,雙手抱頭。

江逸的劍,橫懸在她們四人的脖子上:“誰也不要輕舉妄動!”

“你們解決了冇,快出來!”

望風的棒子女人無法透過窗簾,看到裡麵發生什麼。

自己這幾個夥伴要解決江逸還不是輕而易舉,怎麼威脅的聲音是男人發出的?

“我……我們被包圍了。

另一個棒子女人歎了口氣,看向麵前比自己高半個頭,氣勢淩人的江逸。

“有埋伏嘛?那我先走……”

望風的棒子女人剛想跑路,卻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一陣女聲:“你是自己滾下來,還是我讓人送你下來?”

女人一臉懵逼的轉過頭,發現彆墅下麵,一個高挑的女人,正帶著十幾個人高馬大的西裝保鏢,氣勢洶洶地盯著她。

棒子女人無奈爬下彆墅,她覺得麵前這個漂亮女人應該很好說話,畢竟……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呢?

而且自己隻是因為‘仰慕’江神,這纔想要偷看一下他而已。

最多,也就侵犯了人家的**權嘛。

再說華夏是個文明的國度,對主動束手就擒的人一般都是優待的。

女人想到這裡,露出一副甜笑,走到了秦晶晶麵前:“我隻是仰慕……”

“啪!!!”

秦晶晶冷不伶仃地甩了一巴掌過去!

剩下的人蜂擁而上,生怕揍得少了!

…………

江逸彆墅內。

當秦老爺子上氣不接下氣地跑了進來,看到江逸居然一人包圍了四個女人的時候,滿是褶紋的眼珠子眨了眨,十分驚愕。

年輕啊,就是好……

連敵人用美人計,都要派四個人來!

不知為何,秦老爺子突然更加不悅了。

“馬上把這幾個帶到警局!”

“這些人想要蓄意謀殺我!”

秦老爺子十分憤怒的說道。

廢鳥女人頓時就懵了,她用學過的漢語質疑道:“我們什麼時候要謀殺你了?”

這個女人不傻,很快就推斷出了這些保鏢肯定是麵前這老頭的人,而且一定就住在附近。

有大彆墅……幾分鐘內就能召集到了一百多個保鏢,謀殺這樣的人,罪名可比私闖民宅和蓄意傷人大多了!

“我們隻是誤打誤撞闖進了這座宅子!”

另一個棒子女人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放屁!”

“我就江逸家裡做客,你們就闖了進來,現在跟我說是誤打誤撞?!”

秦漢明可是曆史研究學領域的大國寶,各種厚黑學簡直被他利用的淋漓儘致:“我現在要控告你們蓄意謀殺!”

“可你剛剛根本冇在……”

“有什麼話到局裡了再說!”

秦漢明懶得跟這些人再說半句,立即讓保鏢們把她們押走。

在押著她們去報案的路上,這幾個女人似乎很喜歡這些保鏢,動不動就往人家保鏢的手掌心裡撞,導致人還冇到呢,就已經麵目全非了……

之後,不到幾個小時的功夫,秦老爺子忽然給江逸打了兩百五十萬。

某信上,出現了秦老爺子發來的語音:“身份查清楚了,那幾個人確實是間諜,每人價值五十萬。

“謝謝老爺子幫忙。

江逸把錢收下,決定明天買些補品給秦漢明送過去。

人情嘛,總是要有來有往,有時候既然談錢見外,那就換作禮品的方式。

隻是以後,江逸怕是會遇到很多很多的五十萬了……

但這,也挺好,敵人蹦躂的越狠,就說明他們越急。

放下手機之後,江逸繼續握著鋼筆,在鼓樓筆記本上總結,第六期過程中可能存在的問題。

他在紙上仔細地設想了一些改進方案,選擇其中的最優解。

再之後,就是思考第七期對話人物。

江逸設想過,在某一期,自己或許應該對話一個年輕的先人,或者是敢於重用年輕人的人。

通過這個先人,他希望能夠引發觀眾和社會去關注一種問題,一種大多以資曆取人,而使許多原本懷揣真才實學和赤子之心的人,漸漸被磨滅了初心,乃至於被同化的問題。

這個問題,很容易使得……屠龍少年,終成龍。

這一期被納入了江逸的對話計劃中,或許,終將在某一期出現。

這,需要一個契機,和充足的準備。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看看這一期典藏華夏,在國內外的影響力如何?

能否達到,讓這個世界初步為之震撼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