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點半。

江逸筆挺地站在攝像機前,按照慣例,提前半小時,打開直播。

也就在這片刻之間,典藏華夏的熱度可以說是空前高漲。

國內,無論是支援典藏華夏的,還是抱著黑江逸來的觀眾,都瘋狂湧進了直播間。

國際上,一些中立的國家民眾,也點進了典藏華夏國際服,那些禁止國也有不少民眾,通過特殊渠道點進。

那些與華夏友好的國家民眾,則更不用說了。

米國的這一波禁止廣告,可以說變相給典藏華夏打了一個大廣告。

雖然,依然是爭議和否認居多,但江逸並不在意。

若不敢置身於風暴之間,何談讓華夏文明遠揚全球!

一個不斷覺醒並變強的國度,本就少不了爭議和忌憚!

最重要的是自己人,一定要團結一心!

“讓我來看看典藏華夏到底有什麼魅力,讓米國人那麼忌憚!”

國際服的觀眾們熱情高漲的打著彈幕。

“冇錯,也不知道這個節目有冇有那麼誇張的實力!”

“據說這個主持人江逸還有私自放走敵人的罪名,不過又好像被澄清了?”

“比起這個,我倒是更好奇江逸本身的才能!”

而國內觀眾們,也有不少人看到了媒體訊息,改變了一些風向。

“各位,誰還敢說我們江神私自放走間諜!”

“話說江神,你是不是就是龍騰啊,為什麼龍騰1捐的數字和你拿的錢一樣!”

“你是不是把米國人給你的錢,全部都捐給貧困山區的孩子們了?”

“嗬嗬,巧合罷了,樓上你這也信?一個國家台的主持人而已,一輩子能賺到五個億就不錯了,怎麼可能把那麼多錢全部捐出去!”

“就是啊,典藏華夏,不過是在賣我們的愛國情懷罷了!”

黑粉和粉絲們吵得不可開交,國際服的觀眾們滿腦子疑問。

“不是說這是個宣揚華夏文明的節目嘛,怎麼華夏本國的觀眾反而說是在賣情懷呢?”

“嗬嗬,我們想要這樣的節目都搞不出來呢,把宣揚說成了賣,華夏人真是個矛盾體。”

“我們棒子國有一句話,叫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華夏不一直都是如此嘛?”

各國觀眾們爭相熱議著,全球加起來,已經初步突破了兩個億的國外在線觀眾,這個數字還在不斷上漲。

江逸看著這些彈幕,心無思緒,等待著十一點。

就在這時。

“叮咚,恭喜宿主,典藏華夏第六期評級為SS!”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獎金十億!”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直播間音效升級,聲臨其境等級提升為SS級!”

“叮咚,恭喜宿主獲得時空之鏡升級獎勵,在宿主指定人物的情況下,人物之間可以進行一定時間的跨時空對話。”

江逸微微一怔,發現這係統真的是始終堅持一個原則,就是雖然會遲到,但永不缺席啊。

但是前兩個對他的誘huo力並不大,在資產方麵,加上國家台和秦漢明在新一期,分彆五億的投資注入,如今江逸也勉強過了三十億這個門檻。

反而是第三個,讓他忽然冒出了一個靈感。

“這個功能的出現,讓我對春晚的設想,成為了可能……”

江逸喃喃自語:“也讓從這一期開始的對話,都有了新的看點。”

江逸開始思考。

若是,他在對話武則天的時候,讓武則天和還活著的狄仁傑進行對話……

晚年的武皇,會跟狄仁傑說些什麼呢?

若是,在對話新時空朱棣的時候,讓朱棣見到晚年的洪武大帝,二人又會交流些什麼?

當洪武大帝再見到自己的時候,又會說些什麼?

此刻,江逸的腦海,可以說是思如泉湧。

眼下,先進行好第七期!

江逸為此,信心倍增,決定在新一期嘗試著用一下這個功能!

抬頭,看向頭上前方掛著的石英鐘,他跟著秒鐘,默默倒計時。

“3……”

“2……”

“1……”

原本黑屏的直播間緩緩打開,無數的金光彙聚一起,組成了金光燦燦的四個大字----典藏華夏!

這一次,開場畫麵中出現的,是一本又一本書,一個又一個學子。

他們彷彿……從古至今漫步而來。

他們從朗聲閱讀著四書五經,到唐詩宋詞,再到語文曆史……

他們的著裝,從古時簡樸的衣服,到如今的校服,再到學士服……

古今學子,在螢幕中從後往前,從江逸的兩側踱步而出。

江逸的身形緩緩出現在直播間中。

他昂首挺胸,氣定神閒,聲音鏗鏘有力:“各位觀眾,歡迎來到,典藏華夏第七期!”

“在我們華夏的文明史中,存在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女性,她破天荒地成為古代男權社會中的皇帝,她前承貞觀之治,後啟開天盛世。”

“開天盛世,是指以‘開元盛世’為基礎,而以開元、天寶兩個時空範圍的大盛世,包括了整個唐玄宗時代。”

江逸有條不紊地為觀眾們解釋著,並繼續說道:

“她雖已離開人世一千三百多年,但時至今日,依然存在於我們華夏兒女的記憶之中。”

“有人說,她是惡魔,因為她殺氣極重,也有人說,她是聖主,為華夏古代和後世,做出了巨大貢獻。”

“她以女子之身,在封建社會中,突破了世俗的眼光,突破了男權社會的界限,乃至於整個時代的禁錮!“

“她的名字叫做----武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