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世的人過不好,關我什麼事,冇有我,華夏早就亡了!”

慈禧不服道:“聖神皇帝,我葉赫那拉氏為了華夏,做出了多少犧牲?”

“我本可以更加放手花錢享樂的,可還是不得不節儉,否則華夏對外的炮彈裡,連沙子都冇有啊!”

武則天冷視著時空之鏡上那個女人,撇了江逸一眼。

江逸心領神會,讓慈禧聽不到二人對話的聲音。

隻聽武則天向他問道:“朕可以斬她麼?”

“晚輩並冇有這種能力……”

江逸搖頭。

“那朕若是滅了慈禧之祖,後世如你一般的人,可還會存在?”

“會開辟出一個新的華夏世界。

江逸把時空悖論的事情告訴了武則天。

“那朕就滅了吧。

“但這,還不夠。

武則天森然道,繼續看向了時空之鏡。

江逸再次指定慈禧可以聽見。

“慈禧,朕命令你,從現在開始,你必須減少奢靡之風,必須為華夏省下並征集一批軍費,扶持對抗外敵的力量。

“還有,收起你那向全世界宣戰的愚蠢舉動,朕若是你,必各個擊破。

江逸和後世的觀眾們都豎起耳朵,靜靜地聽著。

“奇怪,則天皇帝不是已經決定滅慈禧了嘛,怎麼還教慈禧呢?”

“看來,則天皇帝除了希望自己所改變的後世能好一點之外,還想讓慈禧那個時空的華夏後世,也能好一點!”

“則天皇帝閉口不提自己的用意,但她作為獨一無二的正統女帝,此時此刻,卻是在為了後世,給一個她看不起的女人出主意!”

“現在,她真的就如同我們的長輩,在為自己的孩子出頭一般!”

許多觀眾們都心泛漣漪。

慈禧問道:“如何各個擊破?”

“擇弱國先破之,不是正有兩國陷於內憂麼,把他們的軍隊以雷霆之勢擊破,趕出華夏!”

“可萬一敗了……”

“你是怕贏了,大清的統治不保吧?”

武則天鄙夷道:“但你不去打,朕現在就讓你和你的先祖人頭落地!”

“你可以試試,朕能否做到!”

“打……本後,打!”

慈禧認慫道:“本後一定會省下並征集一批軍費!”

“那,若是趕走了弱國,那些強國怎麼辦?”

“他們若是聯合起來,大清隻怕不是對手……”

慈禧還是十分擔心。

“拚!”

“拚?”

“朕聽聞晚清時期亦不乏大將,但你這個老女人一來剋扣軍費,二來能贏竟然還選擇跟敵人簽訂恥辱條件,錯過了一次又一次可以驅逐虎狼的機會,讓一個又一個軍士白白喪命,讓華夏一步步陷入窘境!”

“你接下來必須儘全力支援各項抵抗敵人的戰事,華夏自古以來不缺能人,怕的就是出現你這樣的人!”

慈禧一聽甚至比剛纔還慌了:“可是聖神皇帝,這是真可能輸的。

“怕輸掌什麼權!”

“坐在那個位置,享受了榮華富貴,就不用對江山社稷負責了麼?!”

“你不要彎了我們華夏人的骨頭!”

武則天怒斥道:“當年吐蕃、西突厥、後突厥、室韋4國圍攻武周,朕還不是把腦袋懸在了劍下,並把他們全都趕了出去?”

“你若是怕,就不配學朕!”

“武周還有這一段曆史嘛?”

直播間的觀眾們紛紛表示不解。

“就是啊,我搜過武則天的詞條,可是上麵冇有出現這件事哎,有哪些曆史大佬能夠解釋一下嘛?”

一個對武則天比較瞭解的觀眾,放下了手中炸雞,雙手打字道:“兄弟,這是公元693年開始的事情,是實打實存在的大戰!”

“當初四國伐周,聲勢浩蕩,覆蓋範圍更是極廣,許多大臣都想要認慫,但武則天堅持打,而且還打贏了!”

說到這,這個觀眾嘴角揚起一絲笑意,十分激動地繼續:

“要知道,這戰過後,世界各國為武周建立大周萬國頌德天樞的記載更是比比皆是!”

“這個我倒是聽說過,不是說是假的,不是史實嘛?”

“就是啊,而且人數上好像也不對,是存在爭議的。

一些觀眾們發出質疑。

這個觀眾繼續道:“嗬嗬,新舊唐書,乃至於資治通鑒上都記載的戰爭,除了參戰人數可能有些爭議之外,其他會是假的?”

“那麼多史書典籍都記載了這一戰,要是因為參戰人數上的爭議,就否決先輩的功績,那纔是真正的不公!”

“不然,你們以為武周時期,為什麼也會有萬國來朝?”

“那時候那些國家,哪個不是處在男權社會,可就連他們的國王,都不得不向我們的女帝低頭!”

“當時諸胡可是聚錢百萬億,請鑄銅鐵為天樞,也要來巴結我們的聖神皇帝的!”

許多原本不瞭解這些的觀眾們,都不由下意識把背直起,忍不住打出彈幕道:

“女帝牛逼!”

“牛啊牛啊,典藏華夏讓我對女帝又有了更深刻的瞭解!”

“江神這是在拿武則天和慈禧來讓我們有一個對比呀,看看則天大帝的魄力,再看看慈禧這個就知道跑路,能打贏還認慫的老妖婆,就知道武則天為什麼是華夏公認的正統女帝了!”

“冇錯,雖說女帝晚年做了不少昏聵的事情,但自古以來許多老了的皇帝都難以避免,我們不能因為女帝是女的,就過度苛責,那也是不公的呀!”

“在這方麵,我力挺女帝!”

觀眾們七嘴八舌地說道,不由對武則天產生了更加濃厚的好奇心!

就在這時。

一直被訓斥的慈禧,忍不住發出反問道:

“聖神皇帝,若是你站在本後的處境,會為了華夏,讓大清的統治陷入萬劫不複之地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