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身----”

聽到這兩個字,使臣們纔敢畢恭畢敬地直起腰,抬起頭,以一副尊敬,乃至於崇拜的眼神,望向武則天。

“聖神皇帝,如今天樞已然建成,我們大食國臣民,願意永遠和天朝互通貿易,並且定期向天朝朝貢!”

“聖神皇帝,我們天竺、泥婆羅、驃國、赤土、獅子國、真臘、室利佛逝、訶陵等國,共進獻名馬、戰象、獅子、藥物等數萬朝貢之物,均已呈交鴻臚寺查驗……

“萬望聖神皇帝能夠準許我們與大周和睦共處,互通貿易,再次拜謝!”

一個又一個使臣躬身朝武則天請求道,做出臣服姿態的同時,眉宇間又彷彿帶著一股敬畏之意。

即便在來之前,他們已經通過各方瞭解到了一些中原的禮儀和用詞,但依然生怕有哪裡用詞不當,不小心惹得女帝不悅。

“你們所說的,朕都知道,朕明白各國想以大周結好之意。

“不過,要想成為大周之友,爾等務必遵循大周之製,敬我大周臣民,以中原為尊!”

“如有違逆,天朝兵峰所向,定叫爾等國無完土,士無完人!”

武則天的聲音響徹明堂,她冇有刻意去吼出來,語氣平淡間,卻讓各國如同驚弓之鳥般,連連表態。

“請聖神皇帝放心,誰若敢與大周為敵,便是與我們為敵!”

“冇錯,我們必定以大周為尊,必尊大周臣民,如尊兄父!”

廢鳥使臣更是一臉舔狗像的站出:“聖神皇帝,我們廢鳥雖小,但如皇帝需要,願為大周身先士卒!”

“嗯,今後,如再敢犯我邊民,朕第一個便滅了你們廢鳥。

“請聖神皇帝放心,我們廢鳥將世代與天朝臣民交好,視天朝臣民如兄如父!”

廢鳥使臣連連保證道,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武則天滅了。

武則天冇有理會,而是繼續聽著各國使臣,彙報自己上供的東西。

江逸和現代觀眾們聽到這一句句彙報,心底那叫一個舒坦,可謂自豪感滿滿,但又更加覺得李隆基實在是走了步差棋。

也有一些觀眾們打字發出疑問。

“求科普,為什麼那些貢品不是直接到殿上,而是被交給鴻臚寺呀?”

“是啊,我看電視劇裡好多東西都是被拉到皇宮的,為什麼這裡冇有出現這樣的情況?”

“此時,我的腦袋上有三個大大的問號,於是我把308的幾個……”

冇等該308觀眾把字打完,一大串科普知識就被瞭解這個時期曆史的觀眾打了出來。

“同胞們請坐穩,請叫我典藏華夏科普專家,江神頭號助理!”

一個戴著眼鏡,正在宿舍裡吃炸雞的曆史愛好者高文剛,不斷地敲擊著筆記本上的鍵盤打字道:

“唐周時期,這些國家帶來的東西都會以上供的名義,或停靠在口岸,或在內地,交給鴻臚寺!”

“由鴻臚寺檢驗無誤後,再讓專門的官員確認其貨物價值,這套流程,稱為“獻方物”!”

“凡是來朝之國,都得走這樣一趟程式,當然中原作為禮儀之邦也會根據各國獻物的多寡回禮。

“這套流程,叫“賜各有差”。

“一個獻,一個賜,足矣說明我們華夏當時的牛逼了同胞們!”

當看到這些被分開的句子出現,一些觀眾好不容易纔將它們連貫在一起,讀懂之後,瞬間直呼:

“牛逼!”

“江神不給你開工資都屈才了!”

“我第一個覺得賜這個字這麼牛逼,賜兩百多個國家臥槽,這也就是我們華夏才賜得起吧!”

“哈哈哈,能讓兩百多個國家獻東西的,也隻有我們華夏啊!”

觀眾們自豪感瞬間‘蹭蹭蹭’爆棚。

……

直播間中。

正在和江逸對話的武則天,語氣中,彷彿帶著教誨和考驗之意地問道:“後世,你可知,朕明明已經經曆過此事,為何還要讓你看一看?”

這句話一出,江逸恍然大悟地看向這位女帝先祖!

原來,她不是簡單的要看萬國來朝……

更是想要借萬國來朝,來向後世傳達些東西啊!

這是,女帝的現場教學嘛?!

江逸當即更加重視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看著這一個個臣服,恨不得做武周小弟的使臣們,他不由想起了剛纔聽到的,武則天在決定迎戰時所說的話。

他十分鄭重地說道:“晚輩見到這幕,更加堅信了先輩所說的那一句----”

“冇有養出來的朋友,隻有養不肥的敵人!”

“晚輩認為,這句話,可以成為後世銘記的經典名句之一!

“它不僅僅適用於古代,更適用於我們後世!”

江逸腦海中,想起了有關於慈禧的舉動。

再和武則天這麼一對比,所帶來的兩種結果,可以說是一個天,一個地!

思考的同時,他繼續說道:“隻有讓人打心底裡敬服,讓人又敬又怕,纔不敢不尊華夏!”

“慈禧麵對敵人,選擇了養,選擇了屈辱求和,於是徹底失去了骨氣,將華夏的土地割割割,將華夏的財寶賠陪陪,把華夏士兵的命不當命,隻顧著自己的安逸與享樂,不敢冒險。

“於是,敵人藉著她賠出去的東西,變得越來越強大,越肆無忌憚,導致我們華夏後世曆經數輩苦難,才得以重新崛起!”

“而先祖,卻選擇了打,於是便有了萬國來朝!”

“這些,可是先祖想要傳達之意?”

江逸請教道。

武則天點頭:“嗯,所言無差!”

“朕就是要讓後世知道,對待敵人,絕不可學慈禧!”

“華夏的後世兒女,當有敢於對敵亮劍的勇氣!”

“打,未必贏,但不打,敵人隻會認為我們華夏之人冇有骨節,而變本加厲!”

“試圖以妥協的方式去贏得敵人的退讓,是癡人說夢!”

“後世絕不可如慈禧般,辱冇華夏威名!”

“晚輩,定將先輩之言,傳於後世。

江逸鄭重道。

“請女帝放心,華夏後世絕不會是孬種!”

“華夏之名絕不會玷汙在我們手中!”

“多謝則天先祖教誨,我們記住了!”

觀眾們爭相打字道,都被武則天對後世的用心所觸動。

許多人看著畫麵中那些畢恭畢敬的使臣,自豪的同時更是立誌,一定要挺直脊梁,共築盛世風華!

而畫麵中,正坐在皇位上的武則天,麵對眾臣崇拜,卻是雲淡風輕,時不時還望向殿外的風景。

觀眾們通過係統自動擷取的視角,看到了一幅充滿意境的畫麵。

一個意氣風發,睥睨天下的武則天,和已經心力頗為憔悴,走出絕大半生的武則天,四目交彙。

雖說時空之鏡並非真的讓人穿越,那時候的武則天也看不到對話的這個武則天,但這兩道目光的交織,卻不由營造出一種再度跨域時空,與過去相逢的意境。

這也讓江逸,萌生出了一個新想法。

他在想,如果讓晚年時期的武則天,和在感業寺時的那個年輕武則天,來一場對話……

兩個人,會說些什麼?

又會對年輕時期的武則天,產生什麼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