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誰在學陛下說話?!”

霍去病轉身怒視身後騎兵,絕不允許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出現。

騎兵們全部不解,麵麵相覷,確定冇人說話之後,校尉李敢這纔敢站出,回道:“回稟將軍,我們中冇有人說話!”

漢武帝看向江逸,不解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晚輩已經指定霍將軍可以聽到陛下的聲音。

漢武帝一聽,喜上眉梢,趕緊衝著霍去病說道:“去病,讓你身邊的人全部退下,朕有話要跟你說!”

霍去病冇有理會,隻仔細地打量著自己的部下,發現確實冇人說話之後,覺得離奇至極。

“你們先退下,我要看看是誰在裝神弄鬼!”

霍去病也不怕有匈奴殘餘,隻將梅花槍插在草原,挺直腰桿,雄視周邊一切。

“去病,還記得元狩二年,朕要賜要你豪宅,你卻對朕說匈奴未滅,何以為家的事情麼?”

漢武帝笑著說道:“朕今天看到了一後世少年,是這個少年用他身上的奇術,讓朕得以在漢宮之中與你對話!”

“朕終於親眼得見你在匈奴草原上的驍勇,親眼看到你殺死了屯頭王!”

“陛下?後世少年?”

霍去病確定周圍冇有人之後,還是難以置信:“這怎麼可能?”

“後世,難道你不想去見一見,大漢朝的驃騎將軍麼?”

漢武帝笑著看向江逸:“朕相信,在見到他之後,你們後世的青年,會得到自己正在疑惑的答案。

“待你與他對話完之後,再來尋朕,朕還有話要交代你!”

“那晚輩,稍後再來拜會陛下。

江逸向漢武帝告辭,身後一步之距,出現了一麵時空門。

江逸往後一退,身形瞬間消失。

漢宮裡的一切,都暫時恢複了原樣。

漢武帝看著內侍說道:“給朕拿一麵軍旗來!”

“朕要給後世子孫準備一份大禮!”

……

匈奴部落。

霍去病還在疑惑之際,忽然看到麵前出現一道光圈,一個穿著漢王服的年輕人出現。

出於應激反應,霍去病握緊梅花槍,下意識一槍刺出,但在見到漢王服和江逸的漢人麵相之後,迅速收勁,原本刺向江逸額心的槍尖,在離江逸太陽穴僅有一毫米的距離劃過。

江逸清楚地聽到了槍尖撕裂空氣的“轟”聲!

“哈哈哈,典藏華夏永恒不變的套餐,江神被砍!”

“霍去病這都能避開江神,不愧是打得匈奴落花流水的戰神!”

現代觀眾們通過江逸的視角,可謂把霍去病的五觀和身形打量地清清楚楚。

身姿挺拔如蒼鬆,氣勢剛健似驕陽,劍眉下一雙璀璨如寒星的雙眸,從最開始的充滿殺氣,到最後又露出微微驚異之色。

霍去病的每一個舉動,乃至於一個眼神,都在觀眾們的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媽媽呀,這才叫帥哥,這纔是我們華夏男人該有的陽剛之帥!”

“我一個男人都覺得他很帥是怎麼回事?”

“嗚嗚嗚,本仙女也淪陷了,看到霍將軍,我覺得那些棒子男團都是垃圾!”

“要是我在武帝時期就好了,死活我也得把霍將軍追到手!”

“嗯哼,從今以後,霍將軍就是我的壁紙!”

此時此刻,無論男女,都雙眼放光,霍去病的相貌和氣質,實打實長在了華夏人的審美之上,就連許多國外的觀眾,都看著一身戰鎧,器宇軒昂的霍去病目不轉睛。

畫麵中。

霍去病把槍收起,仔細打量了江逸一會,反問道:“你為何不躲?”

江逸內心暗自吐槽,也得反應得過來啊……

“晚輩相信,霍將軍見到這一身衣服,必定會認出晚輩。

江逸看著霍去病說道,論年齡,他現在比霍去病還大,但論輩分,就算是叫霍去病老祖宗都不為過。

“你就是陛下口中的後世?我要看到陛下,纔會信你!”

霍去病把槍放在一旁,也不擔心江逸對他造成威脅。

江逸心念一動,一道時空之鏡憑空出現在匈奴草原之上。

上麵清楚地顯示著漢武帝的動向。

霍去病說道:“陛下,真的是你?!”

漢武帝坐在皇位上,雖然在他麵前已經看不到草原上的畫麵,卻可以想象得到此時大概發生的事情。

他笑著點頭,說道:“去病,你可以相信他,朕已經確認了他的身份。

“你們兩個年輕人好好聊聊,朕在這聽著就行。

漢武帝此時就如同長輩坐在主位上,聽晚輩們絮叨,隨時準備指點意見一樣。

“你叫什麼名字?”

霍去病的性格十分開朗,得知江逸來自後世,瞬間對江逸的距離感又少了些。

“江逸。

“好,那我就叫你江逸,你也不要自稱晚輩了,這又不是晚年的我,叫我去病就行!”

霍去病拽起江逸的手,帶著他往匈奴祭祖的聖台走去,並找來李敢下令道:“馬上讓軍中最好的庖廚烤幾隻羊腿,備酒,我要跟後世的兄弟吃上一頓!”

李敢一臉懵:“後世的兄弟?”

“快去!”

霍去病重申道,李敢不敢怠慢,迅速執行命令。

“江逸,你該早點來,剛纔我們可把匈奴人揍慘了,你真該親眼看到大漢鐵騎揚眉吐氣的瞬間!”

“將軍,我看到了。

江逸謹言道,依然對霍去病保持足夠的禮節。

霍去病也在不在意,帶著江逸站上高台,為了節約上山的時間,江逸是直接劃開一道時空之鏡,出現在上麵的。

“哈哈哈,江神也太會偷懶了!”

“就是呀,說得好聽點叫省時間,說得明白點就是懶呀!”

觀眾們興致高昂地說道,他們哪裡知道江逸為了成為時間管理大師所受的苦。

這還好都是一條線上的時空,否則可就累了。

當江逸再次出現在霍去病麵前的時候,羊肉和美酒都已經出現了。

霍去病玩味地看了江逸一眼,笑道:“我要是有你這異術,非把匈奴的賢王們全部斬儘殺絕!”

江逸站在他身旁,眺望著狼居胥山下的景色,回道:

“晚輩這不過隻是異術,但將軍可是憑藉自身的能力,造就了前無古人的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