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何?”

江逸問道。

“因為匈奴隻是大漢朝對外亮劍的第一步,匈奴人欺漢朝百姓最甚,但其他諸國也都曾對大漢不利,以陛下的雄才武略必定還會打,那我霍去病就要永遠做大漢的劍!”

霍去病堅定不移地說道:“這天下未定,劍就不會收竅!”

“陛下乃不世雄主,我會用儘一生,輔佐他成就開疆擴土的霸業!”

“比起豪宅府邸,我更想看到的,是大漢的百姓安居樂業,再不用擔心自己的兒女被擄走,擔心自己的糧食被敵人惦記。

“到那時,天下之大,何處不可為家?”

霍去病滿懷憧憬地說道。

“那將軍,可想過家?”

“會想,有時候我每打贏一戰,都想要快速出現在陛下和舅舅麵前,想讓他們高興高興!”

霍去病由衷道:“我為作為他們的後輩而自豪,也希望他們因為有我而驕傲。

“但是我往往一打就得離開大漢幾千裡,來回奔波根本不可能實現,所以很多時候都隻能把這份喜悅先藏著,等到凱旋之後,再告訴他們!”

“對我而言,他們就是我們的家人!”

霍去病說到此處,有些好奇地問道:“難道你們後世,不會想念自己的家人嘛?”

“也會。

江逸點頭。

“嗯……後世的仗想必不多,應該冇有那麼多背井離鄉的吧?”

霍去病欣喜道:“這倒是一件幸事,回頭我跟陛下說說,讓我再多打一點,這樣你們後世就不用多打仗了。

“後世背井離鄉者,依然很多。

江逸搖頭。

霍去病劍眉微挑:“為何?莫非你那個時代,也有很多人離開家鄉?”

“是的,後世有許多兒女,在青年時就會投身行伍,進行封閉和魔鬼式訓練,或鎮守邊境,或駐守一方,非有特殊情況,他們也是無法回家的。

霍去病點頭:“嗯,無論哪個朝代,都不能缺少軍人。

“你們後世,是如何練兵的?正好讓我也開開眼界!”

霍去病饒有興趣地湊近了江逸些。

他讓人拿來了一圈杯子,給周圍都倒滿了酒,像是那些犧牲戰士都還在一樣。

江逸見此,更想把後世最好的一麵,呈現給我們的先輩!

就當他們,都來了吧!!!

江逸隻手一揮,時空之鏡上出現了一個又一個訓練場上的一幕!

這些場麵的背景都根據他的心念做了調整,人臉也都產生變化,既保護了地域的機密,也保護了那些默默奉獻的軍人**。

這是一段華夏空軍‘獵人’訓練的畫麵,有一些視頻華夏已經公佈,但依然鮮為人知。

今日,江逸決定把這些展現給古今所有的觀眾!

畫麵中,出現了一些生吃蛇、鼠、野雞、樹皮、蚯蚓等一切可以吃下之物的軍人,他們如同在叢林中獵食的狼群,齜牙咧嘴地撕咬著各種生冷食物,發出瞭如同野獸獵食般的咆哮,光氣勢和舉止便讓人不寒而栗。

渾濁的水中,一個青年被倒吊著,頭不斷被教官塞入,不斷被質問道:“你叫什麼名字,來自哪裡?!”

“快說!”

青年被打的遍體鱗傷,又有一桶生石灰被潑在了他的身上,他的頭被牢牢摁著,卻始終未說出一字,時而浮現在水麵上的麵色中,唯有堅定和不屈!

障礙跑中,不斷地有真槍實彈打在他們身後,稍微慢下來,就會有生命危險!

“我們部隊每年都是有傷亡指標的,堅持不下去就給老子退出,不要再這找死!”

“告訴我,誰想要退出?!”

然而,無論這些教官們怎麼用子彈去威脅他們,得到的都隻有一個迴應:“寧死不退!”

一個模擬的俘虜營中,一群青年光著膀子被束縛在內,啤酒瓶子、催淚彈等等,一個接一個地被招呼了上!

“告訴我你們的身份、軍銜,外麵的酒肉在等著你們!”

“告你爺爺,有種把我們全給殺了!”

又是一個青年,正被綁在凳子上,被高壓線摧殘著!

“小子,何必呢,隻要告訴我一些微不足道的資訊,你就可以自由了。

“你們的國家和戰友不會知道是誰出賣了他們,活著,比什麼都重要,不是麼?”

稍微緩了些神的青年笑了笑,冷冽起嘴角:“就這麼點電,給你爺爺撓癢嘛?!”

一幕又一幕地獄訓練出現在時空之鏡,被分割成了一個又一個小畫麵。

許多觀眾們光是看著,就已經如臨深淵,細思極恐。

可就是這樣一群青年,硬生生挺過了無數訓練,即便精疲力儘,熬到極限,也依然目色如尖刀!

他們的身體一次又一次的瀕瀕臨極限,又超越極限。

隻為了無數次在心底呐喊過的那一句:

“忠於祖國,忠於人民!”

不需要在敵人麵前呐喊而出,不需要向任何人宣告,這就是他們融入骨髓的鋼鐵意誌!

他們從始至終,都冇有人透露過自己的任何身份,有的隻是一句又一句國粹!

有的甚至真的因為訓練而死,卻依然冇有說過放棄二字,撐到了生命的最後一刻……

一群扛著重擔,臉頰龜裂,穿著短袖,身上不見一絲完好皮膚的青年,正揹著幾十公斤的行軍囊,不斷翻山越嶺。

他們哪怕累得腰都直不起來,哪怕每邁出一步,都彷彿腿被強力膠粘著一樣,眼神也依然剛毅如鐵。

越野、攀岩、滾泥潭、負重渡江等,各種艱難殘酷的訓練,都在典藏華夏中快速呈現!

霍去病看著這些畫麵,早已經入了迷,甚至連美酒都未在嘗過。

與此同時,江逸的聲音肅然響起:“這不過是後世之軍訓練的冰山一角。

“一群又一群華夏青年,就是這樣,從一代又一代前輩手中,接過了捍衛華夏和平的接力棒,默默受訓在地獄的角落,放棄了本可以在都市中遠離兵役的日子。

“不論生死,無問西東,隻為……”

“隻為什麼?”

霍去病忍不住問道。

江逸斬釘截鐵道:“隻為將清澈的愛,獻給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