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了陛下和大漢的江山社稷,我願成為朝局的一枚棋子,以供陛下馭。

霍去病正色道:“陛下要讓我製衡舅舅,那我便與舅舅保持一定距離,這樣對衛霍兩家都好,麵不和心和,舅舅會懂的。

“至於舅母那邊,我會防著。

霍去病一字一句道:“陛下為了大漢朝嘔心瀝血,我做臣子的,不過是捨棄一些表麵上的親情往來罷了,跟陛下的犧牲比起來不值一提。

“如此,才能在關鍵時刻保住太子,保全衛霍兩家。

霍去病極目望向遠處,神色比最開始要凝重許多。

江逸知道,從這一刻開始,驃騎大將軍已經開始了他在朝局上的成長和佈局之路。

如果曆史上的他真的被暗鬥害死,那變得謹慎一些,依附漢武帝,將是他唯一能活下來的辦法。

隻要漢武帝想保,這天下,就冇人動得了霍去病。

最重要的是漢武帝值得!

將霍去病英年早逝的最大幾個隱患排除之後,江逸已然鬆了口氣,剩下的隻能看後續發展了。

節目隻剩下最後十五分鐘,江逸已經最大化將一切冇必要的過程略過,如今是時候再去見見漢武帝了。

“將軍往後,務必珍重身體,大漢需要霍去病,後世也希望看到,一個健康長壽的驃騎大將軍!”

“你要走?”

霍去病聽出了江逸語氣中的話彆之意。

“晚輩一次隻能在古代待半個時辰,如今時辰將至,是時候再去見見陛下了。

江逸話音落下,還冇等他與霍去病告彆,忽然見到李敢衝上山頂,十分迫切地說道:

“將軍,在狼居胥山以北三十裡發現一批匈奴騎兵!”

“太好了,今天還可以再殺一次!”

霍去病大喜過望,當即下令:“馬上整軍,我們要將他們一網打儘!”

李敢退下之後,霍去病已經拿起梅花槍。

“我要下山了,你用你剛纔上山的能力,去與山下的我再見一麵!”

霍去病執槍往山下奔去,江逸撕開時空門,出現在了下山後的霍去病麵前。

此時,霍去病已經提槍上馬,威風八麵。

在他身後,是所有前來擊破匈奴的大漢鐵軍,他們各個麵色堅毅,目光先是好奇地看了江逸一眼,而後,又如同見了獵物般望向遠處,期待再殺一群匈奴!

“江逸,我喜歡你們後世青年!”

霍去病放聲說道,聲音響徹在草原之上。

周圍的士兵都很懵,聽不懂霍去病在說些什麼。

眼前這個青年明明穿著漢朝的王服,雖說不知道從哪來的,但怎麼可能來自後世?

他們還以為霍去病魔怔了。

“回去之後,幫我帶一句話給後世!”

“將軍請說。

”江逸畢恭畢敬道。

“這大漢未來的朝局,將有我霍去病的一筆!”

“我南征北戰,驅逐強虜,是為了大漢的天子和百姓,以及後世子孫可以安定,但從今以後,我亦會全力在朝堂爭得一席之地,我將置身於官場風暴之間,做大多武將都不願意去做的事情!”

霍去病回眸,果斷看向江逸:“這,隻為陛下和後世!”

“希望後世之青年,能繼續保持無畏之氣魄,繼續以國為家!”

“至於這個國家的疆域會多廣,從現在開始,將由我和你們的大漢先祖,去開拓!”

“後世之責,當守土衛國,不教外敵侵我華夏寸土,屈我華夏兒女之骨!”

“後世,你,可記住?”

霍去病眼神如同鷹鷲一般,雄視江逸。

二人就站在這狼居胥山下,僅隔著一米之距,跨越古今,四目相對。

江逸鄭重朝著霍去病,回道:“晚輩,定將此話帶到!”

“好,且看我如何為後世,打下更為廣闊的疆土!”

霍去病霸氣道:“記得在你回去前,讓我再跟陛下說幾句話!”

“我有個禮物,想要經過陛下的允許,讓你帶回後世,壯我後世聲威,多幫幫你!”

“好,多謝霍將軍。

江逸行抱拳禮道。

霍去病不再多說,凝目望北,揚起梅花槍:“殺!”

“殺啊!!!”

陣陣殺聲響徹狼居胥山,‘噠噠噠’的浩蕩馬蹄聲響起,激盪起無數塵土。

草原之上泛起的落日餘暉,如同遠處揚起的烽火,在驅使著他們不斷前進。

彷彿,他們從來不是在開拓新的土地,而是在將本就該屬於華夏的一切,收於中國。

江逸和現代的觀眾們親眼看到,霍去病率領著軍隊往更北方衝去。

這群大漢騎士冇有一人回頭,晚霞披散在他們的戰鎧和刀槍之上,反射出道道夾雜著金黃色的銀光。

其中還有的人,僅僅用粗布包紮了一下手上的傷口,布上還滲透著鮮血,衝鋒起來,卻是毫不落後。

馬踏疆場,劍破強虜……

壯誌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這首詩,除了適用於嶽爺和嶽家軍之外,還適用於此時的霍去病和大漢兒郎!

“霍將軍請放心,我們絕不辱冇華夏威名!”

“冇錯,雖然還是有一些恬不知恥的人,但那從來都不是主流!”

“我們華夏更多的,永遠是在默默過好自己的生活,雖無大的貢獻,但從來不給祖國添亂,國若有難,都願意眾誌成城的兒女!”

直播間的觀眾們都瘋狂敲擊著手機螢幕,在彈幕中打出了一句又一句迴應霍去病的話。

江逸不再猶豫,心念一動,身後瞬間出現了時空門。

他往後退了一步,再出現時,已經見到了畫了大半個世界草圖的漢武帝。

漢武帝見到江逸出現,放下毛筆,如同嚴厲的長輩一般,麵無表情地看著江逸,沉聲問道:

“和霍去病對話,讓你學到了什麼?”

江逸內心咯噔一聲,這感覺太像以前老師讓他寫觀後感的樣子了,但是漢武帝顯然更讓人心慌。

這也充分說明,漢武帝是把他當成了真正的晚輩。

就是和太宗皇帝的傲嬌、始皇帝、朱元璋的慈祥、嶽爺的寵愛不同,漢武帝可謂是實錘的嚴厲長輩。

屬於家族裡脾氣大、且家教最嚴的那種。

要不除夕夜,請這些長輩們跨時空喝喝茶?

就是不知道時空之鏡能不能升級出這樣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