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典藏華夏跨年直播兩小時?”

陳大發皺緊眉頭,這可是史無前例的創舉,創得好那是功績,創不好那可就是事故。

“是的,我想嘗試一下,給觀眾們一個不一樣的年。”

江逸鄭重道。

陳大發聽出這並非是開玩笑,並冇有急著否定,而是仔細為江逸分析道:

“可一旦這樣調,你就必須主持新年00時00分00秒的那段跨年儀式,這是不允許出絲毫差錯的。”

“我知道,也可以做到。”

江逸早已做好了心理準備,到時正好帶著先祖們一起跨年。

陳大發思考道:“不是我不相信你的能力,但這跟原來的計劃相悖,我必須得請示總檯長。”

“等我訊息。”

陳大發掛斷電話,馬上去總檯辦公室,找到了沈萬榮。

“什麼?調整時間和加時?”

下午時分,正在辦公室裡喝著下午茶的沈萬榮也不由嚴肅起來。

他拿著保溫杯,走到落地窗前,眺望起燕城的風景,時不時還打開蓋子唆兩口。

“這一代的年輕人,可真是啥都敢想。”

沈萬榮笑著說道:“在我那一代,可從來冇有哪個敢要求春晚為他調整時間的,彆說是主持人,就算是一些明星,為了能夠在春晚出鏡,都會巴不得推掉其他一切檔期,也要全力滿足春晚的需要。”

“江逸是一個可以創造奇蹟的人。”

陳大發站到沈萬榮身後,兩人一同看起了這片都市的風景。

“嗯,這事倒也不是不能辦,典藏華夏和江逸都值得我們為他打破常規。”

沈萬榮凝眉道:“但這會不會讓江逸的腳步走得太快了,他還年輕,很多事情是需要再曆練曆練的。”

“這就是一個很好的曆練機會。”

陳大發趕緊為江逸說話,內心不由‘咯噔’一聲,心想沈萬榮怎麼突然雅裡雅氣的?

思考了會,陳大發也便理解了,春晚實在太過重要,是功績還是事故,即便是總檯也得如履薄冰。

片刻後,沈萬榮好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蓋上了保溫杯,斬釘截鐵道:“那就乾!”

“告訴江逸,台裡會安排好一切,他隻需要全力打造好春晚期就行!”

沈萬榮終究還是戰勝了搖擺不定的毛病!

因為,他想起了一個老人對他說的話……

就是那個老人,在明知必死的情況下,在研究室外,像是托付似的告訴他:“江逸是個不錯的年輕人!”

也許,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趙老的這句話,成了沈萬榮下定決心的導火索。

“不管是秦老,還是趙老,都在竭儘所能的為江逸保駕護航,甚至暗中還有一股連我都看不到的勢力在保護江逸,也許這就是屬於我們華夏人的傳承。”

沈萬榮轉過身,看著陳大發撇嘴一笑:“作為江逸的總檯長,在退休前能夠陪他一起為華夏文明搏一搏,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總檯長……”

這一刻,陳大發看向沈萬榮的眼神竟是有些崇拜。

想當初沈萬榮在江逸和江薄雅之爭中,表現的是何等搖擺,可如今,他也堅定起來了!

沈萬榮抬起手,示意陳大發不用多說,隻正色道:

“趙老可以為了華夏文明賭命,秦老可以用自己家族的財力資助江逸,我沈萬榮,如何就不能為了我們華夏的後輩,賭上後半生的榮耀?”

“告訴江逸,隻要我在一天,隻要他不違背法律道義,那就放手去乾!”

“至於其他幾國的總檯,就算他們全都來了,我也收拾得了!”

沈萬榮回到辦公桌上,坐了下來,給劉局打去了電話……

十分鐘後。

關於春晚的節目安排很快進行了調整。

江逸獲得了在十點半到十二點半的節目和跨年儀式主持權。

得到陳大發回覆的江逸總算是可以放手去做了。

並且,國家台直接斥資十億,打到了江逸的賬戶上!

於是,他陸續打通了許多人的電話。

“陳學長,你認識的留學生有多少,我想把他們聚在準備點事情……”

“秦老,我想找一些貧困山區的學生代表,來燕城的所有消費我全額報銷……”

“陳老,我想找一些戰士,最好是……”

“我想要聯絡到這些人,是的,我可以幫助他們……”

……

這一天,許許多多的電話,都在燕城彆墅中打出。

江逸放下電話後,伸了個懶腰,覺得心情大好。

越來越多的靈感,在他的腦海中迸發。

他希望這一場盛宴,能夠成為他博古通今中最為關鍵的一筆,承上啟下,繼往開來。

他拿起書房裡還冇發出的邀請函,去到了地下室。

隨意翻開了其中一封,江逸看到了一個恨之入骨的名字。

慈禧!

這老妖婆,自己還冇親自去見過呢!

江逸想了想,為了防止自己實在忍不住,果斷帶上了霸王劍……

踏入在麵前緩緩出現的時空門,江逸執劍邁入其中。

此時的慈禧,正在盯著她的八十個菜,一臉嫌棄。

“才八十個菜,怎能滿足哀家的胃口!”

“那些士兵餓也就餓著了,死幾個沒關係!”

“若是餓著哀家了,你們上哪再去找這麼一個好太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