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拳羅剛也冇下死手,甚至連半成力都冇用,隻打在了蘿莉女的肩膀上,卻也把她打到了兩米外。

蘿莉女心態炸裂,快速調整著嘴裡刀片的位置,讓它不傷到自己,這是她選擇的殺人方式必須接受的訓練。

在受到任何攻擊時,都必須要能夠快速調整最佳受傷位置!

可因為羅剛的半成力太強,還是讓她劃破了嘴。

為了讓這個傷顯得正常些,蘿莉女在腿著地之後,瞬間讓自己的臉也著地。

她背對著羅剛的眼神變得凶狠,但很快便又被柔情取代,可憐巴巴的看向江逸:“嗚嗚嗚,華夏冇有好男人……”

“你現在已經安全,可以報警。”

江逸帶著十八騎走進彆墅,把門關了上。

蘿莉女的眼神就好像電影裡的女鬼露出真容一樣,變得陰冷。

“江逸,你行!”

蘿莉女低聲埋怨,灰溜溜的離開了彆墅。

“她是盯著我們的那些人之一麼?”

二樓陽台上,江逸對毛文澤問道。

之前那場酒店遭遇之後的跟蹤之所以成功,是因為江逸隻帶了羅剛和高思濤。

而這些人之後可是連擅長查探的毛文澤也一起盯著的,自然逃不過他的眼睛。

隻是江逸,要一鍋端罷了。

“都是新麵孔。”

毛文澤說道。

“跟著她。”

毛文澤帶著五個封狼騎縱身一躍,很快跟了上去。

江逸看了看客廳裡掛著的石英鐘,分鐘已經指到了10。

再有十分鐘,就到除夕。

毛文澤很快跟上了蘿莉女,本打算一網打儘,卻發現女人並冇有上車,而是在空曠的道路上走著。

最後,她還真報了警,被接走了。

“這女人確實聰明。”

毛文澤玩味一笑。

“我們被髮現了嘛?”

一個封狼騎問道。

“她隻是把戲做全罷了,這批人果然不一般,說明他們在我們這也有合法的身份,否則不敢這麼乾。”

“會不會她確實不是那批人?”

封狼騎不解道。

“肯定是。”

毛文澤看著這些並不是專攻查探的人解釋道:“一個人的身份、服侍、語言,都可以任意變化,唯有一樣變不了。”

“哪樣?”

“受過訓練的危機反應!”

“正常人即便羅統領隻用了半成力也不可能反應過來,但她的臉卻有十分細微的非自然下壓動作,這是為了讓嘴角流出的血變得合理。”

毛文澤望著車離去的方向,冷然道:“明天,我必須時刻守在先生身邊,這個除夕絕不平靜。”

回去後,高思濤、毛文澤、羅剛睡在了江逸彆墅的客房裡,其餘十五騎也輪流值夜。

當石英鐘上,時、分、秒三陣都指向十二的時候。

除夕,到了。

……

早上,九點!

江逸早早起床,打算去國家檯安排些事情。

他和封狼十八騎都帶上了聯絡麥,十八騎更是帶上了木箭和大寶劍,以及一副炫酷的墨鏡。

仍然,還是穿著霸道向的風衣。

羅剛帶著七大封狼騎在前麵開路,高思濤和毛文澤帶著其他八大封狼騎在後,中間就是江逸的紅旗。

這樣的車隊讓許多車都敬而遠之。

他們通過後視鏡看到之後,甚至主動打起了轉向燈變道。

“哥哥~你是跑車哎,讓路那麼積極乾嘛,人家想兜風風~”

一輛跑車,一個女人看著他的富二代男友說道。

好巧不巧,這個男人就是之前想超江逸,結果聽到羅剛喊他將軍的,聽到女人這麼說,直接把她趕下了車。

“冇眼力勁,那是將軍!”

見江逸的車往自己旁邊過,那男人在應急停車道上點頭哈腰的,搞得江逸都不知道他在乾什麼東西。

與此同時,他身後,那批糙米人的車正在遠遠跟隨。

“走這路的話他肯定要上橋!”

“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為大糙米儘忠的時候到了!”

這些人不約而同的笑出了聲,漸漸加快了速度,想要從超車道靠近江逸撞過去。

今天的他們換了幾輛車,但毛文澤還是注意到了他們的相貌。

“他們想要在橋上動手。”

毛文澤說道。

“那就在橋上解決他們。”

高思濤回道。

“可是橋上車太多了,萬一出車禍,會讓很多無辜的後世受傷。”

羅剛正色道。

他們都打心底裡,把現代人都當成自己的後世。

就在這時,聯絡麥裡響起了江逸的聲音:“這些都是五十萬,必要時不必留情。”

“後隊讓他們超掉,然後派三騎攔住後麵的群眾車輛。”

“前隊派三騎越過中間的護欄,攔住對向來車。”

“其餘騎兵把他們的輪胎全部射爆!”

正在車裡的江逸安排好這些後,打通了交通熱線:“您好,我是國家台台副導演江逸,有人要在燕城大江橋上謀殺我,目測還有很多人想上橋。”

“我正要去國家台準備春晚的節目,但因為典藏華夏的熱播,讓我被很多五十萬盯上了。”

江逸讓自己的語氣顯得十分緊張。

“請你保持冷靜,告訴我你的車牌號,我們會很快派人覈查所有上橋車輛。”

“燕a-66,996。”

很快,大江橋附近的監控畫麵被調了出來,很快就鎖定了江逸的紅旗車。

“我們會全力保證你的路程安全,請你耐心等待我們——”到來?

接線小姐姐的話還冇說完,忽然看到紅旗車前麵的幾個摩托人跟變戲法似的,加速衝到了比紅旗車遠幾百米的地方,竟然越過了車道護欄,攔下了對向來車。

再之後,便是她看到幾輛車超過了後麵幾個騎摩托的。

後麵的人迅速留下了三個,攔住了其他想要繼續上的車,在大江橋上截開了長達數百米空車區域。

接線小姐姐立即把事情上報。

隨後,她肉眼可見的看到,那車道上騎摩托的人把後背上的黑袋子打開,裡麵出現了木製的弓箭!

前麵的車隊還在不斷加速,忽然前方的摩托車慢了下來,在中間拉開了一道距離。

中間的紅旗車猛然加油,很快便超過了他們。

車隊瞬間成了由紅旗車在前,摩托車在後的陣型!

和那些超車的人拉開距離之後,跟在紅旗車後麵的摩托車迅速調轉車頭停下。

領頭的羅剛高揚起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