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這一生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這個問題如果問此刻的青年,他的回答會是,活好。

如果問這個失去孩子的大媽,她的回答會是,吃飽睡足。

如果去問醫院裡躺著的那些病人,他們大多的回答也會是----吃飽睡足,善待身體。

拋開那些意外受傷的,絕大部分病的根源都可以追溯到日積月累的不良生活和飲食習慣上。

大媽把便利店的門關了上,她要打烊了,回去陪自己的老伴過年。

本該已經子孫滿堂,和孩子天倫之樂的她,隻剩下了老伴----兩個隻需再過幾年,連走路都得互相攙扶的人。

大媽長歎了一聲,像是要把最後的心裡話,說給眼前這個青年聽,就像教導自己的孩子一樣:

“年輕時拿命換錢,甚至熬不到中年就會出問題,中年時就算賺了錢,卻又得拿錢換命,換得回來都得謝天謝地。”

“你們這些年輕的孩子啊,總是在拿身體賭明天,給自己的身體埋雷,要想細水長流,還是得吃飽飯,睡好覺,知道嘛?”

大媽語重心長的看向青年:“彆總是拿壓力大當做糟蹋身體的藉口,我們老一輩當年壓力也不小的,那時候靠瓦房和一些牛羊就可以過得不錯,也是因為那些在當時也是難得,很多人住的都是土窯。”

“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要做的事情,時代對你們的要求確實有許多嚴苛的地方,所以你們更應該要保重身體,而不是豁命。”

“醫院的icu不會因為你受過苦就給你降價,病魔不會因為你奄奄一息就饒你一命,我們不能指望它們手下留情。”

“吃飽睡足,就是一種成功。”

青年仔細聽著大媽的囑咐,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似乎是一種理念差異。

大媽繼續道:“我們當年隻想著能吃飽飯,就會去拚命努力,最後什麼都有了,你們年輕人想要追求更多的東西我可以理解,但最起碼的保障是可以吃飽喝足,身體一旦壞了,那就是在給醫院賺錢……”

“就算你也天大的理想,也得有一個能支撐自己遠航的身體不是麼?”

大媽流著淚,不再多說,她多麼希望眼前這就是自己的兒子,而自己,還來得及,多勸勸他啊……

青年道謝之後,將這店名默默記下,隨後,和大媽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城市裡冇有煙火,即便是除夕夜也靜悄悄。

如果這時,自己在老家的話,是不是已經看到萬家煙火燃起了?

青年如此想著,撥通了一個即便再難,也未曾在困境時撥出的電話。

“媽,我想回家了……”

突然接到電話的中年婦女愣了愣,和一旁的老公對視了眼。

青年的爸爸開始也是迷糊了會,但他很快把手機接了過來,換上了一副笑臉,滿是無所謂的說道:

“臭小子,回家還需要想嘛?”

“爸爸這就給你買明天十點多的票!”

爸爸冇有多說,笑著掛斷了電話,臉色瞬間又變了。

“哎!你這麼早掛乾嘛!”

青年媽媽狠瞪了他一眼。

“他需要一個釋放壓力的私人空間,不要問,問就是我當年也這麼過來的……”

青年爸爸長歎了口氣:“這小子,倒真是我親生的。”

“廢話!”

媽媽掐了他一下:“快給孩子買票!”

“買什麼票啊,開一夜車不就到了!”

男孩爸媽來不及收拾年夜飯,事實上孩子冇在,他們也冇準備幾個菜。

三分鐘後。

深夜的農村,兩盞車燈亮起……

……

與此同時。

節目之中!

漢武帝得知調戲事件後,冷然道:“如此類者,全殺又何妨?”

“朕最見不得調戲女子之徒,若在武周,朕要他們通通死絕!”

武則天勃然大怒。

“如此看來,後世之孤勇者,有法,有群眾,他們或孤身在前,或孤身在暗,但隻要是為了人民,人民就會支援他。”

李世民在記事折上寫道:“此事,大唐當引以為鑒。”

“若是可以在大唐發明出一種能夠宣揚此類的同時,應當不錯?”

“這應該和我們的告示差不多。”

李世民皺眉沉思著,問道:“各位可有想法?”

漢武帝說道:“後世有手機之類的工具,所傳達的資訊遠比我們的要更快、更多,而我們又暫時無法造出手機,要出現這樣的速度,很難。”

始皇帝沉思了會,笑道:“不一定要有和後世匹及的速度,我們可以設立屬於民間的情報製度。”

“此類製度,專門收集民間發生的好事與惡事,並由官府公示於眾,給予犒賞。”

“一來可以讓行正事者光宗耀祖,激勵民心向正,二來可以讓百姓更加清楚的知道,官府對惡人的零容忍,這可以由曆朝曆代的後生們,根據自身國情,製定賞罰。”

“且對正事所做極多者,應有當地官府上報朝廷,以彰顯其功德。”

聽了始皇帝的話,江逸和許多先祖都開始沉思起來。

江逸終於知道,為什麼始皇帝可以想出統一度量衡和文字之類的千古名政了。

嬴政!

這大概,就是天花板級的人如其名!

李世民點頭道:“始皇帝此言,與舉孝廉之政倒有頗有些相似,不過更加精進了不少。”

“雖說自隋朝開始出現了科舉,但朝廷也可適當放出一些名額,可給此類賢者一個特殊的犒賞或入仕渠道,不過這需要避免弄虛作假和惡意爭功的問題。”

李世民說完,再次沉默。

朱元璋提議道:“這就得設立一個監督體係。”

武則天回道:“武周的銅匭如何?”

“可,但需要更精進一些。”

朱元璋擺了擺手:“武周時期的銅匭更多的是你消滅異己的手段,若想真正起到為民的作用,首先得對惡意誣陷者施以重懲。”

始皇帝一絲不苟的聽著這些後輩的交流,分析著其中的關鍵詞。

消滅異己,又與監督有關,可能產生誣陷,應當是檢舉之類的製度。

“若是如此,朕倒覺得可行。”

始皇帝說道:“對於被舉薦上來的人,應當派兩個完全不同職位的人前往當地考察,對於收集到的那些資訊,也應當允許覈實。”

“至於那些惡意誣陷,不把彆人的命當命的人,朕看也不用重懲,直接殺了便是。”

最後一句話,始皇帝的語氣極為平淡,卻讓人不寒而栗。

趙構心態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