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之後,便出現了封掩,在吹著海風的一幕。

他孤零零的,就像是什麼都冇找到。

眼中,失去了光。

心聲,再次響起。

“我,再一次成為了棄子……”

“我的媽媽,在網上說我要讓他們買房,卻不知我隻是想要一個棲息之地,卻不說我也重申了,可以租……”

“親生爸爸為了有彩禮娶親生媽媽,將我賣給了彆人,他們又一次不要了我,唯一可以傾訴的網絡,也充滿了漫罵之聲……”

“我的媽媽說,因為我想讓他們複婚,因為我逼著他們給我買房子,所以他們寒心了……”

“寒心的,不應該該是我纔對麼?”

“為什麼這年頭二次施害的人,說幾句自己寒心了,就會有一群人去心疼?”

“我才十幾歲,他們和那些噴子就要求我完美無缺,為什麼和我看到的其他的會包容孩子和疏導的父母並不一樣?”

“他們會無中生有,會把我不小心說錯的話無限放大,就好像終於找到了可以讓自己解脫的把柄……”

“我終於明白,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他們迫於輿論做的,都不過是他們的緩兵之計。”

“無論我說什麼,隻要有一點出問題,他們都會拿出來放大……”

“他們以前,會藉著有人牙子,把我賣了換彩禮,現在又會藉著有網絡,來攻擊我……”

封掩無奈的苦笑著。

江逸和一眾先祖,乃至於所有的觀眾,都可以從他的眼神中看到絕望……

他喜歡大海,他曾經想過,等自己長大了,有錢了,一定要帶著爸爸媽媽一起來海邊看海鷗、吹海風,住最好的海景酒店,自己要陪著他們團團圓圓,要給他們養老。

他不在乎父母有冇有陪伴自己的童年,隻希望往後的日子可以有他們。

他們可以陪他長大,他可以給他們養老,多好?

可這一切,都已經成了幻境。

他們第二次不要我了,我就讓他們給我提供一個哪怕是租的房子,都得被往死裡罵嘛?

大家都去體諒他們有新家庭了,覺得我不該去打擾……

天呐!親生孩子找親生父母也算是打擾了嘛?!

誰又來,體諒我這個再次絕望的人?

這個世界,總有人拿起鍵盤,自己連人都做不好,卻要讓我一個十幾歲的人成為不容有錯的神……

封掩轉身,最後看了一眼城市的霓虹燈火,看了一眼,不遠處有父母帶著孩子,正在嬉戲的場景,又想起了自己的憾事。

這幾天,他在這座城市好好玩了一遍,試圖去治癒自己,可他漸漸明白,再也治癒不好了……

他一看到彆的父母和孩子之間開心快樂,就會想起自己的父母,就會被噩夢糾纏,好像有兩個魔鬼拿著鐵鏈要把他綁走!

他想,也許隻有死,纔是一種解脫。

趁他對這個世界還有最後一點愛的時候……

嗬嗬……

如果一切真就是命,下輩子,給我多點糖好嘛?

不,我不要再來了……

封掩流著淚,吃下了藥……

然後,打開了酒。

“咕嚕……”

“咕嚕……”

時空之鏡上的畫麵,漸漸定格。

始皇帝拳頭拽起,憤怒無比!

他想起自己曾經質趙的日子,也是被人人喊打,父親跑了之後,也顧不上來救他。

他隻能跟著自己的母親相依為命。

但他理解自己的父親,為了大秦之霸業,誰都可以死,包括自己!

今日,見到竟然有像封掩這樣的事情存在,始皇帝心中的怒火徹底爆發!

“這算是什麼結局,算是什麼父母?!”

李世民已經忍不住想拔劍了。

朱元璋怒道:“都說虎毒不食子,咱萬萬冇想到,後世竟還有如此喪儘天良之徒!”

江逸回道:“是的,這個孩子的父母給後世做了個壞頭,無數的尋子家長年複一年,日複一日,如今趁著網絡資訊飛速發展之時,才搞出來的孩子尋找親生父母的熱潮,就這樣被兩個喪儘天良之人,扼於搖籃。”

“相信此時此刻,就算有很多的孩子,即便明知道自己是被賣的,卻也不敢再站出來。”

江逸劍眉緊蹙,這是他在春晚出這段節目的初衷。

他一定要讓孩子們知道,比起那些喪儘天良者,那些好的父母,纔是主流!

螢幕前,一些孩子們像是被觸及到了心事。

是啊,看到了封掩的下場,他們哪裡還敢鼓起勇氣站出去尋找親生父母?

一旦自己也是被遺棄的,那就連在買家這的安身之地都冇了……

他們大多是一群十幾歲的孩子,讓他們如何靠自己安家?

所以,更多人都隻能或抱著就這樣吧,或再等等吧的態度,繼續長大……

他們,可不敢再冒險了。

因為,此時在他們的世界觀裡,已經出現了,一旦自己因為年齡小或閱曆不足犯了什麼錯,說錯了什麼話,那些曾經鼓勵他們的人中,就會有一大批人會來攻擊他們的觀念。

不是所有的鼓勵,都是真心,其中也有不少,或許是等著看笑話的吧?

這些心智未全的孩子們,迷茫至極……

他們不知道江逸和典藏華夏裡出現的那些先祖們,能否給他們一個答案。

或者是,一份勇氣?

“看來,朕還得針對這些人,出一些主意。”

始皇帝皺眉道,關於親生父母這層麵,他最先開始考慮到的是可能冇有看管好,纔會出問題。

現在,他發現,自己終究還是疏漏了些東西,低估了某些父母到底可以自私到什麼程度。

他的父親當年是為了國,可封掩父母,卻是為了自己,這就是本質的不同!

麵對突然多出來的問題,始皇帝顯露出了極強的應變能力,隻不到片刻,便言道:“遺棄涉及到的節點並不多,無非就是親生父母的自私,既然如此,那一經發現,就查封其所有家財,剖其心!”

“這個,後世隻怕難以實現。”

江逸知道,始皇帝說的這幾點,除了人彘和剖心之刑,其他都有可能出現。

始皇帝淡然道:“後世自有後世法,朕隻提供思路,你們那個時代用不了的,就讓你們的其他先祖用,從我們這些先祖的時代形成鐵律,也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李世民果斷道:“始皇帝言之有理,此事已經引起了我們對遺棄的重視,也許我們無法改變已經存在的後世,但作為皇帝,我們改變自己的時代還是可行的!”

朱元璋正色道:“冇錯,隻要把遺棄之風在我們的時代遏止,後世也不會有那麼多苦命的孩子!”

“從這點來看,倒是咱這些先祖,考慮得太少了!”

朱元璋話到此處,看向那個已經倒下的少年身影,心中忍不住有些自責。

孩子們啊,如果你們在自身所處的環境中,感受不到愛……

就多想想,咱這些老祖宗吧!

咱對你們的愛,皆已藏在你們如今的盛世華夏中!

咱現在知道了後世之苦,定會讓你們經曆過的那些痛,越來越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