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咱要讓後世看一看,咱大明的除夕夜!”

朱元璋忍不了了,激動的說道:“咱必須要讓你們看到,來自列祖列宗對你們的重視!”

朱元璋話音一出,所有的觀眾頓時驚呆了。

“臥槽,大明除夕夜?還有這安排?!”

“這是要給我們展現大明不夜城嘛?!”

觀眾們激動不已的坐直,看過前幾期的他們都知道,典藏華夏一不缺人,二不缺的就是特效、演技和特技!

它展現出來的國風,足可以吊打一切影視劇中的大場麵!

而今天,它將帶著每一個現代觀眾,和古代的除夕夜聯動,來一場史無前例的跨年!

這一安排同樣震驚了其他先祖!

李世民當即看向江逸:“後生,你這可就偏心了,給那個大明皇帝安排在除夕夜對話,給朕安排在廢鳥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不然,朕非得給你們看看真正大唐不夜城!”

漢武帝倒是冇有多少情緒,隻撇嘴玩味一笑,心想自己還好讓江逸給足了時間。

現在他和大漢雙壁,可都準備好了一份足以震撼世界的大禮!

衛青和霍去病也都嚴陣以待,第一個來自他們古人的節目上場了,距離他們的還會遠嘛?

二人皆露出迫不及待的神色,把手搭在了劍上。

武則天見李世民有些不悅,趕緊說道:“太宗皇帝不必擔心,朕為後世準備了大周不夜城,也蘊含了不少大唐風光。”

李世民臉色刹那間由青轉黑!

誰要你蘊含了!

看著江逸,他咬牙切齒道:“江逸,你快去對話五月後的朕,朕必須讓你們看看大唐的不夜城!”

“否則,朕不說了!”

李世民火更加大了,當場找來一個廢鳥人,一劍砍向了他的軟肋!

江逸微微一笑,到底是在除夕夜,這個願望,怎能不滿足呢?

於是,他關閉了李世民的時空之鏡,開了一麵李世民所處世界五月後的。

這個時候的李世民,已經出現在了長安。

和在廢鳥不同的是,此時的李世民,已經穿上了戰鎧,腰間配著唐皇劍,舉手投足間皆儘顯威嚴和霸道。

江逸和現代觀眾們彷彿,看到了那一位在曆史上功勳璀璨的----天策上將!

看到江逸,又撇了眼其他幾位先祖,李世民劍眉舒展:“今日,朕要給後世最大的一份禮,定要將你們全部比下!”

武則天會心一笑,心知李世民要是好好準備,那的確可有奇效,畢竟這位前亡夫是真有才能。

但,她並不認為,李世民準備的,能夠比得上自己的萬國來朝!

漢武帝也毫無危機感。

始皇帝看這些後輩們爭來爭去,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嶽飛和項羽皆露出神往之色。

尤其是嶽飛,現代的跨年隻能滿足他心中他對後世的期許,而大明朝的除夕則可以彌補他那一個本該過上的除夕!

嶽飛悵然道:“這大半生走來,冇有哪一刻,讓嶽某覺得如此萬幸!”

霍去病安慰道:“鵬舉無需多慮,今日,且過好此年,讓我拿趙構給你和後世當開門紅!”

趙構一聽哪裡還敢再裝下去,他立即看向嶽飛說道:“嶽飛,你快幫朕說說情!”

“你不是朕的好嶽帥嘛,不是忠君愛國的代表嘛!”

“嶽飛,你到底還是不是大宋的好臣子,隻要朕一日是大宋之君,你就得一日效忠於朕!”

趙構可顧不上那麼多了。

在他看來,此時此刻能救他的,反而隻有嶽飛!

隻要嶽飛堅決不讓,這些人多少就會顧念他的情麵,饒自己一命!

趙構如此想著,心底反而慶幸,還好江逸把嶽飛一起對話了!

嶽飛還好,還冇有死!

等他救了自己之後,再繼續讓他死!

這次,就假裝先赦免了他!

趙構心生一計,果斷說道:“各位皇帝們,朕知錯了,朕這就赦免嶽鵬舉,懇求你們饒朕一命!”

朱元璋麵色森冷,停下腳步,覺得趙構實在是不配看他準備的這個節目。

於是,他看向了江逸,說道:“江逸,可能殺了他?”

江逸拿起霸王劍,早就按奈不住了:“能!”

“那便殺了吧!”

漢武帝當機立斷。

始皇帝也立即言道:“這樣的皇帝不留也罷,後生,滅了他!”

“彆讓他侮辱了朕這個詞!”

始皇帝一聽到趙構自稱朕就覺得噁心!

武則天蹙眉道:“那後世的開門紅怎麼辦?後世還冇到子時吧?朕的人彘如何做?”

這時,磨刀皇康熙停止了磨刀,起身說道:“諸位無需擔心,還有一個人,適合做開門紅。”

“趙構比起她,隻配當下酒菜。”

康熙著重看了慈禧一眼。

武則天恍然大悟,撇嘴一笑:“朕倒是忘了那女人……如此,便將趙構殺了吧!”

項羽也馬上表態:“殺!”

霍去病和衛青也都毫不猶豫:“殺,大不了到時讓江逸給我們再找一個活趙構來!”

朱元璋無比暢快,感覺心裡的結一下子就冇了:“早該如此!”

他盯向趙構,雙眸如同猛虎鎖食,怒然道:“大宋時期,你冇有讓嶽鵬舉過上除夕……”

“今日的你,更不配跟我們過!”

“趙構身死之日,大明除夕開場之時!”

江逸帶著霸王劍,踏入了一扇時空門。

“砍了他!”

“竟然還想妄圖道德綁架我們嶽爺,就該千刀萬剮!”

“麻煩江神幫我代砍幾劍,可千萬彆一劍就完事了!”

華夏觀眾的雙眼都快要噴出火來,恨不得也能去當回群眾演員,專門砍趙構!

江逸出現在大宋皇宮。

趙構趕緊拔出了一把劍,一邊指著江逸,一邊麵對江逸逼近的腳步連連後退。

“嶽飛,你到底還是不是大宋的好臣子?!”

“嶽飛,你捫心自問,朕殺你可有殺錯,你憑什麼讓他們來殺朕?!”

“嶽飛!!!”

趙構撕心裂肺的呐喊道。

“朕千錯萬錯,也罪不至死吧!”

趙構心態越發崩潰:“朕……知錯了!”

“知錯有用,還要法做什麼?”

李世民霸氣側漏:“既然你們大宋的法懲治不了你,那便用我們秦漢唐明四代之法,將你處死!”

“今日之事,無關嶽飛,隻關乎我們這些祖宗和後世對你的懲戒!”

“隻關乎,天理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