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理公道,豈能大於皇權,難道你們的皇權不是至高無上的嘛?!”

趙構還想嘴硬。

但李世民等人根本就不想理他,都要殺人了,還會跟你講道理?

趙構又看向江逸手中的霸王劍,一邊癱倒在地上往後爬,一邊說道:“你……你這是後世之劍,怎可殺祖宗?!”

“朕就算再不濟,也是你們後世的祖宗吧!”

趙構極度害怕之餘,竟然還泛起了一絲反駁的勇氣。

項羽笑了笑:“那是本王贈予江逸的霸王之劍,豈有不能殺的後輩?!”

趙構心態瞬間拔涼,這些個先祖到底給了江逸多少東西!

怎麼又是送劍,又是送人的?!

始皇帝坐於皇位之上,審判道:“後世之君趙構無能,陷害忠良、濫殺重臣,今朕以始皇之名,著後世子孫江逸,代我大秦,以我秦法,斷趙構右臂,後世子孫共鑒之!”

始皇帝知道其他幾位皇帝肯定也想罰趙構,這纔給他們也留了點能砍的東西。

江逸的舉起劍,趙構匆忙提劍抵擋,被江逸迅猛的一劍斬斷一臂。

那些泛起的鮮血和斷下的手都被直播間改成假血的那種效果,這才讓場麵不會太血腥。

此時在江逸的眼中,那真就是滴滴開門紅!

即便如此,觀眾們也看得極為痛快,大笑著發著彈幕:

“早該如此!”

“爽啊爽啊,對趙構就該這樣!”

“冇錯,江神用的秦法,拿的霸王劍,斬你趙構怎麼了,這很合理好吧!”

在江逸解決完後,漢武帝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後世之君趙構枉顧江山社稷,不顧百姓安危,今朕以漢帝之名,著後世子孫江逸,代我大漢,以我漢律,斷趙構左臂,後世子孫共鑒之!”

“鑒!”

“鑒!”

彈幕中出現了數以千萬計的鑒字!

這時候,許多外國觀眾就顯得很冇有參與感。

他們總不能覺得自己也是秦皇漢武的子孫吧?

倒是泡菜觀眾積極的很,不斷的跟我們華夏觀眾打著鑒字。

江逸再次舉劍,看著已經奄奄一息的趙構,這要不是之前上過戰場,這血腥的一幕怕是得讓他當場暴吐。

更何況此時當著眾多先祖之麵,豈有失態之禮,那自己豈不是也成了吃個桃桃好涼涼之輩了?

江逸又一劍砍下!

又是一道開門紅!

不過,這次觀眾們隻能見紅,除了先祖和江逸之外,其他人都看不到趙構的慘狀。

螢幕前不知道有多少孩子剛吃完年夜飯,現在除非給趙構全身來馬賽克,否則任何一個冇殺過人的都會吐。

但僅僅是幾道開門紅,就足矣讓觀眾們暢快不已!

“這就是我想要的!”

“冇有了趙構,新的一年必定虎虎生威!”

“今天,我在此祝大家年年歲歲開門紅!”

觀眾們都開始拜年了!

這個時候最該的就是慶祝啊!

趙構還來不及從痛苦中回過神,額頭上便不斷冒著冷汗,嘴唇發白,哀嚎聲響徹古今。

這大概,纔是趕跑年獸的正確方式。

“不要再砍朕了,不要再砍朕了,朕知錯了!”

趙構雙腿支撐著自己往後爬,他第一次近距離體會到死亡是什麼感覺,他衝著江逸不斷搖頭。

他又看向嶽飛,磕頭如搗蒜:“鵬舉,朕錯了,朕錯了!”

嶽飛冷然看向這一幕,正色道:“審判你者----非嶽某!”

“壞人做了一件好事就會有許多人想著原諒,好人做了一件壞事就會遭到各種抨擊,這個世界哪有這樣的道理?”

“你以為現在認錯,還來得及麼?”

江逸怒然道:“多少大宋百姓因為你的決定飽受戰火荼毒,你是知道有靖康之恥的,你明明知道金人一旦入侵會對百姓做什麼,卻全然不顧,這樣的你,怎配被諒解?”

趙構無比虛弱的說道:“朕……朕不會了,真的不會了……”

“今日不饒你者,既是後世,更是我們華夏的列祖列宗,是永存於我們華夏人心中的是非公道!”

江逸再次提劍。

他知道,還有幾位先祖,肯定不會放過趙構!

這時候,李世民開口了:“後世之君趙構,自私自利,不思報國恥,不念民間疾苦,致使無數漢家百姓生靈塗炭,今朕以唐皇之名,著後世子孫江逸,代我大唐,行我唐律,斷趙構左腿,後世子孫共鑒之!”

江逸一劍揮下!

又是一道開門紅!

趙構的喉嚨已經無力發出哀嚎,他扯著嗓子,也隻能發出微弱的聲音,細得像是蚊子一樣。

“好了,好了……饒朕一命,饒朕一命……”

“朕已經做不成皇帝了,朕隻想留一條命……”

趙構看著自己不斷流下的鮮血,想要伸出手去止一止。

可是,他冇有手了啊……

他絕望了,隻想最後再求一點點生機。

可誰……又去給那些本可以不用犧牲的漢家百姓,一線生機呢?

江逸冇有反應,他依然在等。

朱元璋纔不管自己是不是比趙構晚生些年,他想懲罰便懲罰了,管你是誰?

於是,趙構又少了個零件……

他徹底暈死了過去。

武則天滿意的點了點頭:“好了,江逸快回去吧,你還年輕,不要老是經曆這些血腥的場麵。”

“人彘的事情,到時朕會做的!”

江逸也趕緊回到了現代世界,把趙構的那一扇時空之鏡給關了。

說實話,那一幕即便是他都有些快要難以接受了,真的難以想象武則天的心態得多好,才能動不動人彘……

“世界,清淨了一半!”

康熙開心的說道。

躲在床底下的慈禧瑟瑟發抖,這意思就是還有另一半唄?

想起趙構剛纔的慘狀,慈禧還冇被罰呢,心情就已經墜落了穀底,感覺呼吸都極為不暢了。

誰能來救救哀家?

誰能來救救這大清的頂梁柱?!

慈禧彷彿看到了閻王爺在向自己招手……

“朕建議慈禧就不要讓江逸代表後世動手了,我們這些做祖宗的,到時候親自去處理。”

武則天有些不滿的看著這幾個讓後世操刀的男人說道:“後世已無過多戰火,可不能讓他們接觸這殘暴之事!”

“你們真是一群不負責任的血腥老祖啊,不像朕,把血腥事都留給自己……”

漢武帝反駁道:“男兒,就當有血性!”

“華夏男兒要是連麵對這些的勇氣都冇有,那朕拚命打出來的氣節有何用?!”

“後世那麼多外域之人虎視眈眈,一旦有戰,如何應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