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逸跟在霍去病後麵下了車,本來打算扶一下始皇帝和朱元璋這些年紀比較大的先祖的,卻被當場嫌棄。

“咱不老,咱今天能逛個痛快!”

“咳咳……休要小瞧了朕!”

二位先祖朝江逸翻了個白眼。

江逸笑著點點頭,帶大家往人多的地方走去。

這樣一群穿著古裝的人,走在街上十分亮眼,很快便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力。

“哇哦,是典藏華夏的劇組哎!”

“天呐,我這是見到演員本尊了嘛?!”

“江神江神,麻煩你讓一下,我想和霍去病合個影!”

“我要和始皇帝合影!”

“我要和漢武帝合影!”

“我要和傲嬌的太宗皇帝合影!”

許多人紛紛找到了自己喜歡的先祖,興高采烈的湊了過去。

江逸則完全被孤立了。

先祖們不知道合影是什麼意思,但看到後世都這麼積極,自然也都樂嗬的讓他們靠近自己。

要說唯一有點心情不好的就是李世民了,他總感覺傲嬌這個形容詞不太好?

餘光撇著身旁這個合影的女後世,李世民問道:“後生,傲嬌是什麼意思?”

旁邊的美女冇想到演員竟然會這麼問,笑著說道:”嘿嘿,就是傲慢又嬌氣啊……”

“???”

李世民臉當場就黑了,差點冇忍住發飆。

朕這是來後世受氣的嘛?!

朕傲嬌嘛?!

李世民在內心瘋狂質問著自己!

卻發現還有挺多後世來找自己合影的,當即心情又好了些,心想那人肯定是在騙朕!

忽然,有一個女網紅拿著攝像頭過來,一邊對著李世民拍,一邊采訪道:

“您好太宗皇帝的扮演者,我想問一下,您拍戲的時候那麼逼真,在現實中會入戲很深嗎?”

入戲?

什麼意思?

李世民好奇,但礙於麵子也冇有再多問,擺了擺手道:“朕不會!”

“哈哈哈!”

李世民的回答瞬間把周圍人都給逗樂了。

“這可不就是入戲太深嘛!”

“要是我,我估計也會入戲,真的得演技多牛逼才能複現的那麼完美,屢次讓我認為是真的!”

觀眾們都以為李世民在說笑配合他們呢。

那網紅繼續問道:“我很喜歡您,可以告訴我,您在現實中的名字嘛?”

“李世民。”李世民回道。

但吃瓜群眾肯定不信啊,當即捧腹大笑,有的甚至連眼淚都笑出來了。

“我懂,你肯定簽了保密協議是吧?”

一個自我攻略的中二青年說道,順便也打消了其他人繼續問的想法。

江逸在一旁開心的看著這一幕,他不介意這些人怎麼問,就算先祖們說自己是穿越來的也冇人會信,因為這在現代人的角度裡,那就是天方夜譚。

而且要真是穿越的,怎麼可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呢?

至於這些人的相貌嘛,江逸可以說成是化妝出來的,現代化妝術這麼發達,完全可以判若兩人,所以也不用擔心一些彆有用心的人臉識彆。

這也是他對這一切都無所謂的原因,看似毫無準備,實則早已拿捏。

有什麼,比讓先祖和後世子孫們多接觸接觸,更能讓他們感受到如今的盛世呢?

但為了防止一些無聊或無德的人盲目打擾或者不尊敬先祖,他還是讓封狼騎在祖宗們旁邊守護著,自己則親自看著始皇帝。

“朱老祖,朱老祖!”

遠遠望去,江逸發現朱元璋特彆受青少年的歡迎,許多孩子都十分開心的去到他身邊。

顯然,他們已經被代入到了“演員”所扮演到的角色當中。

朱元璋看到一個五六歲左右十分可愛的孩子,笑著把他抱了起來:“哎,老祖宗在!”

“後生啊,新年好!”

“嘻嘻,老祖新年好!”

朱元璋笑著把孩子舉高高,家長在一旁小心翼翼的看著,也都由衷笑著。

“我和我的孩子可喜歡洪武大帝了,多謝你呈現出了那麼好一個角色,讓我彷彿看到曆史上真正的洪武大帝!”

男孩爸爸崇拜道。

朱元璋笑著回道:“咱做的那都是應該的,看到後世如此安樂太平,咱這輩子心願足了!”

男孩爸爸知道,這肯定是在玩角色扮演呢,也十分配合的說道:“那朱老祖,新年好啊!”

“新年好,都好!”

朱元璋笑得合不攏嘴,讓許多人都不由想起了自己在老家,或早已經逝世的爺爺。

如果他們現在還在,能夠聽到自己這麼一聲祝福的話,會不會,也笑得如此開心?

“霍將軍,你的槍好好看,可以給我看下嘛?”

還有很大一部分人都衝霍去病去了,無論是對小孩還是對青少年男女,霍去病的氣勢和帥氣都具備足夠的吸引力,其中一個十幾歲的男孩想要拿霍去病的槍。

霍去病笑著拒絕了,但是從袖子裡給小孩掏出一顆糖。

這是他從江逸彆墅茶幾上的零食裡拿出來的,一路上吃了許多,發現味道很不錯。

“謝謝霍將軍!”

男孩有些遺憾,但還是很禮貌的接過了糖。

“霍將軍的扮演者,你有女朋友嘛?”

一個年輕女子走了過來,霍去病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回答這樣的問題了,在他看來女朋友隻是單單指女性朋友,想了想還是有些人可以算的,便回道:“有的!”

於是,現代世界又多了一個求而不得的女子……

另一邊,曹操這時候也頗為忙碌,他們笑著對曹操說道:“曹丞相,您不要光想著給江逸找媳婦呀,我們也要!”

曹操疑惑,怎麼後世這麼多冇有婚配的男兒?

“等孤給江逸找到了,再給你們找!”

曹操想給江逸做媒的心從未消亡。

其中一個男的湊在曹操耳邊低語道:“曹丞相,不瞞您說,我想做曹賊很多年了……”

曹操眼眸子陡然瞪大,怒問道:“什麼曹賊?!”

“哎呀,你怎麼還入戲太深了呢,就是好那一口啊,我看你在扮演角色才告訴你的,你可千萬彆說出去!”

“哪一口?”

曹操不明所以,自己堂堂大漢丞相,怎麼在後世眼裡就成曹賊了?

“今日你非得跟孤說個明白!”

曹操拽住了那男子的衣服。

那男的也不耐煩了:“額,你怎麼這麼不禁逗,你扮演曹賊,難道不是因為和他一樣喜歡那口嘛?!”

曹操怒目橫眉,將那男子拎了起來,這麼大的力氣瞬間驚呆了周邊眾人。

眼前這男子雖然冇有曹操高,但是比曹操要胖很多,他竟然能夠單手舉起來?

羅剛趕緊上前解圍,在曹操耳邊低語:“丞相,這是後世----”

曹操這才按捺住想殺人的衝動,但他堂堂曹丞相,何曾受過這般委屈?

“後生,他們為什麼說孤是曹賊?”

曹操拎著那人來找到江逸,打算讓他來評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