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祖們看到有孩子朝自己撲來,都下意識的蹲下,張開了雙手,又怕孩子們跑得太快摔倒了,忍不住向前快走了幾步。

“慢一點……”

“慢一點!”

朱元璋十分擔心的將一個小孩抱起。

“小心!”

嶽爺看一個小孩重心不穩,蹲著的他直接撲了出去,將衝來的小孩牢牢抱住:“小心一些,先祖一直都在等你!”

“朱老祖!”

“嶽爺!”

“霍將軍!”

“武帝先祖!”

“則天先祖!”

“聖祖皇帝!”

“霸王先祖!”

“魏王先祖!”

數不清的呐喊,在這片廣場之上響起。

大家紛紛鑽入到了各自喜歡的先祖們的懷中。

先祖們高興的將他們給抱了起來,相繼應道:“哎!”

“先祖……在!!!”

先祖們熱淚盈眶,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此時的心情,隻覺得,這是自己最幸福的一天。

“後生們,來吧,都來吧!”

“來在先祖們的懷抱裡,多看一看,這如今的盛世!”

朱元璋等人高興不已,仰望著燕城已經極少出現的星空,看著這片城市的燈火霓虹,一邊在內心感慨華夏如今的盛世,一邊想著,自己這一輩子所做的事情,都值了!

這就是,華夏的後世!

先祖們手裡抱著一個孩子,霍去病、漢武帝更是誇張,直接抱了兩個,分彆都是一男一女。

項羽則恨不得抱個三五個,奈何手臂不夠長,第一覺得自己的實力不太行。

“太宗皇帝,我也要抱抱!”

“始皇先祖,抱抱我好不好呀?!”

“朱老祖,您能不能也抱兩個呀?”

“武帝先祖,我讓您抱,您可彆入戲太深凶我哦!”

孩子們簇擁在先祖們膝下,江逸和封狼騎則嚴格把控著秩序,避免發生踩踏和孩子丟失事件。

孩子們的家長也都跟在旁邊,時刻觀看著自己的孩子。

“太宗先祖,您這套鎧甲好帥!”

“帥?”

李世民狐疑道,自己可是皇帝,怎麼就成好元帥了?

“朕不會凶後世!”

漢武帝看著左手的那個男孩說道。

“朱老祖宗,您的鬍鬚我能摸摸嘛,好暖和……”

朱元璋右手的女孩伸出小手,捋了捋朱元璋的白鬍子。

這要是換個人怕是早就嗝屁了,但朱元璋麵對她卻隻是笑道:“隨便摸,但是不能揪----”

“哎呦!”

話音剛落,小女孩還真就好奇的揪了下朱元璋的鬍鬚,還天真無邪的瞪大瞭如銅鈴般的眼睛:“是真鬍子呀?”

“對不起,朱老祖,我不是故意的,我以為是假的……”

小女孩滿臉歉意的說道,她是真不知道還有假鬍子,而且自己家裡也冇個留鬍子的,出於極為單純的好奇心試了試。

朱元璋見到這麼可愛的小女孩,也不想生氣了,笑著回道:“咱這鬍子貨真價實。”

小女孩瞬間心疼的說道:“那您豈不是比我爺爺還大,可是您在節目裡還對話了那麼久,會不會很累?會不會很冷呀……”

朱元璋愣了住,冇想到會收到一個來自陌生後世的關心,自從朱標和馬皇後死後,他已經很少聽到這樣的關心了。

小女孩掏了掏自己新衣服的口袋,拿出了一個媽媽新包給自己的紅包,想要塞到朱元璋手上:“嘻嘻,這是媽媽新給我的紅包,是壓歲錢哩,朱老祖可以拿去給自己買件新衣服,媽媽說過年一定要穿新衣服噠。”

“您這衣服是去年穿的,可一定要換一件新的!”

朱元璋真恨不得馬上讓江逸帶自己穿回到大明,帶一大車年禮過來!

咱失算了!

朱元璋內心暗恨,他接過紅包,從腰間扯下一塊玉佩,趁小女孩不注意,全都塞回到了她的衣服袋子裡。

“太宗皇帝,你真的喜歡女帝先祖嘛?”

一個話癆小男孩衝著李世民問東問西。

“當然喜歡了!”

李世民還冇回答,旁邊的武則天就搶答道。

如果說她之前還不確定的話,那麼在大巴上的那次出手,就已經讓她相信,李世民心底還是有自己的!

至於什麼兒媳,什麼華夏皇帝,哼,都是男人的藉口罷了!

李世民臉都黑掉了,瞬間嘟囔著嘴,斜眼瞟著武則天:“後世問朕呢,你去跟你懷裡那個聊去!”

“我也覺得太宗皇帝喜歡女帝先祖!”

女帝抱著的小女孩一邊吃著棒棒糖,一邊笑著說道。

“不對,我覺得不是,太宗皇帝都不想和女帝聊天耶,而且態度也不好!”

李世民抱著的男孩說道:“我跟你賭一包辣條,太宗皇帝肯定不喜歡!”

“哼,這你就不懂了吧,我媽媽就經常跟爸爸說打是親罵是愛,所以我媽媽經常打爸爸,我偶爾還會幫媽媽,但是我們每次都捨不得下狠手,因為爸爸總是能掏出私房錢消災!”

李世民一臉懵逼,真不知道後世哪裡來的這麼多花裡胡哨的詞!

真要打是親罵是愛,朕豈不是愛慘了突厥?!

江逸遠遠看這一幕,發現還真有種莫名其妙的cp感,唐太宗和女帝,一左一右,一個抱著男,一個抱著女,怎麼看都像一家四口逛街的畫麵?!

可不就是兩個小孩在嬉鬨,兩個大人在親昵的鬥著嘴嘛!

隻不過因為女帝年紀比較大了,所以會給外人一種大叔傍上富婆的感覺……

但要是女帝也正值風華正茂時,那這一幕簡直不要太搭!

見武則天的嘴角始終掛著一絲笑意,江逸猜想,此時的女帝,或許纔是最開心的吧?

坦白說,這些先祖們各自開心的場景,已經讓江逸看得眼花繚亂,笑不過來了。

他看向一個脖子上揹著相機,正在給女朋友拍照青年遊客,問道:“這相機怎麼賣?”

“不賣,這可是我舅舅送我的生日禮物,而且我難得來次燕城,要給女朋友拍照的!”

青年遊客看著江逸說道,心想你就算是江神,也不能奪我所愛!

“五萬!”

江逸伸出巴掌。

“額,不要這麼簡單粗暴嘛……”

青年光速變臉:“某寶、某信,還是銀行卡轉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