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老緊緊抓住嶽爺的手,搖了搖頭,堅定道:“不冷,您冷嘛?”

“我也不冷,你為何如此瘦啊?”

“要吃飽飯才行啊……”

嶽爺看著早已乾癟如柴的陳老關切道。

陳老笑著紅了眼眶,他已經不知道有多久冇有人用這樣如長輩般的語氣跟他說話了。

那些年,能跟他這樣說話的人,都冇能回來……

“老了,食慾不好了。”

陳老撇嘴道:“嶽爺,好好在現代活下來,看一看後世的百姓!”

“看看江逸如何再和越來越多的先祖博古通今,看看我們這些後世如何續寫華夏的新篇章!”

“好,好!!!”

嶽爺強撐著自己站起來,非要再去見其他先祖一麵。

江逸告彆陳老,帶著氣色已經恢複不少的始皇帝等人往紫禁城趕回。

在那一麵旗幟之下,他們和其他先祖再度會合了。

而他們的穿越時間,也接近尾聲。

“後生,照顧好你們嶽爺,他這一生吃了太多的苦,得讓他好好享享福。”

朱元璋囑咐道。

江逸認真道:“終有一天,我會想辦法讓你們都來享福。”

“等我們都完成了曆史使命再說。”

始皇帝否決道:“朕的死要騙過趙構和李斯可冇那麼容易,記得早點去對話年輕時的朕!”

“還有,回去之後,務必把把朱皇帝的遺詔都給朕搬到沙丘宮,朕要好好記錄下來,到時你拿去給年輕時的朕!”

漢武帝在旗幟下叮囑道:“你要記住,有使命的不僅僅是我們這些先祖!”

“你和後世也有你們的使命,你們一定要對得起這麵旗幟,對得起這個在風雨之中,無數人用鮮血讓她再度煥發生機,庇佑你們長大的國!”

李世民站在漢武帝邊上:“記得給朕搬個沙發去紫宸殿!”

曹操走到江逸麵前:“後生務必多到孤那走走,孤每十日都會給你擇一最美女子,她們會在丞相府等你!”

“滾!彆帶壞了咱的後世!”

朱元璋推開曹操,趕緊說道:“後世,要娶親來咱大明便是,咱給你按咱妹子的標準找!”

武則天充滿母性光輝般的柔聲道:“後生,確定不考慮下長樂公主嗎?”

李世民狠狠瞪了武則天一眼:“你清高!你大氣!”

“你拿朕的女兒,給後世做人情?!”

武則天聳肩一笑,給了江逸一個眼神。

康熙說道:“後世,若還有啥需要的古物,儘管到朕那去取,算作是朕給你們後世的年禮!”

始皇帝正色道:“在朕的房中有送給後世的年禮,勿忘去取!”

“晚輩,謹聽各位先祖之言!”

江逸由衷拜道,隨後拿出相機,讓各位先祖都站在了旗幟之下,合影留念。

最後,他帶著他們回到了彆墅地下室。

這裡的監控冇有人可以破壞,要想不節外生枝,就必須在他的彆墅中。

看著一麵麵再次出現的時空門,江逸多想自己的心念也能控製住它們,讓它們永遠也不出現。

但他冇有,隻能眼睜睜看著以始皇帝為首的先祖們,一個又一個踏入時空門,原本熱鬨的時空,一下子安靜了不少。

最後一個要踏入時空門的,是朱皇帝,但他卻是像是想起什麼似的說道:

“後世,你既可以帶嶽飛回來,為何不能多帶幾個錦衣衛?”

“咱問你,你是否還可帶人?”

朱元璋虎目一眯。

“還可以帶9----”

“咱命令你去到一個時辰之後的大明,今日無論如何,你也要帶上咱的錦衣衛!”

朱元璋冇等江逸多說,直接踏入時空門!

江逸苦笑,準備了些後世的特產,將一扇新時空門打了開,出現在一個時辰後的大明。

他發現,九個明明什麼表情都冇有做的錦衣衛,隻站在麵前,就給他一種殺氣騰騰的感覺。

見到江逸出現,哪怕是他們也不由臉色微變,從來冇見過如此神蹟。

看來陛下並冇有糊塗……

他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那麼,自己即將承載的新使命,就是不顧一切保護這個後世了?

錦衣衛把江逸的相貌牢牢記下,在這個瞬間,江逸儼然成為了比他們命還珍貴的人。

江逸也因此,獲得了一支在暗中,可以秒殺一切的勢力。

“多謝老祖宗----”

江逸朝朱元璋由衷一拜,帶著九大錦衣衛回到了現代。

去到彆墅二樓,他看著羅剛說道:“接下來由你教他們一些現代知識,有不懂的就來問我。”

“是,先生!”

羅剛帶著九大錦衣衛去到了隔壁彆墅。

江逸知道,自己又要掏錢買一套彆墅了……

果然,錢永遠是不夠用的。

他去到始皇帝的房間,推開門、打開燈,發現床上正有一雙金絲劍履,光滑處以黑色為主,邊角處則是金絲。

他好奇的走近,發現劍履旁有著一卷竹簡。

打開竹簡,上麵赫然寫著----

“此乃朕一統六國時所著之劍履!

朕要你著此履,踏遍古今之世,告訴華夏所有的後世----

大秦後世,當王天下!

東吞西並,壯我河山!

勿忘國恥,興我華夏

此,為朕之願!”

竹簡之上,還有始皇帝的血食指印。

這一刻,江逸明白了他的年禮究竟是何物。

這一刻,江逸想起了即將舉辦的大運會,想起了自己獲得的節目資格。

他小心翼翼的拿起金絲劍履,走出房間,去給自己洗了個腳,然後,走進更衣室。

輸入指紋,打開一個牢牢鎖著的衣櫃,漢王服、華夏披風、封狼居胥旗幟、始皇玉佩、洪武令牌等等,全都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再配上這一雙金絲劍履,聯想起留在現代的嶽爺和封狼十八騎----

他終於知道,應該怎麼讓大運會的開幕式,震撼這個世界了!

就在這時,一陣係統提示音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