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天之後。

到了冰球比賽的一天。

江逸已經帶始皇帝和朱老祖又做了一次療養,他們身上所受的痛苦又少了一些。

嶽爺和霍去病都已經學會了滑冰的技巧,可謂萬事俱備。

江逸正在彆墅裡,看著密密麻麻的筆記,初步確定了下一步的方向。

他列了幾個可能對話的人物----永樂大帝、成吉思汗、紂王,其他。

那麼,具體該是誰?

江逸還在尋找著靈感。

起床做了幾十個俯臥撐,開始一天的洗漱。

吃過早餐,他帶著先祖們往冰球運動場上趕去。

“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揍外敵了!”

紅旗車上,霍去病摩拳擦掌道。

“去病、鵬舉,你們等會給咱往死裡打就完事了,那些人都不是啥好東西!”

朱老祖助力道。

始皇帝笑道:“這樣的盛會,朕要是年輕時非得參加不可!”

“江逸,你能不能讓其他所有外域人一起上?!”

霍去病看著江逸問道。

江逸撇嘴一笑:“除非你把他們全惹了,讓他們在賽外忍不住朝你動手,那樣你就是正當防衛了。”

霍去病玩味的看了他一眼,這小子可真黑!

不過本將喜歡!

“那就全惹了吧?”

霍去病看了嶽飛一眼。

嶽飛笑著說道:“當然!”

……

一小時後。

江逸帶著始皇帝和朱元璋坐在了視角最好的觀眾席上。

嶽爺和霍去病也換上了比賽服,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第一局對戰的是小日子過得還不錯的廢鳥。

當嶽爺和霍去病確定了他們身份的時候,戰意就已經掩飾不住了。

“記住要讓對麵先出手,隻要他們敢揮出拳頭,我們就揍他們。”

嶽爺提醒道。

“記住了!”

霍去病嚴陣以待。

正在後台的廢鳥教練一點也不慌的喝起了茶。

“既然是華夏的話,這場比賽的輸贏也就不重要了,主要是打起來不能輸。”

廢鳥教練笑著說道。

“放心,隊伍裡有兩個曾經排名第一的武士,華夏的那些參賽人員,在他們麵前提鞋都不配!”

工作人員笑著說道。

“去年我們的人因為典藏華夏吃儘了苦頭,今年也該找回場子了!”

教練嘴角撇起,不可一世的看著錄像。

很快,比賽開始。

嶽爺和霍去病跟在隊伍之間。

嶽爺偶爾會佛係用球杆配合著把球傳給隊友,時刻關注著敵人的變化。

但霍去病可就玩嗨了!

他的速度很快,力量也十分的大,在賽場上就跟頭牛似的橫衝直撞!

有個重量級選手想要將他撞開,卻在對撞的一瞬間,就好像撞到堵牆似的,硬生生被霍去病撞到了十幾米外,把自己的隊友都給撞得底朝天!

“哈哈哈,牛啊牛啊,這個選手是誰,愛了愛了!”

“就該這樣對廢鳥,加油!”

正在看大運會直播的觀眾們笑得合不攏嘴。

要說他們唯一不在乎是否能贏的比賽,大概就是冰球了!

這是一個牌子可以不要,但戰鬥必須贏的運動!

廢鳥人很快便重視起了霍去病,有三個朝霍去病圍了過來,華夏隊的隊友們正想支援,卻還冇來得及到霍去病身邊,就發現他已經把三個人全給撞開了。

要論走位,隻訓練了幾天的霍去病肯定不如這些日積月累訓練多年的人。

但在絕對實力麵前,技巧再花裡胡哨都冇用!

突然出現的一杆冰杆想要撥走霍去病的球,霍去病直接加大力量,砰的一聲讓對麵擋都擋不住!

球……

進了!

“耶!牛逼!”

場館裡的觀眾們興奮得跳了起來!

始皇帝和朱元璋也笑得合不攏嘴。

藏在廢鳥隊裡的武士發現了霍去病是個刺頭,緩緩的向他靠近。

就在霍去病帶球超過他們的時候,他們放下杆子,一拳朝他打了過去。

誰知霍去病一個側頭就躲過了,繼續推球前進。

“八嘎呀路!”

武士上前朝霍去病的背後撲去。

就在這時。

一雙強有力的大手,直接將他們一人一拳給打了開!

“轟隆!”

“轟隆!”

兩聲激烈的撞響,他們直接被這股力量打出了十幾米外,撞在了賽場的牆板上!

嶽爺,出手了!

他傲立於賽場中間,如同一個藐視眾生的戰神,緩緩收回剛纔伸出去的雙手,好像什麼都冇有發生。

武士大驚,強忍著背上傳來的劇痛,趕緊起身朝嶽爺衝了過去!

他們哪裡知道,要不是嶽爺想多揍他們一會,他們早就被打出賽場了!

和武士們一起來的還有其他廢鳥人員,他們溜冰的速度飛快,藉著衝力想要給嶽爺重擊!

嶽爺巋然不動!

霍去病掉頭返回,幾拳朝廢鳥人掄了過去,拳拳好似隔山打牛,讓對麵肉痛無比!

一個武士一拳朝嶽爺砸來,就在要觸及到嶽爺的瞬間,嶽爺身形微側,任由那人來到自己側麵,隨後手成掌狀,指尖對著武士的肋骨處,在他衝來的瞬間,單手向前推進,手掌瞬間化拳,實打實打在了他的肋骨處的裝備上!

“咚!”

這一擊拳,如同悶雷一般,不動則已,動撼山河!

“啊!”

強烈的撞擊感讓武士的肋骨傳來了鑽心之痛,連賽服都被擊破!

崩潰的倒在冰場上,忍不住被痛得暈厥過去……

他甚至清楚聽到了自己的骨頭斷裂聲!

另一個和霍去病交手的武士,也不到幾秒鐘就被打敗,這完全就是降維打擊。

整個過程持續了僅有一分鐘,裁判甚至都還冇有反應過來,一切就結束了。

霍去病心想,廢鳥應該惹得差不多了……

下麵要惹的,應該是糙米之類的人。

不過,現在還冇輪到華夏對戰他們的時候……

第一局比賽結束之後,霍去病和正在不遠處的糙米教練狠狠對視了一眼,伸出了江逸教他的國際版挑釁手勢!

一個倒立的小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