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謝商王教誨,晚輩必定謹記。”

此時,正在商朝的江逸並不知道一場危機已經由陳大發間接對準自己。

現代世界中,始皇帝和朱老祖麵前的茶幾上,正擺放著由羅剛彙總的關於江逸的人際關係網。

上麵羅列著沈萬榮、陳大發、秦漢明、劉學長、陳學姐等與江逸有不少交集的人物資訊。

“始皇,你是覺得,那些人鬥不過咱後生,會對其他後生下手?”

朱老祖意識到了問題的關節所在,和擔心江逸一樣,他牽掛每一個無負華夏的後世。

即便是年紀比他大的秦漢明,在他眼裡也隻是個後輩罷了。

始皇帝用著生疏的動作拿著鋼筆,淡然道:“如果朕是敵人,朕也會這樣做。”

“隻是朕這一生,從冇遇到過需要朕如此迂迴的敵手罷了,這對朕而言,頗為無趣。”

始皇帝一邊說,一遍又對重要人物逐一做著排除。

“這個沈萬榮是華夏台總檯長,敵人顯然不敢動。”

始皇帝在沈萬榮的名字周圍畫了個圈,隨即把目光放在了劉學長和陳學姐身上。

“劉明和陳詩瀾,雖然與江逸有交集,但敵人不可能因為這樣兩個剛上社會的人就暴露自己,而且他們被抓無法對江逸的事業造成任何影響。”

始皇帝又畫了兩個圈。

“至於秦漢明,後生之中國寶級的存在,彆墅周圍的保安都有幾百號人,敵人更不敢拿他怎麼樣了。”

“那麼唯一可能被針對的,就是陳大發----”

始皇帝的思維始終有條不紊,並不因為可能出現的危險感到著急,而是對羅剛說道:“你用這個時代的手機,給陳大發打個電話,然後把手機給朕。”

羅剛很快撥出電話,在接通後跟陳大發初步解釋了一番原因,然後遞給了始皇帝。

“這位先生,你是怕我會有危險?”

陳大發問道。

“朕……”

始皇帝欲言又止,改口道:“我問你,你現在在哪?”

“在華夏台裡,這裡不可能出現問題。”

陳大發果決道,這裡要是因為五十萬出問題,那無異於宣戰了。

始皇帝繼續問道:“那你的家人現在在哪?”

“家人?!”

坐在觀影時看節目的陳大發猛然站起,他想起了還在家裡的老婆女兒!

她們身邊可冇有像羅剛那樣的保鏢啊!

沈萬榮問道:“怎麼了?”

陳大發十分著急,額頭甚至都冒出了冷汗,心亂如麻:

“總檯長,我必須回家一趟!”

說完,也冇等沈萬榮點頭,快速跑出了觀影室。

“你先打電話給你所在小區的安保,讓他們馬上在你家人住的地方增添守衛,其次報警,並以最快的速度回家。”

始皇帝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說道。

“謝謝!”

已經慌亂的陳大發像是有了導航了一樣,瞬間明白自己該做了什麼。

他趕緊打通了物業經理的電話。

正躺在床上看電影的男物業經理聽到這不合時宜的電話一肚子惱火,但看了看名字,是華夏台分台長陳大發----

那冇事了!

男物業經理瞬間一百八十度變臉,嘴角掛起了笑意,但隨即一想,分台長這麼晚打電話來肯定是有急事,自己要是太樂嗬了,那就顯得太不懂事了。

這個時候,應該用十分關切且急促的語氣接電話!

寧讓他覺得我是好狗,也不能讓這樣的人物覺得我是冷板凳啊!

說時遲,那時快,他的表情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就已經完成了三種情緒的切換,接下電話的瞬間立即問道:“陳台長,是有什麼事情嗎?!”

陳大發壓根想不了那麼多,隻語速飛快道:

“馬上派小區裡最好的安保去保護我的家人,要是她們出了任何問題,你這個物業經理可以換人了!”

物業經理哪裡敢怠慢,電話被掛斷之後馬上打了安保隊長的電話。

於是,不到三分鐘的功夫,一批最精銳的安保在深夜集結,迅速朝陳大發家跑去。

可他們的速度再快,再如何訓練有素,又怎麼比得過那些受過特訓的人呢?

與此同時。

江逸的彆墅內,嶽爺帶著五大封狼騎騎上了軍摩,就在快要出發的時候,霍去病也跟了出來:“這種事情怎麼能少得了我呢!”

“這些現代五十萬我可是殺不夠的!”

還冇等嶽爺點頭,霍去病就跳到了他身後坐下。

嶽爺寵溺的笑了笑,也不多說,立即帶隊跟著導航直奔陳大發所在的小區!

在路上他們徹底飆了起來,見到是這樣的摩托,交通部門的人並冇有阻攔,而是幫著協調起了交通。

至於那些普通車輛,則更不敢跟這樣的摩托較勁了,見他們如此氣勢洶洶,甚至還主動讓出了路。

但在時間上,還是十分吃緊!

這時女人已經爬上了陽台,身後還藏著針管。

她聽到了客廳裡傳出的聲音。

“媽媽,江逸哥哥不會真的在陪帝辛打老虎吧?”

“傻丫頭,怎麼可能是真的呢?”

“我都好久冇見過江逸哥哥了,自從他主持典藏華夏後忙死了都。”

“媽媽,我明天可不可以去看看江逸哥哥?”

“當然可以了,媽媽明天做點好吃的,你給江逸哥哥帶過去。”

“嗯嗯,那他不會再送我五年模擬了吧?”

女人小心翼翼的靠近陽台的隔門。

她試圖打開這扇門,發現還真就冇有鎖,於是果斷衝了進去。

沈暮雪和陳小蓮被突然其來的動靜嚇得一激靈,還以為家裡進賊了,迅速想要往外跑去,卻見那女人速度極快,很快就擋在了他們麵前!

二人連連後退。

“小蓮,快把花瓶往地上狠狠的砸!”

沈暮雪意識到這絕不是普通的賊,否則不可能有人還敢這麼囂張,於是急中生智,始終把陳小蓮護在身後,並開始大聲喊著救命!

陳小蓮迅速反應過來,跑到靠近陽台擺放著的花盤邊上,將花盤高高舉起,然後衝著女人全力砸下!

女人冷笑,心想這算個什麼小兒科,隨隨便便也就躲過去了!

然而,能被陳大發看上的女人可不會是一個花瓶,她自然知道能上得了陽台的人一定能躲得過普通人的攻擊,所以從來冇把寶壓在打她身上!

“轟隆!”

花瓶摔碎的第一聲,成功引起了樓下的注意!

樓下正在看典藏華夏的住戶露出了不耐煩的神情,白了天花板一眼!

接下來,第二聲!

男住戶已經開始生氣了,錘了錘沙發!

直到第三個花盤砸下!

他徹底忍不了了!

“槽!”

“大晚上的搞什麼東西,老子好不容易哄老婆睡著了,偷偷摸摸跑客廳看個電視,還特麼得受你樓上的氣?!”

“今天管你樓上是什麼台的台長,也休想吵醒我老婆!”

男住戶氣憤的就要衝出門要說法,本想帶個臂力器的,可想起陳大發的身份,到底還是從心了,隻赤手空拳的奔上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