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墅內。

朱老祖聽到始皇帝的話,已經確定了大秦必將會發生一場驚天動地的大事。

麵前這個男人,居然要在晚年時挑戰神權!

朱老祖預感到,江逸此時不僅僅是在顛覆西方的信仰,更是有讓這些老祖宗也入坑的嫌疑。

這小子,莫非是想讓咱這些祖宗在各自的時代,皆為人皇帝?

顯然,始皇帝此刻已然受到了衝擊,要是漢武帝、唐太宗等,也都在各自的時空開創出了人皇帝時代,會是怎樣的波瀾壯闊?

要知道人皇帝這個範圍,可就不僅僅是指華夏了,而是全世界的人類!

那外域還存在個屁的上帝,直接拜咱華夏人的祖宗就完事了!

如此想來,好像挺有趣的?

朱元璋想到這裡,嘴角微微揚起。

他玩味的瞥向正在商朝啃肥肉的江逸,心想這後生有點賊。

竟然把咱都給說的滿腔熱血!

看來,咱的遺詔又得多一筆了!

唉,可惜咱年紀大了,隻能辛苦老四了!

朱元璋拿出隨身攜帶的一份便攜版空白遺詔,用握毛筆的姿勢握著現代的筆,一筆一劃的寫道:

“老四,咱再給你一個至高無上的使命!”

“你要顛覆神權,在咱大明創造一個人皇帝時代,始皇帝已經下定決心了,咱大明也不能落後!”

寫完,朱元璋把遺詔小心翼翼的放了起來,心想老四有福了。

“始皇,咱決定讓老四也和你一樣。”

朱元璋對著始皇帝說道。

始皇帝點頭:“我們都可以去開創一個前所未有的人皇帝時代。”

“這不僅僅是人皇,也不僅僅隻是在華夏,而是全世界的天地人!”

始皇帝說著,忽然像是意識到了什麼,嘴角輕蔑的撇起:

“朕,又錯了!”

“何錯?”

朱老祖好奇道。

始皇帝對自己有些不滿的說道:

“世界的天地人都是華夏的,朕不應該把這二者分開說。”

“……”朱老祖。

這話,要是被外域人聽到,怕是得被氣吐血。

一旁的霍去病心想,這不就是後世口中經常說的凡爾賽嗎?

不過始皇帝和朱皇帝的話,倒也不無道理。

大秦皇帝和大明皇帝都準備邁向人皇帝之路了,我可不能讓陛下被甩在了後麵,回去就得向陛下彙報!

不過那個太宗皇帝嘛,可就怪不得我了,畢竟我可通知不到他!

霍去病轉了轉眸子,忽然想起了一個詞!

這是不是後生常說的……

內卷?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太宗皇帝是不是會被卷死?

要是其他幾位都成人皇帝了,太宗皇帝還一無所知的話,會不會揍江逸?

嗯……很有可能!

大唐世界。

正靠在真皮沙發上的太宗皇帝忽然打了個噴嚏,幾口零星的唾沫飛濺在了他的手上,正被翻開奏摺承受了不該有的痛苦。

“陛下,您感冒了?”

長孫無忌趕緊湊了過來。

李世民擺了擺手:“朕總覺得江逸有事在瞞著朕。”

“他雖然給了朕幾個真皮沙發,但從那之後就冇有來看過朕……”

“他莫非覺得……朕是給幾個沙發就能不用探望的存在?!”

“就這,媚娘還想讓他做我們大唐的駙馬?”

李世民越想越氣,自從春晚火葬場之後,他一提到江逸就有點神經緊繃了。

“輔機,你說下次江逸要是有哪對不起朕的地方,朕該找他要些什麼好?”

長孫無忌自從看到真皮沙發後,對李世民的話也深信不疑了,但冇有李世民的同意,他不敢妄自泄露。

略微思忖片刻之後,長孫無忌回想李世民跟他說過的一些在現在的見聞,回道:

“陛下在給江逸的要禮清單上可以這樣寫:

真皮沙發三個、精鹽秘方一份、火鍋底料一百袋、大軟床十張,枕頭二十個……”

“嗯,這還差不多,到時朕會分你點的。”

啊?

長孫無忌愣了愣,早知道,該多報點了啊!

“陛下,我覺得沙發還可以多要一個,但是規格要小點。”

長孫無忌可不敢坐比李世民更大的沙發。

李世民點了點頭:“好說。”

“可是陛下,我們這麼向後世要東西好嗎,作為祖宗,我們依禮應該回些東西纔是。”

李世民笑著起身,從沙發後麵,拿出了一幅行書。

“蘭……蘭亭集序?!”

長孫無忌瞪大了眼睛,雙眼放光,這可是天下第一行書啊,要不是在李世民手上,怕是全天下的文人和商人都會爭得死去活來!

“陛下,這禮會不會太重了些?”

長孫無忌從最開始的同樣江逸,到現在突然之間十分眼紅。

“當然不會白送,這可是朕的寶貝!”

李世民說道:“可朕看後世竟然找不到真跡,實在太過可惜。”

“江逸下次來要是答應這個條件的的話,朕可以考慮借他幾天,反正他可以隨時到朕借出之後的片刻之間,所以對朕來說,相當於還是在手上。”

“但對後世來說,這可是不世之瑰寶,朕作為老祖宗,還冇送給後世大禮物,這蘭亭集序,全當是贈給他們的新年禮。”

“當然,前提是他冇有再對不起朕!”

“否則,嗬嗬……”

李世民把蘭亭集序又收了起來:“朕還真就不給了!”

“稍候你讓人把蘭亭集序掛在這紫宸殿上,江逸下次來的時候非得饞饞他!”

李世民甚至已經自行腦補出了一段畫麵:

江逸:“晚輩見過先祖。”

朕:“你怎麼知道朕把蘭亭集序掛在了紫宸殿上?”

“晚輩這次是來和先祖說……”

朕:“這蘭亭集序啊,就是有一點不好!”

“先祖……”

朕:“哦,好像也冇什麼不好的,朕要拿下來再看看!”

……

在始皇帝和朱老祖交流人皇帝大計,霍去病默默做筆記,李世民掉隊腦補的同時。

江逸和帝辛的對話仍在繼續。

此時的他還不知道自己將會在各大時空掀起怎樣的熱潮。

最多,也就讓華夏的領海、領空、領地……

多億點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