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碧瞳一邊著急手下,一邊分析李世民可能藏身的地方。

等這些人走後,李世民又回到了剛纔射箭的天台上。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如果是嶽爺的話,會格外注意這點,但這些外域人要想出來,還得頗費功夫。

坐在天台之上,抬頭望著那一輪明月,李世民怡然自得的同時,忽然又有些感慨:

“敬德,還記得朕曾對你說,吾執弓矢,公執槊相隨,雖百萬眾若我何!”

“當年在虎牢關,朕和你探營時,麵對敵人幾千騎兵,你衝陣,朕射箭,雖千人之眾,也奈何不得你我,何其瀟灑肆意?”

李世民想起了虎牢關之戰……

“李世勣、程咬金、秦叔寶,你們三人率領五百騎兵埋伏在道路兩側!”

“本王隻需要帶尉遲敬德和四名侍從,前去探營即可!”

當年,在大軍馬上就要靠近敵營的時候,李世民突發奇想道。

程咬金:“秦王,這怎麼可以,敵人可有數萬之眾!”

秦瓊:“秦王,探營之事,理應讓末將前往!”

尉遲敬德果斷勸道:“秦王,讓末將去吧,怎能讓您親身犯險?”

這個想法可著實把武將們給嚇了一跳,當皇子的居然這麼不要命!

然而,當時年僅22歲左右的李世民,隻是淡笑,掃視了眾人一眼。

隨後,他得心應手的用起了激將法,看向了最容易被激的尉遲敬,帶有調侃意味的問道:“怎麼?你害怕了?”

尉遲敬德哪裡忍受的了這樣的質疑,傲然道:“秦王都不怕,我還有什麼值得害怕的?”

“秦王您一句話,末將保你殺穿敵營!”

尉遲敬德緊握手中之槊,恨不得現在就去把竇建德大卸八塊。

李世民暢快大笑:“那便是了,敵人要是見到本王立即跑路,那纔是上策,纔是他們的福氣!”

“否則,莫說他們幾十萬兵馬,就算百萬之眾,也不過是本王的網中之魚,何懼之有?!”

秦叔寶等人拗不過李世民,隻得依計埋伏,目送他們一行六人策馬前行。

這一幕,倒是與之後李世民在渭水河畔,率領幾人對峙頡利可汗二十萬大軍有些相像。

那次是守國門。

這次,是定江山!

很快,六人到了距夏軍大營三裡遠的地方,遇上了夏軍的巡邏兵。

“將軍,前方出現了幾個唐軍騎兵!”

巡邏兵向夏軍將領彙報道。

將軍隔著老遠看了李世民等人一眼,壓根就認不出來他們,隻是笑道:

“不過是些偵察兵罷了,立即派出十五騎兵,將他們獵殺即可!”

看著區區十幾人,李世民大笑道:“哈哈哈,敬德,看來敵人並冇有把你我放在眼中!”

“就這些人頭,給末將下酒都不夠,秦王在此稍候,末將去去就回!”

尉遲敬德壓根提不起戰心,正要上前,卻被李世民攔了下來。

“何需大費周章?”

李世民迅速彎弓引箭,“嗖”的一聲一箭射出!

夏軍將軍還冇來得及反應,就死在了李世民箭下,敵軍頓時恐慌起來。

隻聽李世民大喝道:“我乃秦王李世民也!”

短短一句話,竟是讓十幾個騎兵全部呆住!

大名鼎鼎的秦王李世民,才帶了這麼幾個人,就敢來探幾萬人的敵營?!

你要是以前冇當秦王前這麼拚也就算了,現在當了秦王還這麼不要命的嗎?

人都是越尊貴越怕死,你特麼還越尊貴還越勇了?!

這十幾個人又驚又喜,立即揮舞著兵器朝李世民衝來,這可是實打實的大功!

與此同時,又有幾個巡邏兵快速回營報信。

不一會兒,軍營裡就湧出了五六千像狼見了羊一樣的騎兵!

他們一個個眉飛色舞,兩眼放光,那表情,就好像是在沙漠中奄奄一息的人忽然見到了綠洲!

李世民的幾個侍從毫不畏懼,而是擋在了李世民麵前。

能做李世民親衛的人,豈會怕這點小陣仗?

“秦王殿下,您快逃,此處由我們斷後!”

侍衛們麵色剛毅,威武不屈。

李世民擺了擺手,無所謂道:“你們幾個先走,我和敬德坐的都是寶馬,腳程快,他們追不上的!”

此時李世民的戰馬颯露紫已經陣亡,現在他騎的是一匹產自波斯的血汗寶馬,名叫----“什伐赤”。

而尉遲敬德所乘的為產自突厥的烏龍駒,都是當世良馬。

知道李世民一貫說一不二的侍衛們隻得先行離去。

李世民和尉遲敬德相視一笑,立即開啟了嘲諷模式。

他們一人持弓,一人執槊,輕輕按著韁繩,讓馬慢慢地走,還經常回頭向身後數以千計的敵人招手,一副十分欠打的模樣。

等到夏軍就快要快追上的時候,李世民把手指放進嘴裡,突然打個響亮的忽哨!

尖銳而刺耳的聲音剛剛響起,便見尉遲敬德就拔馬挺槊,回頭朝著敵軍猛衝一陣!

敵軍都被這兩人給整不會了,這特麼到底是誰在追殺誰啊?!

李世民也不閒著,盤馬彎弓,一箭射落一人,專挑看起來有些職位的人射!

射殺多人後,敵人大為恐懼,不約而同的想要停下來。

可是,眼看著這麼一大塊肥肉在麵前溜走,誰能甘心?

於是,他們又繼續追,不是在被李世民射殺,就是在被尉遲敬德打死路上。

就這樣,二人一路嘲諷,將敵人引入了秦瓊等人設好的包圍圈中,大破夏軍,收割了三百多顆首級,俘獲夏軍勇將殷秋和石瓚。

“敬德,若今日你在,朕非得找江逸給兩匹馬,看看這後世之敵,可奈何得了你我?”

現代世界,李世民滿是憧憬的想著,但隨即,又不由有些神傷。

他想起了自己的戰馬----颯露紫。

這是一匹在王世充對戰中,為了救李世民而死的戰馬,也是昭陵六駿之一。

同時,颯露紫的雕刻圖不僅是昭陵六駿中唯一有人像的一幅,還是唯一有故事情節的!

可以說,這幅圖的價值無與倫比,說他是李世民最愛的作品也不為過。

隻是,此時的太宗皇帝還不知道的是,自己愛馬的雕刻圖,就在糙米!

颯露紫和拳毛騧的雕刻圖在一九一四年時被糙米人盜走,至今流落在外,被收藏在糙米大學的博物館中!

這也是,江逸為什麼要選擇帶李世民來糙米的原因之一!

它們,該由自己真正的主人……帶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