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在此必須嚴正地警告各位一句,你們冇有資格以任何姿態,對我們華夏人的事情說三道四!”

拉恩看了起身的劉明一言,淡笑道:“看呐,華夏人急了,他們急了。”

“這就說明,我們的猜測很有可能是對的,江逸必須在進入糙米實驗室和死亡之間做一個選擇,否則,我們糙米會第一個製裁他。”

“我們夕陽也是!”

“我們廢鳥也是!”

“我們浪漫也是!”

越來越多的人起身表態。

泡菜記者則一言不發,她接到的命令是幫江逸說話,並且聲明江逸是泡菜人。

可見這個架勢,自己要是這樣說的話,爽是爽,但承擔不起這個後果呀。

“還有,我必須鄭重提醒劉明先生一句,就算江逸冇有特殊的能力,但他的的確確在我們糙米殺人了,那就必須接受我們的調查。”

拉恩笑道:“所以我們抓他,也是在例行公事,你們華夏不應該過問。”

劉明坐了下來,把筆甩在了桌子上:“他是不是殺了人,還得我們去確認,在你們冇有足夠的證據之前,冇有資格抓他。”

“這視頻錄像難道不足以作為證據?”拉恩反問道。

劉明冷笑:“誰知道是不是P的?”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冇什麼好說的了。”

拉恩趾高氣揚道:“總之江逸我們一定會抓,無論證據是否確鑿!”

“在場的所有人都應當知道,彆說是抓人,就算是殺人,我們也不需要講足夠的證據!”

“我們華夏的態度也就隻有一個!”

劉明開始收拾東西,看都不看拉恩一眼:“凡我華夏者,雖遠必救!”

“不管江逸是不是在糙米,你敢抓,我們就敢救!”

說完,劉明起身往會場外走去。

臨出門前,他撇了身後那些起身的人一眼,這才踏出。

廢鳥等人皆不寒而栗,卻彆無選擇。

一朝做了彆人的狗,還被栓上了鏈子,又談什麼自主呢?

“我們很快就會成立一支專門研究江逸的科學團隊,各位也可以派出科學家來參加,凡是進入核心的,都可以共享我們的研究數據。”

拉恩畫大餅道:“相信你們,也都有很想見的先祖吧?”

許多外域人頓時心動,很快,廢鳥等外域也都有科學家主動報名,期待能夠加入這個團隊。

……

走出記者會的劉明,坐回到紅旗車裡,打通了一個神秘電話。

“老爺子,他們還是決定研究江逸。”

正在燕城大院裡的陳老,一邊澆著花,一邊說道:“知道了。”

“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我已經明確表態了,但他們還是決定抓江逸。”

劉明拿不定主意。

陳老平靜道:“由他們去。”

嗯?

劉明皺眉,他本來還想跟陳老多說些什麼,畢竟再怎麼樣也應該想辦法保護江逸纔對,這是華夏自己的事情,應該關起門來解決。

可陳老顯然冇有這個意思,難道他不管江逸了?

劉明想不出所以然,小心翼翼地問道:“陳老,我不是很明白……”

“你不需要明白。”

“是!”

劉明點頭,原本弓著的腰迅速挺直。

陳老掛斷電話,若無其事地澆起了水。

救治過始皇帝的老軍醫,單手拿著一個老舊的陶瓷杯走出,對陳老問道:“老頭,你不救人?”

“沈萬榮可解決不了這樣的事情,而且我們也不能信他!”

頭上隻剩幾根白髮,滿臉皺紋的老軍醫跺了跺腳。

陳老淡然道:“我心中有數,你管好你的頭髮彆讓它亂飄。”

“嗬嗬,飄到你的藥裡毒死你!”

老軍醫把杯子遞了過來。

陳老瞅了眼裡麵渾濁的藥,皺眉道:“就不能整得好看點?”

他正要伸手接藥,卻見老軍醫又把手縮了回去,用另一隻手護住了藥。

“你必須告訴我你的計劃,你該不會也想要那股力量吧?!”

老軍醫怒道:“你要是敢要,我現在就送你一顆手榴彈,陪你一起下去!”

陳老好笑地搖了搖頭:“華夏的列祖列宗選擇了他,這股力量,冇人可以奪走,隻是我冇想到江逸會為了雙馬圖暴露罷了。”

“沈萬榮並冇有出手,而我們以為他會出手,這就導致江逸在糙米除了我的那顆棋子之外,孤立無援。”

“這還不是某個死老頭自以為是!”

老軍醫越想越氣:“我早就提醒過你要幫忙,現在好了,全世界都在針對他,你開心了?”

“咳咳……”

他正想繼續說下去,卻忽聽陳老咳嗽了兩聲,當即把藥遞出:“快喝!”

“我看你啊,就是老糊塗了,是該多喝點藥!”

陳老緩緩把藥喝下,沉默了一會,感受著藥從喉間流入腸胃,帶來絲絲舒坦。

“如何幫江逸,我心中有數,這次就讓江逸看一看,身邊到底有幾人可信,幾人,不可信吧。”

陳老抬頭,眺望著正處於白天的華夏晴空,悵然道:“畢竟,我們都是隻剩半顆腦袋還冇進棺材的人了,江逸必須趁早看清一切。”

“也是,當初你讓我們這群老頭出手,可不就是想著我們都快死了,會帶著這份秘密離開,讓江逸可以安心些麼。”

老軍醫笑著笑著,眼眶忽然紅了:“把江逸當初給你的那份視頻,再給我看看吧。”

“我想兄弟們了……”

……

第二天。

江逸一大早醒來,做了五十個俯臥撐,隨後洗漱了一番。

走出房門,來到客廳,發現李世民等先祖早已坐在了沙發上。

麵前的大螢幕正在重播昨晚的記者會。

“江逸,科學家是何物?”

李世民問道:“研究什麼的?”

“研究這個世界上的一切未知事物和原理,有的是造福人類的,有的則是無惡不作,毫無底線。”

江逸看著螢幕中正在誇誇其談的拉恩,說道:“像糙米人就是這個世界的攪屎棍,許多人更是科學中的敗類。”

“哦,朕倒覺得這個科學家有點東西,他剛纔提出了一個讓朕都覺得十分不錯的主意。”

李世民玩味笑道。

江逸好奇道:“什麼?”

“他讓大秦滅糙米,大唐滅夕陽,大漢打廢鳥……”

李世民說出了一連串攻略。

江逸再看向拉恩時,真想給這老頭豎個大拇指!

李世民忽然湊近過來:“但朕覺得,應該讓大唐滅糙米纔對!”

“反正始皇帝不在,要不我和漢武帝先預定兩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