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僅興起兩百多年的蕞爾小國,竟能對東方產生威脅?”

成吉思汗反問道:“東方自古就是征戰大域,馬戰、兵戰等皆舉世無敵,本汗橫掃至此也不見強敵,莫非那片西方的底蘊能比東方還強?”

“比不過東方,他們的崛起毫無底線,是以無數平民百姓,甚至是有恩之人的血為代價。”

江逸回道:“如同糙米,就是靠把原住民趕儘殺絕才拚來的土地,時至今日,他們依然想要滅亡原住民的後裔。”

時空之鏡上,出現了一些印第人部落的圖片,以及宏觀佈局圖。

左邊十幾張,是他們還冇有被侵占時的分佈和部落圖,右邊五六張,是他們的現狀。

成吉思汗冷漠地掃了一眼,臉上並無多大變化。

這位草原上的霸主,早就習慣了殺伐和生死,信奉的是弱肉強食,可不會有同情這種心理。

“這便是由強弱決定的生死。”

成吉思汗說道:“強者治於人,弱者,受製於人。”

“世人往往會為弱者呐喊,但大多拯救不了弱者。”

他在城牆上繼續徘徊:“就如同現在的你們,雖然同情這個部族的人,但你們能做的,也僅僅隻是抗議和吸取教訓而已。”

“因為,你們還不夠強,他們卻太弱。”

“抗議阻止不了殺戮,指望外人幫自己挺直脊梁的民族終將慘敗。”

成吉思汗停下腳步,轉頭對江逸說道:“戰爭,要靠自己的鐵拳去製止。”

“尊嚴或恥辱,取決於自身的拳頭是否夠硬。”

“是的,這點華夏後世一直都銘記於心。”

江逸無法反駁成吉思汗的話,人類文明史無數次證明瞭這些,不是在節目裡慷慨激昂的幾句話就能改變的。

“嗯。”

成吉思汗點頭,始終波瀾不驚:“看在本汗後世也有蒙家後裔為華夏一族的份上,本汗不妨也授予你一些道理。”

“現在,你可以和本汗正式對話了。”

成吉思汗抬手,本想讓士兵上些酒來,可忽然想起他們都被定住了,隻得縮回。

一旁,耶律楚材會意,馬上跑到城樓早已設好的酒桌上,揣起兩個大碗和一罈酒,快步跑來。

江逸和成吉思汗席地而坐,耶律楚材給成吉思汗倒了碗酒後,又想給江逸倒上,江逸趕忙起身,按理說這位名相的確避免了不少漢家郎被屠殺,理應由自己敬他一杯纔是。

耶律楚材後退幾步,迅速往他的大碗裡倒上了七分酒。

江逸可以很快阻止耶律楚材,但要是伸手硬去打斷的話,就太不禮貌了。

“謝謝。”

江逸隻得雙手接過,朝耶律楚材點頭。

耶律楚材回之一笑,往成吉思汗那撇了撇。

江逸拿著酒杯,坐到了他對麵。

在二人中間的地麵上,時空之鏡呈現出了一張世界地圖。

成吉思汗先是喝了碗酒,隨後說道:“戰爭不可能消亡,有人存在,就會有爭鬥,秦皇漢武應當教過你不少東西。”

“本汗隻想教你兩點,一是如何由弱變強,二是如何止戰。”

“華夏後世可知,本汗一生所經之苦?”

“從典籍中瞭解過一些。”

江逸喝了口蒙軍之酒,他發現,這時候的酒已經開始有味道了。

要知道元代以前,華夏酒的口感比較接近今天的米酒、黃酒以及初釀果酒,所以纔會出現很多小說穿越者到了秦漢唐搞酒的情節,因為那時候的酒對我們後世來說,的確是冇啥味道,但在先祖們的時期,已經算是好喝了。

可自元代以後,華夏就開始集中出現蒸餾酒,那時候的口感就比較接近今天的酒了。

看著碗中之酒,湊近深呼吸了一口氣,仔細聞了聞,已然出現了淡淡的酒香。

看來,雖說元代還冇建立,但蒸餾酒的雛形應該已經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又忍不住了小酌了一口之後,江逸繼續說道:

“可汗九歲時父親便被毒死,之後又因為身世被泰赤烏部的塔裡忽台忌憚襲擊,不得不逃到帖兒古捏山,可還是被擒獲。”

成吉思汗拿酒又灌了一嘴,咕嚕咕嚕地吞下,像是被代入到了當時被抓的情形。

誰能想到,即便是一代天驕,也曾有狼狽逃竄的時候?

“當年若非本汗找準時機逃亡,又受到泰赤烏部屬民鎖兒罕失剌一家的救助,藏在羊毛車裡,今日,又怎可為蒙帝國的可汗?”

成吉思汗說道:“鎖兒罕失剌一家的恩情,本汗至今銘感五內。”

“也正因此,可汗在建立蒙帝國後,就封鎖兒罕失剌為千戶,並賜其“九罪而不究”之賞。”

江逸淡然回道,在這點上,成吉思汗真可謂做到了知恩圖報。

這大概就是命運使然,有的人一生隻需做對一件事,便可名留千古,即便在典籍之中,也可以清楚看到這位千戶的名字。

“後來可汗又投靠克烈部首領脫裡為父,開始凝聚力量,收服舊部眾,可冇過多久就被蔑兒乞惕部的人襲擊,不得不和其他幾位安答避入不兒罕山……”

“但可汗的家人卻全被擄走了,因此又經曆了一段狼狽逃竄的日子。”

“嗯,這又是一段本汗飽受苦難的時日。”

成吉思汗回道:“之後本汗請求王汗和蒙古劄答闌部貴族劄木合幫助下襲擊了他們,這才從蔑兒乞惕部手中奪回家人,還擄掠了大批財物和奴隸。”

“從那時候起,本汗就知道,必須要擁有一支屬於自己的兵馬,而且必須足夠強大!”

“在這之前,本汗必須要有足夠的自保之力,於是就和貴族紮木合重新約為“安答”,彼此連營互助了數年。”

成吉思汗已經記不太清到底是第幾年了。

江逸伸手劃過時空之鏡中的世界地圖,地圖跟隨著他手到的地方進行變幻,頃刻之間變成了蒙帝國時期的疆域地圖。

觀眾們都被這連貫的動作給驚呆了,他們現在可不認為這是特效,而是實打實的一種能力啊。

“老天爺,我要是有這能力,還用怕考試,直接手一揮提前看答案好吧!”

“哈哈哈,樓上你就這麼點誌向嗎,我要是有的話,就提前看彩票了!”

“我要是有啊,就偷偷看美女,反正也不會被髮現!”

“唉,我終於知道你們為什麼不能有了!”

許多觀眾在彈幕中設想道,也有人似乎明白江神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能力。

不過,誰知道江神有冇有偷偷看過彩票或美女呢?

這種事,他又不可能在節目裡播對吧!

觀眾們自行腦補出了各種大劇。

不知為何,這些彈幕居然出現在了江逸腦海。

江逸內心微微一怔,這是什麼操作?係統這是在明示自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