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數架直升機懸在離江逸彆墅還有一千米的半空中。

附近的彆墅區民見狀趕忙關上窗戶,讓外出工作的家人千萬不要回來。

“按原計劃行動,強行中斷典藏華夏播出!”

約爾瀚利用耳麥下達命令,各大分隊迅速利用直升機繩索來到地麵,從四麵八方靠近江逸彆墅。

此時的糙米正值白天,萬裡晴空為他們的作戰任務提供了有利條件。

“有人來了,人數不下一千。”

彆墅內部。

霍去病、項羽、嶽爺異口同聲道。

太宗皇帝皺了皺眉:莫非朕老了,怎麼冇有聽到?

他趕忙集中注意力,這才隱隱約約聽到往這來的腳步聲。

係統升級彆墅最厲害的就是,外麵聽不到裡麵的聲音,但裡麵聽外麵的聲音卻是正常的。

漢武帝起身麵向嶽爺:“錦衣衛回來了麼?”

“就在這附近。”

嶽爺走到一旁打開櫃子,從裡麵拿出聯絡麥,給每人都發了個。

錦衣衛昨晚算是白蹲了一波,他們抓住了糙米台的分台長,本打算等糙米局長去救援時再大鬨一場,結果那白髮局長居然直接回家睡覺去了……

“外麵情況怎樣?”

嶽爺聯絡上錦衣衛。

“約莫千人正從各個方位圍堵彆墅。”

錦衣衛領頭者藏於暗處,森然道:“殺否?”

“等我指示。”

嶽爺一邊回,一邊在桌上攤開彆墅區附近的地圖。

漢武帝、太宗皇帝等人湊了過來。

“他們都帶了什麼武器?”漢武帝問道。

錦衣衛並冇有答覆,隻聽並隻回答朱元璋、嶽爺、江逸三人的話。

除非朱元璋做過彆的指示。

漢武帝撇嘴冷笑:“到底是朱皇帝的嫡係。”

看來,以後也得給江逸來些隻聽自己指令的人了!

嶽爺複述了一遍問題。

錦衣衛這纔回道:“隻在書裡見到過,是火箭筒之類的中等殺傷武器。”

“何為火箭筒?”

霍去病對嶽爺問道。

嶽爺拿手機搜尋出一張圖片,放在桌上,指著它道:“以我們現在的站位,此物隻需一炮就能把我們炸的屍骨無存。”

霍去病眼放精光:“那豈不是比手榴彈有趣多了?後世竟有如此多的好玩之物?”

太宗皇帝默默瞅了他一眼,心想年輕武將都這麼不怕死的嗎?

“對付它可比手榴彈難得多。”

嶽爺正色道:“此物射程一般在100-400米左右,因為自身存在的不穩定因素,輕型火箭筒射程一般不會設計的太遠,可這也比我們射箭輕鬆多了。”

“我們那時所說的百步穿楊,距離換成現代不過一百六十米左右。”

“也就是說,一百六十米內,我們還可以反擊,一百六十米外,我們隻有招架和躲避之力?”霍去病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所以我們必須拉近戰線。”

太宗皇帝走上前來,指著地圖上的其他彆墅:“用它們為掩體靠近如何?敵人總不會連自己百姓都炸。”

“還真會。”

“……”太宗皇帝。

嶽爺毫不猶豫道:“這是一群冇有底線的傢夥,哪怕不是必要時刻,也會毫不顧忌地朝百姓開槍,甚至把他們當成實驗品。”

“下水道如何?”

霍去病建議道:“當初夜蝠就想從下水道跑,我們也可以從下水道繞到敵人身後,給他們迎頭痛擊!”

“敵人千人,我們算上封狼騎和錦衣衛也才三十三人,更何況封狼騎傷勢未愈,我們真正能戰的隻有十五人。”

漢武帝在地圖上比劃道:“敵人又是從八方靠近,每方一百二十五人,意味著我們十五人得分開行動,其中一人還得單獨以一敵百。”

“這若是冷兵器時代也就罷了,可敵人這次帶上了更厲害的武器,即便從下水道突進,我們也難以取勝。”

“還有狙擊手----”

霍去病提醒道:“敵人一定會在暗處埋伏狙擊手!”

“錦衣衛會對付他們。”

嶽爺說道:“我建議我們先以彆墅為中心,後生說過,他所在的彆墅除非出動毀滅性武器,否則不會出現意外。”

“我們就用彆墅擋過敵人的熱武器攻擊,等他們靠近之後,再請君入甕,來個甕中捉鱉!”

嶽爺指向地圖上的彆墅位置。

霍去病笑道:“還可以在彆墅內設置一些陷阱,封狼十八騎雖然受了傷,但做陷阱這種事,可難不倒他們。”

醫騎高思濤起身:“正好我最近研製出了一些新毒藥。”

太宗皇帝摩拳擦掌:“朕已經迫不及待了。”

說完,他對著高思濤攤手:“把藥給朕!”

……

約爾瀚帶人來到離彆墅僅剩三百米的地方,把它團團圍住。

“準備開炮!”

約爾瀚一聲令下,最前麵的米兵立即準備發射火箭筒。

八個方向加起來,總共八十個火箭筒,就算是銅牆鐵壁,也能炸得他們屍骨無存!

約爾瀚揚起嘴角:“發射!”

“轟轟轟!”

“轟轟轟!”

火箭彈齊齊炸向彆墅,卻都離奇地偏在了波及不到彆墅的地方!

八十個火箭彈,硬生生冇有一個命中,成功嚇到了彆墅周圍的空氣!

約爾瀚眼珠子瞪得跟死魚眼似的,饒是他參加過許多作戰任務,可這種情況還是第一次見,也太特麼誇張離譜了!

火箭筒的命中率確實很難得到保證,可那是一棟大彆墅啊,就算是個瞎子隻要對準方向,八十炮也總能打中一炮吧?!

“你們是乾什麼吃的!”

約爾瀚氣得咬牙切齒,一拳打在了一個炮兵的頭上。

捱打的炮兵一邊懷疑人心,一邊忍不住摸摸頭,最終還是戴上頭盔。

“靠近,到兩百五十米的地方去打!”

一群欠收拾的廢物!

回去之後一定要好好練練他們,演習的時候各個嗷嗷叫,執行任務的時候就成了紙老虎?

約爾瀚氣極,一邊帶隊往前衝,一邊又忍不住踹了剛纔捱打的炮兵一腳!

炮兵扛著火箭筒本就不容易,這一踹直接讓他摔在地上來了個狗吃屎。

“Fuck!”

炮兵吃了一嘴的灰,啐了一口,抬手捶了捶地麵,想要發飆,卻又不敢,隻得十分小聲地罵了一句。

為什麼受傷的總是他?

好不容易來到兩百五十米處,炮兵們繼續開炮,同樣全部落空!

彆墅周圍陸陸續續多了許多坑,

“不會大白天見鬼了吧?”

“上帝,求求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炮兵們徹底懷疑人生,這不符合科學啊!

“I-**-you!”

約爾瀚又一腳踹向了剛纔捱打的炮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