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宗皇帝雲淡風輕,當年頡利可汗二十萬大軍就和他隔著一座橋,他都敢帶著幾個人和他談判。

如今敵人加起來也就一千,又豈能入他的眼?

“你不是要談判麼?”

他很快判斷出哪個纔是為首者,對約爾瀚說道。

約爾瀚抬頭看向他,咧嘴道:“你真是李世民?”

“廢話!”

明明有人質在對麵手上,但太宗皇帝展現出來的脾氣硬生生被約爾瀚還大,這讓約爾瀚一時半會感覺自己居然有些被動。

到底是華夏人的祖宗……

約爾瀚快速調整自己的心態,用手指著身邊十幾個小年輕,對他說道:“把江逸交出來,你就可以帶更多的後世走了。”

“用江逸一命,換你們十幾條命,很值得吧?”

約爾瀚時刻關注太宗皇帝的表情。

太宗皇帝負手而立,板臉怒道:“你也配跟朕談條件?”

“你可知道,薛仁貴、李靖他們都做什麼去了?”

“你要是敢動他們一根汗毛,朕不止要誅你的九族,還要踏平這座城市最繁華的大廈,並聲明是你們惹怒了華夏!”

約爾瀚當即皺起眉頭,鼻子立即就被太宗皇帝牽製了住。

他賭不起,尤其是牛約最繁華的大廈!

那裡要是因為他出了問題,他之後的幾代人都彆想好過!

更可怕的是,那群人是真有這樣的能力,誰也不知道他們到底能做出多恐怖的事來!

“讓他們立即停止行動,否則我就殺了他們!”

約爾瀚拔槍對準了剛纔那個女孩:“我數三聲!”

說完,就把手指扣在了扳機上。

女孩淚如雨下,祈求般地看向太宗皇帝。

“三……”

約爾瀚嘴角撇起,還冇等他繼續,太宗皇帝直接說道:“一!”

約爾瀚:“???”

“你開槍啊,為何不敢!”

太宗皇帝居高臨下,霸氣十足。

約爾瀚手微微顫著,始終冇有扣動扳機。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談判的!

這要是華夏戰士絕對不會這樣做,他們一定會以人質的安全為第一,想辦法先穩住自己。

可這位皇帝卻是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居然硬生生跟自己拚底牌!

更可怕的是,自己壓根就不知道李靖他們到底是不是在那棟大廈……

他太自信了,自信到自己哪怕隻是被他看了一眼,都不由渾身發怵!

可若是不殺的話,那自己就徹底落入下風了。

約爾瀚想著,殺的話,冇準還有一線希望,不殺的話,就完全被動了。

他暗暗咬牙,就要扣動扳機。

太宗皇帝忽然說道:“是要賭上你這支部隊所有的榮譽和家眷麼?”

“朕就喜歡你們這種敢賭的戰士。”

他的話說完,其他糙米戰士立即猶豫了。

“教官,我們……”

“要不再想想?”

殺江逸到底是整個糙米的事情,做不到頂多挨頓訓。

可要是因此把自己國家和民眾得罪了,從而牽連到自己家,那可就關乎到個人利益了!

萬一民眾因此躁動,糙米肯定不會扛這個鍋,隻會把鍋甩給他們,那時彆說是立功,冇被拉出去做替罪羊就已經算是不錯。

約爾瀚說道:“怕什麼?我們是牛約最精銳的戰士,糙米不會拋棄我們!”

“可糙米同樣不會拋棄那些坐在寫字樓動動手就能給國家創造上億價值的人,那些人要是出了問題,所產生的後果可想而知……”

副官不得不和約爾瀚持對立看法,約爾瀚是米軍世家,冇準還可以利用家族勢力保命,但這個副官可是一步步靠自己走上來的。

他和大部分的士兵,都賭不起。

“你們是最好的軍人,本就該為了自己的國家犧牲!”

約爾瀚怒道:“不要忘了我們的身份和誓言,殺死江逸是我們最重要的使命!”

其他士兵們麵麵相覷,再冇有說話。

顯然,他們彆無選擇。

於是,一把把槍都對準了人質。

暗處,霍去病、嶽爺等人,都已經搭好了弓箭。

漢武帝拎起了兩個沙發枕,等會他會把這些拋下樓吸引一波火力。

項羽手持破城戟,已經做好了一躍下樓的準備。

他必須足夠快,否則會在米兵們反應過來之後成為活靶子。

江逸掏出了上帝之鞭,隨時準備給約爾瀚致命一擊。

現在最困難的,還是保全那些被對準的人。

約爾瀚這步棋,的確從一定意義上,反被動為主動了。

“動手!”

太宗皇帝怒喝道。

約爾瀚和米兵都愣了愣,這皇帝又在搞什麼鬼?

太宗皇帝背在身後的手伸到前麵,約爾瀚清楚看到,那手裡正拿著一個撥通了神秘號碼的手機。

“你下命令了?”

約爾瀚暗道不好!

太宗皇帝傲然道:“天下諸國,朕哪個滅不得?”

“今日你殺一人,朕滅一棟樓,你殺一雙,朕滅兩棟樓。”

“大唐足有六位滅國名將在此,爾等要戰……”

“那便戰!”

說完,他往後撤去,擺出了一副不顧後世的模樣。

約爾瀚從始至終不敢開出了那一槍,立即說道:“等等!”

太宗皇帝停下腳步。

“我不殺外人,你也彆讓他們動手,今日就在這彆墅一拚高下如何?”

約爾瀚終究還是妥協了,一棟樓他還能強撐,六棟樓可擔不起!

“把人放了,你們纔有資格和朕談條件。”

“不行,我們費儘周折把他們抓來,怎麼可能輕易放掉!”

“毫無誠意。”太宗皇帝抬起手機,正要說話。

約爾瀚猛地心生一計,說道:“我們放!”

他擺了擺手,讓那些被抓的人往樓上走去。

帶著這些累贅,你們就休想離開彆墅了。

約爾瀚咧嘴冷笑,自己為什麼非要鑽牛角尖呢?這纔是上上策!

太宗皇帝讓人質往江逸那邊走去,隨後,他一把丟出手機,摔在一樓地麵。

手機“砰”的一聲四分五裂,約爾瀚和米兵看著那雜牌機瞪大了眼睛。

假的?!

米兵們反應過來正要朝二樓開槍,江逸揮舞著上帝之鞭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