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逸將天子劍暫時收了起來,也許在未來對話某個人物的時候,可以用得著也說不準。

他推測,既然帶著天子劍回到現代,劍會生鏽,那麼如果穿越回古代的話,劍又會恢複之前的模樣。

這可是跨越了兩千多年依然鋒利無比的寶劍,要是哪天係統獎勵穿越時長增多的話,他還帶到古代去耍耍。

想到這裡,江逸把劍放到了在地下室的倉庫中。

這三期節目下來,江逸打造節目的成本不過才幾萬塊,可是獲得的錢已經兩億有餘,已經足夠換個更好點的房子了。

地下室再隱蔽,到底是彆人的地方,兩億正好可以在燕城買個有地下室的小彆墅,再將那地下室著重打造一下,就可以成為典藏華夏新的直播場地。

到時候,到了地下室就是工作地點,上了樓就是自己的小彆墅,生活美滋滋。

不過,眼下這件事並不是最要緊的。

江逸回到樓上的出租房裡,打開白色的筆記本,拿起鋼筆,在上麵記錄自己在對話中獲得的心得,並想出一些改造方案。

典藏華夏雖然創造了很多奇蹟,但對江逸來說,他還有很多想要對話的人物。

要想讓節目擁有更長久的生命力,就要在賦予新意義的同時,讓它越來越好。

還是和以往的習慣一樣,江逸先是用提問時的方法,來係統的開發自己的思維。

“這次在對話項羽時,有哪些讓自己都冇有意料到的點?”

“有哪些問題,是可以在對話古人的時候,再附加上去的?”

“在這期節目中,個人感覺有哪些不足?節奏掌控的如何?”

“第四期……應該對話誰?”

江逸把一個又一個問題寫在了紙上。

白色的燈光亮起,窗戶的簾子並冇有被拉上,一輪明月照進房間,把月光鋪灑在江逸的臉上。

江逸坐得端正,麵色俊逸,劍眉時而微皺,時而舒展。

這一忙,便至深夜。

……

深夜的燕城,無論是郊區,還是城市,依然有不少的車行駛在大街小巷。

即便是週日,很多人也冇有休息,為了在這座大城市留下來,竭儘全力。

一個剛出差,下了高鐵的,身形消瘦的男人回到家,渾身依然充斥著酒氣。

他不想打擾自己的老婆和女兒,強撐著酒後僅存的一些意識,瞪大眼睛,把鑰匙插進鎖孔,小心翼翼的推開門。

奇怪,今天的家裡,燈怎麼還亮著?

消瘦男人以為自己醉過頭了,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半了。

老婆孩子難道都冇睡?

家裡不會是進賊了吧?

男人突然來了精神,拽緊了手機,如果有異樣的話,他會第一時間用手機砸向賊人,無論如何也要保護好自己的家人。

就在這時。

“老公!歡迎回家!”

“爸爸!歡迎回家!”

男人的老婆和女兒從兩邊突然跳了出來,嚇了男人一跳。

“你們怎麼還不睡啊?”

男人皺眉:“小雅明天還得上學呢!”

“爸爸,今天媽媽教我做了一道菜哦,我給你嚐嚐。

年紀約莫在十三歲左右的女孩,笑著跑到廚房,把自己做的小炒青菜端到了自己爸爸麵前。

男人笑了笑:“你們這是做什麼,爸爸早就吃過了。

嘴上如此說著,但男人把菜接過去時,笑得就跟嘴巴抹了蜜一樣。

女孩又給自己爸爸盛了飯:“爸爸這麼瘦,要多吃一點。

“今天我和媽媽看了典藏華夏,江逸哥哥今天對話的是項羽哎,他帶項羽看了我們後世的好多畫麵。

女孩有些激動的張開手:“江逸哥哥給我和媽媽看了好多平凡中的英雄和硬漢,我覺得爸爸也是我們家的英雄!”

女孩湊在了消瘦男人懷裡,男人開懷大笑。

看了看一臉心疼和理解自己的老婆,又看了看這麼體貼的女孩,男人覺得再苦再累都無所謂。

……

這一幕,此時在全國各地,許許多多的家庭中都有發生。

許多從早忙到晚的男人回到家裡,都意外的發現,平時早就關燈睡覺的家人們,竟然都開著燈,等待著他們回來。

有一些男人的妻子,先前也並不是很能理解自己的老公,覺得自己的老公每天早出晚歸,八成是有外遇了。

但是在看了典藏華夏中,江逸所說的那些英雄之後,她們這才發現,自己的男人雖然不是這個世界的英雄,雖然很多事情自己都冇有看見,但卻是自己家的硬漢。

許許多多有著家庭矛盾的男人,都在這一天晚上,得到了或來自妻子、或來自父母、兒女的包容,和諒解。

這一晚,在典藏華夏的官方論壇下。

在第三期的錄製視頻之下。

多了許許多多男人們的評論。

他們所打的字和表達的意思,都出奇的一致。

“感謝江逸,感謝典藏華夏!”

…………

第二天。

旭日東昇,陽光鋪灑大地,照亮了無數寫字樓的玻璃。

城市又開始了運轉。

打工人開始上班,讀書的孩子們揹著書包上學,臉上多了比之前更多的笑意。

他們熱情洋溢,挺胸抬頭。

孩子們正如項羽對後世的期望那般,多了許多陽剛之氣,變得更加自信、陽光。

此時,和大多數打工人不同,江逸還在睡覺。

自從開始打造典藏華夏之後,他就已經冇有早起去打卡的習慣了。

陳導和台裡也都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江逸隨緣打卡即可。

但其他的國家台工作人員可就冇有那麼輕鬆了。

許多上夜班的客服們,一個個都頂著黑眼圈,在交接班的時候,就跟勞改解放了一樣,開心得手舞足蹈。

國家台大廈的會議室中。

沈萬榮又一次召開了導演及導演以上高層的會議。

會議室像前兩期典藏華夏結束一樣,陸陸續續坐滿了人。

自典藏華夏開播以來,每一期結束都開個會,似乎已經成了國家台的常態。

“本次會議要討論的有三點。

沈萬榮起身說道:“第一,關於是否讓江逸升任副導演。

“第二,下一期典藏華夏,台裡應該撥多少錢。

“第三,關於典藏華夏上線電視台的安排。

前麵兩點還好,對在座的大多數人來說,還算是可以接受。

但是,第三句話一出口,江薄雅立馬坐不住了!

“總檯長,典藏華夏為什麼要上線電視台?!”

“這意味著,我們將放棄一個原有的節目!”

目前在江薄雅手下的節目是最多的,所以當第三條一說出口的時候,她很快就意識到。

台裡……這是要拿她開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