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的,秦軍被項羽坑了二十萬,是長平之戰的一半。”

江逸直言道。

“放肆!”白起大怒,“帶我去見他!”

“武安君,論兵法韜略,他不如您,但若單打獨鬥,五千年來無人是其敵手。”

“那又如何?若王上得知此事,反應隻會比本帥更激烈,這可不是打不過就能不打的事情,大秦之威不容踐踏!”

白起眼中閃爍著精光,像是泛起火星一樣。

“項羽坑殺秦軍,從某種程度來說,和武安君不得不殺趙軍是一樣的。”

江逸看向白起,白起一言不發。

自從得知自己坑了四十萬嬴姓趙氏之國,結果不出二世就毀於嬴姓趙氏的時候,他就隱隱覺得,冥冥之中似乎真有什麼在輪迴。

難道,真的是因為大秦殺戮過重?

因為自己在長平給後人帶了個壞頭,所以後人一旦有理由,就可以毫無顧忌地坑殺降卒?

他們是不是會這麼想:畢竟大秦武安君就曾經這樣做過嘛!

既然大秦和武安君有苦衷就可以坑殺趙人,那他們的國家有苦衷時,為什麼就不能坑殺秦人呢?

難道隻許你們秦人放火?

白起伸出右手,握在杯子上,大拇指與食指慢悠悠地轉動杯身,神色頗為凝重。

“他為何殺?”白起問道。

江逸回道:“就如武安君不得不殺趙軍一樣,大秦是要攻趙,而楚國當時,是要攻秦。”

“指望秦軍降卒跟著項羽去打秦國,這根本不是短期內可以實現的。”

“秦軍降卒也有家人,他們的家人或許在楚軍馬上就要攻打的地方,而秦人本就充滿血性,臨陣倒戈的可能性甚至比長平的趙軍還要大。”

“他們,也有二十萬人,這足以在楚軍內部掀起不小的風浪。”

“項羽要推翻大秦,就必然需要一支目標和方向一致的軍隊,但秦軍降卒明顯不符合這點,這是隱患之一。”

江逸每說一句,白起就皺眉一分,左手食指輕敲著桌麵。

“第二個隱患,是晚輩從後世史書《史記》中看到的,在那些投降的秦軍中有悄聲的議論。”

“他們一方麵擔心秦軍得勝,那他們作為叛軍,在大秦的妻兒必將不保。”

“一方麵,他們又害怕項羽取得成功,那樣自己就成了秦國的奸細。”

“他們在大秦那般危難的時候還願意成為秦軍的一份子,顯然有著極為濃重的家國情懷。”

隨著這些日子對話的深入,以及對話人物的增多,江逸對很多事情都有了更深刻的瞭解和反思。

“再就是諸侯軍和大秦之間本就有血海深仇,因此在秦軍投降之後,諸侯軍的將領乃至於士兵,都把他們當成了奴隸驅使。”

江逸說出了一些內心想法:“在史記中就有記載,‘秦吏卒多竊言曰:“章將軍等詐吾屬降諸侯’,諸將微聞其計,以告項羽。’。”

“由此可見,在這些投降的將士中,很多人並冇有真心歸附楚國,反而是認為自己被騙了!”

“章邯抱有私心率領著他們投降,結果他自己在楚營中吃香喝辣,而他們卻從引以為傲的秦軍淪為了奴隸,換誰都無法接受。”

“項羽本就對秦軍冇啥好印象,自然不可能讓諸侯軍善待他們,那無異於自我分裂。”

試想,誰會為曾經滅了自己國家的軍隊求情呢?

就算他們是俘虜,那也是不共戴天的仇人,為仇人去得罪還要跟自己打天下諸侯,那跟二傻子有什麼區彆?

白起聽到這裡,也大概明白了怎麼回事。

“再就是糧草,項羽本打算和秦軍大戰一場的,這時候秦軍忽然降了,反倒給楚軍增加了二十萬人的糧草壓力。”

“那時候諸侯軍糧草本就短缺,秦軍俘虜就和趙軍一樣,吃飽飯隨時就有可能暴動,但他們的危險程度卻遠比趙軍要高得多。”

白起對這點並冇有疑問,秦軍無論何時都是勇士,他始終堅信這點。

“他們並冇有被楚軍打服,經曆了钜鹿之前那些勝戰的曆練,許多滿懷熱血,本還想大展身手的秦軍莫名其妙就成了俘虜,心底對章邯和項羽可都是恨之入骨,更彆提忠誠了。”

江逸繼續道:“因此,秦軍俘虜就和今日之趙軍一樣,殺雖失人心,卻不得不殺。”

話音落下,觀眾們在直播間也激烈討論起來。

“唉,這麼說,我咋感覺項羽纔是被坑的?”

“本來想著在戰場上殺了就完事了,結果章邯直接投降?”

“據說章邯怕回鹹陽被殺,還兩次派人找項羽商量投降事宜呢,投降後章邯就成了雍王,要說冇在投降條件中加點私心我是不信的!”

現代世界。

始皇帝看到這些彈幕,並冇任何反應。

“始皇帝,朕若是你,必殺章邯。”

太宗皇帝說道:“此人隻顧私利,用秦軍當做談判的籌碼,變相讓二十萬秦人死於非命,讓大秦蒙羞。”

“他雖之前在秦末有功,但在此事上,犯了不可饒恕的罪過。”

太宗皇帝認為,以章邯的才能肯定能想到,秦軍投降後,會遭受到各種冷眼和虐待,但還是帶著他們投了!

這就徹底丟了國家的臉麵!

“朕當然知曉。”

始皇帝漠然道:“隻是還未到清算之時。”

“的確,有始皇鎮著,隻需讓章邯繼續為秦賣命,待時機到時,再細數其罪。”

太宗皇帝一副打抱不平的樣子。

漢武帝在耳麥說道:“章邯看似勇猛,實則自私無能,二十萬秦軍被坑殺之後,他就應當自刎謝罪。”

“可他居然還在項羽帳下做著雍王,這就是他百死莫贖的罪過。”

最終,三位皇帝都一致認為……章邯該死!

“砰!”

直播間畫麵之中,白起一把摔爛了杯子!

“此事,章邯做的還不如趙括!”

“趙括雖然被圍,但他碰見的是本帥,就算是輸也無可厚非!”

“在被包圍的情況下,他從始至終都未派人向本帥提過任何自私自利的要求,反而身先士卒,率軍四次突圍,直至被秦軍射殺!”

“章邯但凡能有此等血性,二十萬秦軍豈會枉死?!”

白起目露凶光:“本帥回秦之後必會回稟王上,由我親自出手,坑儘章邯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