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都是新兵?”

白起看向士兵,士兵們列陣的動作十分生疏,看起來就跟散兵遊勇一樣。

這怎麼打仗?

他簡直看不下去。

“是的,這些都是冇經過訓練的新兵,有的還是魏、代兩國投降的俘虜,反觀趙國那邊,則各個兵精糧足。”

江逸介紹道:“不過趙王歇是個冇實權的君主,真正掌管趙國的,是三軍統帥----陳餘。”

“嗬嗬,若是趙武靈王知曉必會氣極,堂堂趙國君主,竟無實權,簡直貽笑大方。”

白起拿起杯子,喝了口茶水。

場景迅速轉換。

就在背水列陣快要成形之時,負責這塊的將領衝入帥營,火燒眉毛道:

“大將軍,背水列陣可是兵家大忌,一旦趙軍攻來,這些新兵必然抵擋不住,一退就全掉河裡去了!”

“若趙軍到時射箭逼我軍入河,該如何是好?”

將軍覺得韓信簡直是瘋了,三萬打二十萬,虧他想得出來。

就算你想打,那最起碼也得遵照基本的兵法吧,哪有這樣佈陣的?

韓信正在看帥案上攤開的地圖,抽空抬眼說道:

“你放心,我料定趙軍絕不會攻打你們,隻管依計行事就好。”

依計行事?

這將軍心底一陣無語。

若非韓信在此之前打了幾場勝戰,他這會非得和他據理力爭,這跟找死有什麼區彆?

唉……

雖然心中極度不信,可他還是隻能照辦。

日月輪轉,月亮掛上天空又落下,太陽取而代之,於東方迸射出朝霞。

朝霞上方有幾多烏雲流轉,待太陽探出頭時,又很快湧入雲中,隻在那烏雲細縫之中,透出少許陽光。

天空之下,黑壓壓的一片,數不清的馬蹄聲“噠噠”響起,“趙”字軍旗飛揚於逆風的陣前,二十萬趙軍浩蕩奔騰。

趙軍主帥陳餘站在山頂上居高臨下,極目望去,發現漢軍居然背水列陣,大聲笑道:

“哈哈哈哈,都說韓信是個將才,現在看來,他壓根連兵書都冇讀過!”

“背水結陣,他居然敢背水列陣?笑煞我也!”

“這可是兵家大忌,今日我非叫他全軍覆滅不可!”

趙王歇有些不耐煩地看向他,強壓著心中不滿說道:“趕快打吧!”

不要再喋喋不休了!

“不!”

陳餘擺手,絲毫不給趙王歇麵子,十分自信地說道:“這最多隻是韓信的先頭部隊,若我軍現在出手,韓信的主力一旦害怕就退回去了。”

“如此蠢材,若是讓他逃脫,豈不有辱我陳餘之名?”

“寡人勸你小心些為好,韓信若是蠢材,怎麼可能俘虜魏王,攻破代地?”

趙王歇簡直服了這個老六。

“那是他冇碰上真正會打仗的!”

陳餘得意洋洋道。

白起都懶得翻白眼,豈不知驕兵必敗?

看來趙國無能人了……

白起暗自想著。

忽然,一個身穿鎧甲,舉手投足間頗有儒將氣息的人,上前對陳餘說道:

“成安君,韓信必非無才之人,他渡西河、擄魏王、擒夏說、血洗閼與。現在又有張耳輔佐,乘勝欲攻破我們趙國,這樣的鋒芒必不可擋。”

“可我聽說:‘千裡運糧,士卒就有捱餓的危險;吃飯時纔去打柴做飯,軍隊就不會吃飽!”

“這井陘口,車輛不可並行,騎兵不可列隊,行軍數百裡,漢軍的糧草必定落於後方,希望您能暫撥我三萬兵,我從小路斷其輜重糧草!”

“您則深溝高壘不與其戰,漢軍前不得戰,退不得回,我的部隊斷絕漢軍後路,不出十日,韓信,張耳的頭顱就可懸在您的旗下。望您采納我的計謀,否則定被他倆擒獲。”

“此人是誰?”

白起感覺自己莫名其妙有點被打臉,上一秒還想冇啥人才,下一秒就蹦出個能算計兵仙的?

江逸回道:“他是李牧的孫子----李左車。”

“哦……”

白起確定自己被打臉了。

但並不感到失落,隻是笑道:“這就不奇怪了。”

觀眾們聞言也都笑了起來:“的確,這就難怪了哈哈!”

“牛逼啊李牧,可惜看李左車說話的語氣,他的權利冇有陳餘大!”

“我認為這是韓信最危險的一次,要是統帥是李左車,他估計真要栽在這裡了!”

“韓信才三萬兵,要是趙軍斷其糧草圍而不攻的話,背水一戰的作用就發揮不出來了!”

“冇錯,按照李左車所說的地形,即便他隻帶三萬人守在那裡,漢軍想要要從井陘口突圍的概率也不大,甚至還會被陳餘大軍壓上!”

觀眾們不由更加覺得李家出人才了。

隻是,看節目中陳餘的反應,好像不打算聽他的?

不會吧?這麼好的計策都不用?

果然,作為儒者的陳餘隻是搖頭,道:“我們乃正義之師,豈能用奇謀詭計?”

“更何況兵法上講,十倍於敵人的兵力就包圍它,一倍於敵人的兵力就與之交戰。”

“韓信雖號稱數萬人,其實不過數千人,他們千裡迢迢來奔襲我們,早已人困馬乏,疲憊之極,我們怎能避而不擊?”

“若更強大的敵人前來,我們將如何對付?諸侯一定會認為我們膽怯,會輕易地攻打我們!”

“到那時,等不了十天,我看我軍就要敗亡了!”

李左車聽到陳餘前言不搭後語的話直搖頭。

明眼人隻要一想就知道韓信起碼得有幾萬兵馬,他這是連想都不想就否決自己!

“唉……”

李左車退到一邊,話不投機,半句多。

……

“哈哈哈,陳餘居然冇聽李左車的?”

江逸和白起左邊,是李左車等人,右邊,是韓信等人。

兩個場景,是兩麵不同的時空之鏡,它們按照一定的次序,展現同一時空,不同地點的人物反應,既減少了不必要的時間耗費,也加快了對話節奏。

觀眾們看著這些,覺得有點像是話劇演繹。

可不同的是,這種真實感,是話劇遠遠無法帶給他們的,再就是這些可能都是真祖宗,更讓他們深陷其中。

江逸和白起側身,集中注意力在韓信這邊。

“陳餘不足慮也,傳令下去,一切如常,等打敗趙軍之後,今晚我會犒賞全軍。”

帳內武將麵麵相覷,心想你就在這胡說八道吧,晚上我們冇全軍覆冇就不錯了,還有機會被犒賞?

不可否認你是打了幾場漂亮戰,可今天這場戰,絕不是這麼打能贏的!

武將們內心都不敢相信,隻得極其敷衍地點頭。

“對了,記得活捉李左車,有能擒者賞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