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衝!”

先鋒敵人一聲令下,就要帶人衝進來,約爾瀚大聲喝止:“停下!”

“門突然開了,必然有詐!”

約爾瀚怒不可遏,一個個平時訓練都那麼有條不紊,就算是在對抗中也毫不遜色,怎麼這會火急火燎?

他們,這是被牽住鼻子了!

約爾瀚話剛說完,衝在前麵的幾人已經踏入彆墅。

場麵,出奇的凝重。

那些剛邁進去的人也都被約爾瀚嚇住了。

他們精神緊繃,以為肯定會出事情。

可是,這會除了裡麵所有的燈被關了之外,其餘,什麼事情都冇有啊?

江逸到底在搞什麼鬼?

約爾瀚皺眉不解,這應該是華夏人慣用的請君入甕之計。

可是,現在君已入甕,為何,冇有陷阱?

裡麵看起來什麼都冇有,可越是這樣,就越奇怪。

“砰……”

忽然,彆墅內傳來一陣東西滾地的聲音,先鋒敵人頭望向聲源處,頭頂的光照亮了那物體,發現隻是一個易拉罐。

他們不敢貿然前進,可執行任務就是這樣,難道因為不敢,就可以不用去了麼?

他們先是留下一部分人在門外,隻進去六七人試探,走到大廳中間。

依然什麼事都冇有,這纔有越來越多的人踏入其中。

約爾瀚通過光亮,也看清了彆墅內的環境,可他暫時也無法判斷,江逸到底在搞什麼。

即便是最頂尖的熱成像技術,也無法勘破那一座座掩體之後到底有什麼。

不一會後,大廳裡就聚集了一百多號敵人,他們靠著光亮不斷巡視周圍。

在不確定第一層是否安全之前,冇有人敢貿然踏上二樓,尤其是樓梯,剛纔可有不少人吃了煤氣罐的虧。

成吉思汗蹲在東麵的一個牆柱後,卸下背上大弓,從箭囊裡抽出特製的利箭,十分謹慎地拉開弓。

他看到那光亮照亮的黑影,正在不斷朝自己靠近。

看來,他是要暴露了。

成吉思汗殺心頓起,心想漢武帝他們怎麼還不出手,難道是刻意針對自己?

就在這時,二樓忽然響起了太宗皇帝的聲音:“糙米王八!”

聲音十分嘹亮地響徹在彆墅內外,許多人抬頭提槍,對準聲源處就是一頓掃射,但太宗皇帝早就撤開了。

在另一個方向,漢武帝抬起墨水桶,奮力一揮,把墨水潑向抬頭之敵,先鋒小隊迅速朝他這邊開槍,漢武帝快速後退,消失在了眾人視野。

眾人還冇反應過來,忽然覺得周圍是世界瞬間黑暗。

他們的光被墨水擋住了!

所幸,還有其他人有光!

他們朝漢武帝那個方向仔細看去。

可是,就在他們剛剛朝太宗皇帝射過的那個地方,太宗皇帝再次出現,手裡同樣提著一桶墨水,奮力朝抬頭的那群人潑去!

“出來,你們快出來!”

約爾瀚趕緊下令,這會他們已經進去兩百多人了!

就在這時,彆墅的門再次緊閉!

江逸也不指望約爾瀚還敢進彆墅,就像孫子兵法所說的那樣,當人數少於敵人時,就分而治之。

這會,還是有不少人可以看到光。

但墨水已經用去了不少,要是再潑的話,等到第二波就會捉襟見肘了。

始皇帝在監控室裡見狀,下令道:“立即射殺還有光之人。”

話音落下,成吉思汗、嶽飛和率先出現的八大封狼騎,從不同角度,順著光源處展開射擊,第一波出其不意,直接射殺了十幾人!

第二波,敵人已經反應過來,對準了剛纔放箭的所有方向,發動奔襲。

這時候,白起和另外十大封狼騎從另幾個方向開弓搭箭,各個箭上皆拉滿三支利箭,毫不猶豫地從敵人身後射去!

“噗嗤!”

“噗嗤!”

所有帶光的人,在頃刻之間全部中箭身死!

其餘敵人瞬間失去了所有的光明,已經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不少人手放到腰間,像是在摸索什麼。

始皇帝察覺到這一幕,果斷下令道:“殺!”

還冇等敵人掏出小手電,利箭源源不斷地射出!

“鳴!”

幾陣哨聲響起,敵人聞聲,轉身開槍,然而身後卻又射出利箭,徑直刺穿了他們的脖頸!

“撤!”

先鋒小隊轉身往後,想要破門而出,可從裡麵依然打不開門。

絕望,一股前所未有的絕望湧上心頭!

忽然,箭停了。

冇箭了?

先鋒小隊難以置信。

“呼呼!”

一陣呼嘯聲響起,小隊們不斷朝聲源處開槍,他們不知道那是什麼,可無論怎麼射擊,那向自己衝來的東西勢頭依然冇有減弱!

“轟隆!”

“啊!!!”

在最前麵的幾人隻覺得身上傳來一股滔天巨力,似乎是有什麼重砸在了他們腹部,分明冇有察覺到尖銳之處,卻讓他們忍不住暴吐鮮血!

“噗哇!”

七八人當場死去,其餘人不斷開槍,他們組成了三百六十度無死角陣型,卻依然看不到哪裡有人。

“砰砰砰”的聲音不斷從槍口傳出,可他們並冇有聽到任何哀嚎!

難道和自己交戰的不是人,而是鬼?

不,這世界怎麼可能有這樣的存在!

如果有的話,上帝一定會保佑他們的!

有一人試圖拿起剛砸死人的東西,忽地又有一陣“呼呼”聲響起!

所有人下意識低下頭,不敢拿自己的身體去擋,一杆像是長槍的東西,徑直刺穿五人!

“救命啊,救命!”

在江逸的允許下,外麵的人可以收到這些人的求救資訊。

但約爾瀚根本就不明白裡麵發生了什麼,隻得著急地問道:“到底怎麼了?”

“他們是魔鬼,是魔鬼!”

裡麵的人都快被嚇瘋了,太宗皇帝在二樓笑得合不攏嘴。

“不要再進來了,他們根本不是人!”

“誰說,本王不是人的?”

一個麵部都被嚇扭曲的人,忽然聽到,耳邊傳來一陣極度陰森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