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讓他出!”

漢武帝白了太宗皇帝一眼,太宗皇帝笑道:“哎嘿,我一條龍!”

“牌,冇了!”

“哈哈哈……”

太宗皇帝因為冇了墨水,隻能拿鋼筆在紙上寫道:“漢武帝和霍去病輸朕戰馬十匹,項羽輸朕……”

唉,和項羽打牌就這點不好,他冇啥能輸給朕的!

太宗皇帝想把項羽名字塗了,項羽忽然說道:“漢武帝還輸我二十匹戰馬,你可以挪一挪。”

“那太好了!”

太宗皇帝眼前一亮,在漢武帝的名字旁邊,寫了個:“ 10”。

“不打了不打了!”

漢武帝心疼啊,本想贏幾匹大唐的戰馬,這會居然輸得這麼慘。

“嗯嗯,那我去棋牌室打麻將去,也不知道誰贏了,我讓輸的那個人來和你們打,他運氣差,你們肯定能贏。”

太宗皇帝一邊起身,一邊合上賬本,把鋼筆放進衣袖,轉身往二樓跑去。

見到江逸的時候,太宗皇帝立即換了隻離江逸遠的手夾賬本。

江逸好奇地跟了過去。

棋牌室裡。

“一隻鳥!”

“兩粒米飯!”

“碰!”

“一塊大餅!”

“兩塊小餅!”

棋牌室裡傳來先祖們鬥爭激烈的聲音。

他們還不是很熟悉現代叫法,因此玩起來跟做飯一樣。

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們在棋牌室裡聚餐呢。

太宗皇帝湊到始皇帝邊上,問道:“始皇帝,你運氣如何?”

“什麼?你贏了鐵木真五百匹戰馬?!”

太宗皇帝這才注意到,嶽飛、帝辛和成吉思汗三人中,成吉思汗的臉色是最差的。

“鐵木真,你下去跟漢武帝打去,這不是你玩得起的。”

太宗皇帝擠到成吉思汗邊上,成吉思汗也不想再和始皇帝打了,趕緊開溜。

“太宗皇帝,朕等你好久了。”

始皇帝像是看土財主似的地看向太宗皇帝。

太宗皇帝單手搓麻將,單手開賬本,抬眸看著始皇帝,提高警惕道:“嗯?”

“朕從後世典籍中,見大唐初期就出現了曲轅犁,此物乃耕種之上品,朕要贏些過來。”

“好說好說。”

太宗皇帝財大氣粗道:“待此次事件過後,我讓後生去大唐給大秦拉一萬副過去,今天不管始皇帝能贏多少,朕都在此基礎上,加一萬副。”

一旁的江逸心想,這活不是不能接,隻是這一萬副,自己得搬多久啊?

江逸無奈,去找白起和帝辛先祖去了,發現他們二人正在下圍棋。

圍棋,春秋時期出現,傳說為帝堯所創,在西漢時期得以傳遍華夏,隋唐時期傳入小廢鳥。

“敵人還無動靜?”白起落下黑子,問道。

江逸點頭:“這塊彆墅區已經被封了,任何人都不能出入,許多糙米住民也被困在了這裡。”

“嗯,這屋內可有糧草?”

“有,足夠我們所有人吃上一個月。”

江逸根據女孩提前放桌上的信,找到了彆墅的地下室冷庫,裡麵囤放著水和各種食物。

也就是說,哪怕糙米斷了這塊彆墅區的水,他們也能和敵人耗上一個月。

這一個月對他們來說就是吃吃玩玩,對糙米人來說就相當於握著燙手山芋。

至於斷電?

對這些本就冇用過電的先祖來說,斷不斷電壓根冇有半點影響,隨便生個火他們都能玩不亦樂乎,簡直就是桃源小世界。

殊不知,正因為有糙米人封了這裡,才讓許多想殺江逸的人壓根混不進來,反而給江逸做了嫁衣。

江逸和白起、帝辛寒暄會後,就走到書房,提筆思考下一期要對話的人物。

真要在這待一個月的話,總不能什麼也不做。

華夏還有很多人需要對話的人,而下一個對話人物,江逸可不想像跟對話白起一樣,被太宗皇帝趕鴨子上架似的毫無準備。

唯有做好充足的準備,置身於那個時代,才能真正連通古今。

那麼,下一期,該對話誰?

該以什麼樣的形式去見他?

該問他一些,什麼樣的問題?

江逸在紙上,接連寫下這些問題,並開始思索。

這似乎像曾經那樣,也需要去四處去找找靈感,可如今他的活動範圍隻有這棟彆墅……

該去哪裡,尋找靈感呢?

對了,他可以嘗試去古代走走。

這是個不錯的主意,但眼下並不是最佳時機。

江逸沉浸式思考著。

另一邊。

彆墅外圍。

“為什麼不讓我們進去啊,我們去裡麵玩玩都不行嗎?!”

一群人用著各國語言,對把控在外圍的糙米人怒道。

要不是看到他們手上的荷槍實彈,這些人早就硬闖了。

“不是說你們是自由的國度嗎?”

“就是,裡麵到底發生了什麼,難道我們糙米真的打不過江逸那幾十個人?”

“快讓我們進去,我的家人還在裡麵!”

“查理家族已經釋出了懸賞令,你們阻擋我們,就相當於是在阻擋查理家族!”

許多人隻敢口嗨,卻始終不敢上前一步。

畢竟,對麵這群拿槍的,可是真能開槍的。

他們,可不會跟一群想要衝撞他們的人講道理。

就好似糙米並不禁槍一樣,隻要不禁,他們想要殺誰,看誰不順眼,都能很快找到合適的理由。

譬如,某某冇有第一時間舉起手來,殺。

譬如,某某剛纔把手往西裝或褲腰帶那裡靠了靠,殺。

隻要看不順眼,或帶有歧視,或心情不好,他們總能找到殺人的理由,不是麼?

也正因此,許多人望而卻步。

但這讓看守的人很不是滋味,他們明明是防止江逸逃跑的,這會怎麼跟成了江逸的保鏢似的,搞得誰都不能進去殺他?

那錢,他們也想拿啊!

糙米台裡。

史密遜得到查理家族的訊息後,迅速召開了應急會議。

“各位,我們要馬上決定,是否向上級申請解除對彆墅區的把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