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惡菩提搜尋許久都冇有看到陳大發,從樹上跳了下來,拍了拍衣服。

他隨便找了張桌子坐下,打算先飽餐一頓。

可是,他落座之後,警覺地發現許多人朝他投來異樣的目光。

難道他們認識自己?

不可能,除了蜂女人,見過他的都已經死了。

殺手榜單的挑戰規則就是可以憑藉任何手段,找到排在自己前麵的人,要麼打敗,要麼殺死,這樣就可以提升排名。

為了讓自己的身份絕對隱秘,他每挑戰一個就殺死一個。

在蜂女人挑戰他之前,他纔是殺手榜上第十的存在,可有一天蜂女人不知道從哪裡知道了他的相貌和身份,來挑戰自己。

就是在那一戰後,自己冇有能力殺死蜂女人,反而被斷了根,因此掉落第十名。

也就是說……隻有蜂女人纔有能力暴露自己!

但這,不符合殺手榜單的規矩,會被整個殺手界追殺!

這麼多年過去,她都不曝光,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

惡菩提想了想,還是不認為有這種可能性。

這些人應該隻是覺得自己太大個和殺氣太重而已。

可下一秒,他感覺自己的臉火辣辣的疼!

“你們快看!這不是惡菩提嘛,那個被蜂女人閹了的人!”

“就是他,你看他脖子上的血菩提,是狼牙狀的,肯定錯不了。”

“嘖嘖嘖,我還以為會跟電視劇裡的公公一樣都娘娘腔呢,冇想到竟然是個魁梧大漢。”

隔著一桌的距離,幾人輕聲細語地交流道。

大聲嘲諷那是傻子才做的,可他們不知道,對於惡菩提這樣的人來說,聲音大不大並無兩樣。

惡菩提一拍桌子,麵前幾把刀叉驟然飛起!

他伸出右手全部抓住,往右一揮,刀叉徑直朝說話幾人的喉嚨刺去!

有人發現試圖抵擋,可手還冇伸出,脖子就已經被穿透。

這其中,還多了一把飛刀並冇傷到人,“砰”地一聲插在了圓桌邊沿!

那張桌子邊坐著的人嚇了一跳,忍不住湊過來一看。

刀尖,插住了一支蒼蠅……

“高手,這是高手!”

“這是人可以做到的嗎?”

“麻的,跟這樣的人搶人頭,那不是找死嗎?”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真的難以相信!”

惡菩提這一出手,直接嚇跑了一批本就是來湊熱鬨的雜牌隊伍。

見到這一幕還留在這裡的,大多鐵了心要殺江逸。

周圍,源源不斷的目光傳來。

但這一次,冇有戲謔和嘲笑,唯有敬畏。

惡菩提喜歡自言自語,以及跟對手說話,但人多的時候,他經常一言不發。

隻因那缺掉的東西,不可逆地讓他的聲音發出了改變。

其他人都自顧自地吃了起來,知道一定要和他避免正麵交鋒。

隔了老遠的幾個餐桌,同樣在殺手榜上的一些殺手,聽到惡菩提在這,生出了挑戰之意。

“我們應該拉攏惡菩提殺死江逸,但錢必須全部歸我們。”

“笑話,我們應該聯合殺死惡菩提纔對,一旦讓他抓住江逸,哪還有我們的份?”

“有他在,始終是一個隱患啊。”

殺手們意識到,在彆墅區內,最棘手的敵人不是江逸,而是惡菩提。

在他出手的時候,混跡在人群中的陳大發,也留意到了他。

他看到了清水集團釋出的新聞,知道惡菩提的身份。

江逸危險了!

陳大發皺緊眉頭,應該怎樣才能幫助到他?

他不敢直視惡菩提太久,隻用餘光瞟著那個方向,一邊隨意拿了點吃的。

江逸見這裡聚集的人突然多起來,心念一動。

時空之鏡很快顯示出具體畫麵。

見到死去的蒼蠅和人,江逸心想,未來幾天一定會很有趣。

這一波,肯定能吸引到不少牛鬼蛇神。

另一個房間。

霍去病和嶽爺正在一個房間,項羽一個人實在睡不著,就來找他們玩了。

他本來想玩幾把鬥地主,可發現這兩一致看向窗外,也就湊過頭來,剛好和他們一起看到外麵發生的事情。

“此人有點意思,比夜蝠要強不少。”

霍去病顯露出戰意。

他一直在渴望一個對手,隻希望對方能晚點被自己打死。

三拳兩腳就解決的,實在太冇意思了。

“他應該能在我手底下多過幾招。”霍去病嘴角微揚。

項羽說道:“不知本王一拳能否打死他?”

“彆彆彆,我要留著玩的,他是我的!”

霍去病好不容易碰見箇中意的,哪會讓項羽出手。

“行吧。”

項羽點點頭,心想這有啥好玩的,還不如鬥地主。

餐桌上,惡菩提一邊拿起蛋糕,一邊想:

他應該用那幾招去打死項羽,用哪幾招去製服霍去病?

再加上還有帝辛、嶽飛這些人……

如果他們一起出手的話,自己最多隻能有七成勝算……

到底是華夏先祖,終究不能掉以輕心,算六成吧!

惡菩提神色出奇凝重。

“他們應該已經看到了我出手的畫麵,這會礙於我的虎威,必然不敢出現。”

“我得先去查查,究竟是誰出賣了我……”

惡菩提低聲呢喃,起身往彆墅區外走去。

如果是蜂女人的話,自己哪怕和她同歸於儘也要弄死她!

這個被自己毀容的女人,她讓自己失去了一輩子的快樂,她本就該死!

拿出手機,走到彆墅外圍,眼看來了信號。

正要打電話問問怎麼回事,忽然看到新聞彈窗----

“震驚!殺手榜排名第十的殺手惡菩提居然是那個!”

他果斷點了進去,上麵出現了一係列自己的資料!

“這下錯不了,肯定是蜂女人!”

惡菩提又開始了他的自言自語。

就在這時,一個身姿窈窕,穿著紅衣服的女人,手抬在肩膀的高度,拎著個粉紅色的包,一扭一扭地朝他靠近。

“嗨~”

女人衝他笑了笑。

“彆裝了,我還會認不出來你麼?!”

惡菩提拔出飛刀,他正憋著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