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罷了,你們守住彆墅門,咱自己奪一把!”

朱老祖看錦衣衛實在離得太遠,也懶得再多作部署,他一眼就盯準不遠處一個拿刀的殺手,雖說比他的明刀差遠了,但勉強可以一用。

極速衝到這殺手麵前,那殺手見到朱老祖不由一愣,這年頭老頭都要錢不要命了?

想歸想,他也知道戰場上即便是老頭也不能掉以輕心,掄刀朝朱老祖砍去!

誰知,這個在他看來本該一刀就無的老頭,居然握住了他的手腕!

還冇等他反應過來,老頭手掌發力,強烈的劇痛湧入他的筋脈,逼得他不得不鬆刀!

朱老祖另一隻手眼疾手快地接過,但他並冇有第一時間殺死麪前之人,而是轉刀頭也不回地插向身後。

“噗嗤!”

身後,一個打算偷襲他的殺手,被一刀貫穿肺腑!

朱老祖肆意抽刀,這才插向前麵的殺手,轉瞬之間便已乾掉二人,從赤手空拳到手握鋼刀。

另一邊,錦衣衛得到命令之後,利用攀樓索從高樓一躍而下,守衛在彆墅四門。

他們的到來徹底宣告----此路,不通!

霍去病按照時空之鏡上的位置,快速衝到惡菩提和蜂女人所坐的桌子,卻發現二人早已不見。

“跑得倒挺快!”

霍去病在耳麥說道:“那二人不見了!”

正當他說話之時,忽覺有東西從身後射來,迅速側頭一閃,飛刀順著他太陽穴外一厘米處劃過。

霍去病立馬轉身,卻已不見惡菩提的蹤影。

周圍,源源不斷的殺手朝他衝了過來,霍去病緊握梅花槍一通亂殺!

陳詩瀾處,幾個華夏人把她和陳詩瀾、劉明圍在中間,一同抵禦著來自廢鳥的殺手,經過剛纔的交戰,雙方殺手都有不少損傷。

眼看,廢鳥人越來越多,而華夏人卻越發減少。

“嗬嗬,還有不要錢的華夏人。”

廢鳥殺手拎起一個重傷的華夏人,一刀抹過他的脖子,朝陳詩瀾和陳大發逼近。

“就是因為你,害我們死去了那麼多同伴----”

廢鳥殺手逼近陳詩瀾,陳詩瀾緊盯著他,早已不把生死放在心上。

殺手抬刀,朝著她的腹部紮去!

“不要!”

恢複了些許氣力的陳大發拚命地想要擋上去,可完全來不及!

“砰!”

忽然,一支長鞭乍現,刺穿了殺手的脖子!

江逸及時趕到,奮力揮鞭,殺手的屍體就像棒球似的砸在其他殺手身上!

陳詩瀾和陳大發等人見到他,都不由鬆了口氣……

江逸來不及敘舊,先是扛起離他最近的陳詩瀾,正要去抗陳大發和劉明時,封狼騎兵到了!

高思濤和羅剛分彆扛起陳大發和劉明,其餘騎兵扛起其他幾位傷員。

“送他們進彆墅!”

江逸趕忙帶著封狼十八騎殺出一條回去的路。

忽然之間,剛纔還看似一致對外的華夏殺手,拔刀對準了江逸!

江逸感受到一股強烈危機湧上心頭,他冇有回頭看,而是根據潛意識裡的危機方向,反向邁開腳步!

一把刀從他的腰間三厘米外劃過,江逸看著那出手的華夏殺手,前所未有的殺心頓起。

爛泥,扶不上牆!

殺手橫掃朝他腰砍來,江逸揮出上帝之鞭,將他整個人劈成兩半!

他差點,中了自己人的計!

不,他們不是自己人!

也許的確有人是真心發出那樣的呐喊,可許多人從始至終,都是一些奔錢而來的殺手!

他們在利用這股熱血,騙出他和彆墅裡的先祖,騙取他們的信任,然後從背地裡捅刀子!

“所有先祖注意,所有先祖注意!”

江逸趕忙利用耳麥說道:“很多人並冇有變,他們依然是衝我們來的,不要中計!!!”

亂,前所未有的亂!

誰能想到,那群剛還義憤填膺發出聲音的人,隻這麼一會功夫,就暴露了本性!

“哈哈哈,哈哈哈----”

暗處,夏利克拿望遠鏡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大笑出聲。

“這,纔是人性,剛纔可把我嚇了一跳!”

先祖們聽到江逸的話,頓時知道也被算計了。

“一群廢物!”

“後世怎如此不堪!”

始皇帝身後,一個華夏殺手掏出刀子對準了他,所幸白起及時發現,,一劍刺穿他的腹部!

漢武帝、太宗皇帝、帝辛等各位先祖,都或多或少地麵對了這樣的局麵!

江逸環顧四周,看到這一切,恨不得把這些華夏殺手全部處死!

他們利用了先祖對他們的愛,他們冇有心的!

剛纔先祖們對後世的好印象,頃刻之間,土崩瓦解!

“不爭之輩!”

“江逸,送朕回去,朕不要為你們而戰!”

漢武帝勃然大怒,一個華夏殺手又從他身後掏出刀子,就在這時,一個真心喊出口號的人擋在了漢武帝身後,死死地抓住了那把刀!

他的雙眸瞪得血紅,暴吐鮮血的聲音吸引到了漢武帝的注意力,漢武帝轉身給了那殺手一劍,看著為他擋劍的華夏人,又陷入了矛盾!

對話古今,為什麼要對話古今!

這一刻,江逸前所未有的迷茫,這還能有救嗎!

外域人騙不到這些先祖,可這些先祖的後世,卻利用先祖留下來的兵法,利用他們對後世的感情,給先祖挖了一個大坑!

這要是在他們的時代,誰能夠欺騙得了?!

江逸想不到答案,為什麼會這樣!

他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把陳詩瀾等人帶回去,然後出來把所有到這的殺手,不管他是不是華夏人,都一個不留!

他加速往前衝去,瞳孔忽然出現了幾隻小蜜蜂!

是那女人的毒蜂!

“小心毒蜂!”

江逸當即確定出處,並利用耳麥提醒大家。

顧不得多加思考,往左邁出一步,毒蜂紮空的瞬間,迅速調整方向刺向他的側麵。

江逸速度不斷加快,在人群中不斷穿梭,源源不斷地有人因為被紮倒在他的身後。

“咦?”

隱秘的角落之中,蜂女人見到江逸的速度皺起眉頭:“他很快。”

“是你太愚蠢了,非得從他正麵進攻?”

惡菩提怒道:“就不能咬他的腳?”

“我做事,你最好少插嘴!”蜂女人瞪他道。

江逸帶著陳詩瀾很快回到彆墅,封狼十八騎扛著其他傷員緊隨其後。

彆墅大門“砰”地一聲關上,幾隻想跟進來的毒蜂在離彆墅門還有毫米之間時灰飛煙滅,蜂女人氣得直咬牙。

眼看所有的傷員都陷入昏死狀態,江逸馬上對高思濤說道:

“思濤,由你帶領五大封狼騎組成機動醫療小組,負責戰場醫療。”

“諾!”

高思濤接令,迅速點出有些療傷基礎的五人,馬上開始初步治療陳詩瀾和陳大發等人!

現在最最重要的,是保住他們的命!

“毛文澤,由你挑選五大封狼騎組成機動救援小組,負責救援受傷的人,華夏殺手除外!”

“諾!”

毛文澤抱拳接令,點出五大偵查騎兵!

“羅剛,其餘五人由你帶領,負責在戰場上機動殺敵,隻要不是我們這邊的……”

江逸麵色出奇狠辣:“皆可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