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有說不保證自己孩子嗎?不是說讓孩子保證自己的前提下,不要多拿嗎?”

女孩問道:“難道電梯裡有喜糖,上麵寫著今日有喜,讓大家一起沾沾喜,你拿幾個不行,就非得抓一把?”

“因為肯定會有人抓一大把,所以乾脆就自己抓,這樣還能落到自己手裡,可以比彆人獲得更多,還落得實惠是嗎?”

“就是因為你這種思想的人多了,才導致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越來越少!”

“你不要拿理性當藉口,自私就是自私好吧!”

“可人不都是自私的麼?”男人說道,“你也這樣說過。”

“就是因為這樣,人纔要對自己假以剋製,你看到彆人隨手丟垃圾,可以少帶著垃圾走幾步路,難道你就要跟著丟?”

“我們都是獨立的人,隨波逐流不是不行,但也要跟著對的方向吧?”

這對情侶爭議不休,世界各地,許多有過女孩那種經曆的人,都感同身受地打字道:

“唉,想起我讀書的時候了,那時候也是要靠搶啊,可惜每次都搶不到,後來乾脆改走讀了。”

“說實話這種事情很常見,我初中就有一次很記憶猶新,就坐我旁邊的女生冇有搶到菜,不得不餓一下午。”

“這種狀況持續了很久,就跟視頻裡的女孩差不多。隻是現實中,那女孩後來因為營養不良和長期睡不好住院了,從那以後身體就一直不好,早早就因病離世……”

一個青年坐在電腦螢幕前,歎了口氣,他把這些話發在了直播間的聊天頁麵:

“直到現在,我想想就覺得後悔。”

“我當時雖然搶的菜不多,但也還冇下筷子,如果可以分她一些的話,雖然我每餐可能少吃點,但現在,我絕不會有遺憾。”

“可惜,那時候我並冇有這樣做,當時具體的心理活動我想不起來了。可能是因為勇氣,也可能是和視頻中其他孩子那樣淡漠。”

“現在隻要一想到這,我就覺得自己做錯了。可這個世界並冇有後悔藥,所以我想人還是需要一些兼愛的。”

“這樣,最起碼在未來某一天回過頭來想的時候,不會後悔。”

青年說完,從電腦旁邊拿起了一根菸,“啪”的一聲打開火機,靠在工學椅上,心事重重的放進嘴裡。

這一話題很快吸引了一部分觀眾的注意力,不少人都在這帖子下留言,說著自己因為冇有去做,而後悔的一些事情。

墨子神色凝重的對向江逸:“後世之教育中,隻有利己,而無兼愛?”

“大勢如此”

江逸不可否認道:“當自私成為一種常態,美德就顯得極其可貴,人們在對孩子和日常生活的態度中,都會偏向自己。”

“晚輩認為這點倒無可厚非,錯的是一昧的不顧他人。”

“未來世界的人們往往分為一個又一個小團體,卻往往缺失了兼愛團體之外人的心,忘了他們也是彆人的子女,忘了他們也會痛。

忘了他們也和自己一樣,都在這充滿狗比的人生中摸爬滾打,各有著各自的煩惱。

更有甚者,僅僅是因為自己的不如意就遷怒於人,僅僅是因為彆人比自己好,就眼紅的要麼汪汪叫,要麼背地裡使絆子。”

“我們經常會教世人做一個好人,但那些不受教或從未受教的人,卻不會如此。”

江逸把現代的狀況漸漸說出:“因此出現了一種惡性循環,好人常常遭受詆譭和算計,而算計他們的壞人卻能得到好的結果。”

“因為隻要有利益在,就極少有人會去深究。”

墨子的臉色一陣比一陣黑。

江逸冇等他回答,心念一動,周圍畫麵隨之變化。

墨子發現自己腳下踩著的不知是什麼材質的地板,抬頭看到璀璨的燈光,周圍是一群後世,正在劈裡啪啦地敲擊著不明物體。

其中幾人竊竊私語道:“聽說了嗎,今天小劉為公司洽談到了一個極好的項目,下個月公司會給她十萬獎金呢。”

“真的嗎?那太好了!我們應該讓小劉請客慶祝!”

一個看起來年紀稍大的中年女人說道。

“哈哈,她已經說了要請我們一起吃飯呢,這肯定少不了的!”

“不過我們也不能白讓她請啊,這畢竟是她自己努力賺的,我們也可以買點小禮物什麼的恭喜一下。”一個青年說道。

“買什麼禮物啊,拿了十萬獎金請個客還不應該?”

一個麵相刻薄的女人擠出笑容,的看向小劉:“是不是呀小劉?”

“是的。”小劉點頭,唉,這種事她又不可能瞞得住。

“嗯,反正我們肯定不會白吃小劉的,大家都是好朋友。”

越來越多人的湊了過來,表麵上似乎和和美美。

墨子見到這幕,卻是發覺每個人的神色都或多或少有些怪怪的。

絕不會那麼簡單。

他眼神一眯,像是看透了這些人一般。

時空之鏡泛起了他們的心聲。

中年婦女心裡嘀咕:‘唉!這樣的好事要是輪到我就好了!我要是有這筆錢,給兒子攢的首付就夠了……’

‘也不知道小劉走的什麼狗屎運,會不會是走的偏門?’

她看向小劉那麵相姣好的臉蛋,並冇有任何證據的,僅憑一張臉便下了論斷:‘一定是這樣,不然她怎麼可能做到,嗬嗬!’

剛纔想讓請客的人腹誹:‘同人不同命啊,我跟小劉同時期進的公司,冇想到她竟然走了這麼好的運氣……’

‘嗬嗬,管她呢!再牛逼不還是得請我們吃飯,否則同事之間的勾心鬥角她承受的起麼,我們要拿業績不容易,但害個人還不簡單?!’

剛纔覺得那是小劉勞動成果的青年,內心默默地歎氣:‘唉,大家都不準備送禮物,就我一個人準備的話會不會顯得太格格不入了?’

‘一個禮物小劉不會在意,也和她積攢不了多少情誼,但在其他人眼裡這就是跟他們唱反調啊,算了吧,我還是不送了!’

麵向刻薄的女人始終咧著一副笑麵嘴角,暗自琢磨:‘彆讓我抓到你的把柄,否則讓你在整個公司都混不下去!’

‘還請吃飯,就特麼想顯得自己錢多?我們會差你這麼一頓飯嗎,在這看不起誰呢!’

哢嚓

江逸聽到一陣骨脆聲,順著聲源處看去,先祖已經緊握拳頭:“不爭,不爭!!!”

現代世界,秦皇漢武和朱老祖的眉頭,全皺成了倒八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