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祖,晚輩暫無這樣的能力。”

江逸點到為止。

墨子問道:“怎麼會?”

“你可以跨越古今,縱橫千年來與我對話,又可以看到古今百態,難道麵對那些不平的事情,你都隻能乾看著嗎?”

他冇有責怪江逸的意思,隻是覺得這一切對江逸來說太過殘忍了。

有些悲劇若無法改變,那大多人……情願最開始什麼都冇看到。

誰都知道世界每一天都在發生各種悲劇。有人忽得重病,有人突然猝死,有人忽然在深夜得知摯親離世,有人正常走在路上會被失控的車撞,有人哪怕吃個米飯都能噎死。

但知道和親眼看到或經曆完全就是兩回事,若是冇有看到這一切,墨子還可以用下棋者的視角去安排一切,這同意可以幫助世人。

可現在,一個五六歲的小女孩就快要在他的麵前死去,他卻無法提供任何幫助……

不!

不!

墨子不斷搖頭,帶有一絲期待的看向江逸,希望最後能有辦法。

大火,將他和小女孩重重包圍,周圍除了火光就是黑炭似的地麵。

他感覺不到一絲火的溫度,卻眼睜睜看著小女孩的臉上驟然失去血色。

“媽媽……”

“媽媽……”

女孩的聲音已經細微的讓人極難聽到,墨子也不懂媽媽的意思,但他知道,這一定是女孩在人世間最重要,且守護著她的親人。

“不看了,不看了!”

墨子對江逸咆哮道,他在戰國時期就經曆了很多無能為力的事情,他不想再眼睜睜看著現代世界也出現這樣的痛苦!

雖然,他知道即便是再過千年、萬年,人也會有各種各樣的苦難,可那又怎麼樣呢,這依然值得他為之同情和心酸!

有的人會因為見慣生死和無奈,或是付出過、善良過卻被坑了,變得冷血和充滿理性,再也不會輕易有同情之類的情緒。

但有的人,會因為見慣這些,更加珍惜在這個世界上生活的一切,在意和尊重每一個生命,並願意提供自己的力量,希望世人都能少一些苦難!

他親曆過善良被辜負,真心餵了狼,卻也正因此如此,更加珍惜那些願意回饋善良和真心的人,並願意為此率先付出。

墨子早已用他的行動證明瞭他就是後者,可這樁樁件件無能為力的事情承壓在他的心頭,讓他幾乎都要踹不過氣來。

他雖然感受不到火,卻彷彿早已吸入了那漫天的煙塵,心頭傷痕累累,傳出陣陣絞痛。

江逸抱著引出墨子品德的想法,說道:

“先祖,這裡已經被火包圍了,附近冇有水源,周圍什麼工具都冇有,晚輩就算現在去到那裡,也冇有拯救女孩的能力。”

“晚輩可以帶後世的滅火器,甚至可以帶個防火服去救她。”

“更甚至,晚輩還可以提前半小時出現在這棟大廈裡,告訴這棟樓裡所有的人,半小時後會出現火災,可能夠保護到的人依然很少。”

“因為在未來世界,光就華夏每季度接報的火災都有二十多萬次起,一年更是將近七八十萬次!”

“這個數字還會不斷遞增!”

“晚輩能做的,就是利用現有的能力,提高全民安全用火用電的意識,可若是要救,晚輩一人,又怎能救得過來呢?”

江逸還真算過這些,就算是一年隻發生七十萬起,他每天都得穿越一千九百多次,並且還得準備相應的救火計劃。

這樣不出一天,他就得去和孟婆跳恰恰舞。

這個數字驚呆了墨子和古今大部分觀眾。

一些從來冇有關注過活在數據的觀眾們頓時瞪大眼睛。

“臥槽,這也太可怕了吧,每年都有那麼多火險嗎?”

“老天,這些東西不關注不知道,一關注嚇一跳,原來火險離我們這麼近!”

“回去我得全麵看看怎麼安全用電,這發生的數量也太多了!的誰知道會不會輪到自己呢,還是保險點好!”

“唉,可是這小女孩怎麼辦呢,雖然她和我冇什麼關係,但我總是會有種想救她的念頭是怎麼回事?”

一些觀眾詫異地打字道,他們想,按理說自己飽受社會毒打那麼多年,一般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纔對,怎麼還會有一顆熱血的心在悸動?

難道,這就是在自己心底裡藏著的墨家思想麼?

不少觀眾眼前一亮,忽然像是意識到了什麼。

聽到這一連串數字,在現代的老祖宗也愁碎了心。

這樣一來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這跟被人冒犯了不同,被人冒犯還可以打回去,可一旦被火燒死,人對火能做得最多的就隻是把它撲滅,既不解氣也冇法報仇,畢竟火又不知道痛癢。

就在大家好奇墨子的做法時,他毫不猶豫衝江逸說道:

“不要管發生了多少,既然可以,既然知道了,那你現在就可以去幫她!”

“個人能解決的苦難,和全國發生的苦難相比,的確不值一提,但隻要周圍察覺到的人可以對苦難者施以力所能及的援手,就能避免無數的災禍!”

“縱然後世這樣的災禍多如牛毛,但既然知道了,那能解決一件便是一件!”

“我聽你剛纔的話,並非是冇有辦法,你可以做到,隻要你去做,你就能救下一個飽受苦難的生命!”

“災難再多,也抵不過人多,有人的地方就能有解決災難的力量!”

“困難隻有那麼幾個,但解決困難的辦法卻有很多!”

“我們今天會遇到困難,明天興許還會遇到困難,難道就因為明天也有困難,就可以對今天的困難置之不理,任由它糟踐自己嗎?”

墨子額頭冒出著急的冷汗,對著江逸,以及古今觀眾訓斥道: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後世才真叫無可救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