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陣玻璃碎裂的聲音響起,本就被火燒殘破的玻璃有著各種足以致命的棱角,他毫不猶豫地帶小女孩躍出。

刺痛感不斷從各個部分傳來,男人的身體從二樓墜落到地麵,“咚”的一聲發出巨響!

“嗯哼!”

胸膛像是有什麼東西就要湧出,他硬生生給止了住,強忍著各種劇痛,抱著小女孩趕快離開樓下。

幾個男人朝他衝了過來,男人放心地把女孩交給了他們:

“救人,快救人!”

“你也受傷了!”

有人朝他說道,男人的鼻子和臉正在流血,腰間也露出一片血紅。

“先救她,快!”

男人瞪大眼睛,暴怒道!

見小女孩進了救護車,男人腦海一直緊繃的弦終於鬆開,不由咧嘴笑著。

突然,他臉色一變。

這周圍的一切,怎麼在轉?

怎麼好像有蟲子在腦子裡叫?

好暈……

“砰”地一聲,在大多人都去關注小女孩的時候,他無力的倒在了地上。

“老陳!!!”

“老陳!!!”

幾個消防員果斷衝了過來,趕忙幫他做著急救。

“醫生,醫生!”一個消防員大喊道。

男人拚儘力氣,衝他搖頭,虛弱道:“受傷的人太多了……”

“把……把醫生,留給群眾……”

說完這句,男人徹底暈了過去,周圍的呐喊聲像是近在眼前,又像是不知從哪裡傳來的空靈聲,十分的……遙不可及。

觀眾們一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也顧不得和外域人爭,趕忙說道:

“他冇事吧?”

“可千萬不要有傷亡,消防員太危險了!”

“嗚嗚嗚,一年七十多萬火災,我國六百多個城市,就算每個城市平分下來,一年都有一千起,相當於每天都會發生三起左右,消防員們不知在多少不為人知的角落,為我們的安居拚了命!”

“那個時候,我們可能正在上班的路上,可能正在學校裡讀著書,也可能正在空調房裡吃著西瓜,可能正在床上看著書,但他們,卻始終不是在拚命,就是在準備拚命的路上!”

“嗚嗚嗚,我現在看到消防車就想向他們致敬了是怎麼回事?”

“原來真的冇有什麼歲月靜好,真的有人在為我們負重前行!”

華夏各地的小中大學和寫字樓裡,以及農村城鎮,每個看到這個節目的人,心中都有著或多或少的感觸。

學生們看著消防員虛弱的臉頰,腦海裡始終迴盪著那句要把醫生留給群眾的話……

他們終於明白,原來這千年以來,那些看似早已不複存在的墨家思想,一直就存在於這個社會!

原來一直有這麼一群人,就像千年以前的墨者一樣,拿著最低的工資,過著勤儉的生活,做著最要命的事情!

他們,默默用自己的青春,捍衛著盛世裡的同胞!

原來,在這看似缺乏人情溫度的世界,一直有群最溫暖的人守護著華夏!

就在許多外域人難以置信,竟然有消防員會這麼為群眾拚命時。

墨子走到男人身旁蹲下。

聽到他還有呼吸之後,鬆了一口氣。

他仔細打量起這些穿著統一衣服的人,他們的身上冇有一處是乾淨的,戴著頭上的護具也是漆黑一片,應該和這個男人一樣,經曆了不少生死。

回想起他幾次奮不顧身,全力保護小女孩的場景,墨子看向江逸,問:

“這小女孩,是他的什麼人?”

江逸回道:“他們唯一存在的關係,就是同族。”

“同族?”

墨子越發詫異:“後世還會為同族拚命?”

“他們和大多數人不一樣。”

“為什麼?”墨子再次看向那些男人。

死裡逃生的他們臉上洋溢著喜悅,竟看不到一絲抱怨。

江逸頓了頓,鄭重回道:“因為,他們是消防員。”

“何為消防員?”墨子繼續問道。

江逸心知,這個問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未必能說出來。

的確,當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許多現代觀眾也不由撓了撓頭,費起腦筋。

“額,這個問題要是問我的話還真答不出來!”

“可是消防員不就是滅火的嗎,直接說他們是滅火的就行了唄!”

“可是我看網上不少消防員還會抓蛇,還會我們遭遇到的各種困難哎,光說是滅火,那顯得我們也太不了消防員了!”

“這……”

大傢夥一時語塞,發現自己居然無法回答這個看似簡單的問題。

這些彈幕出現在江逸腦海裡,江逸暗暗歎氣,心知很多人都會教導孩子,有困難可以找消防員,但卻很少會告訴孩子為什麼要這樣做。

甚至連他們自己,都不明白這些幫自己的人到底在履行怎樣的職責。

隻知道需要的時候找消防員,找完之後來句謝謝,或送點禮品感恩一下,可若是有人問他們,什麼是消防員,能快速答出來的必定寥寥無幾。

人們總是會習慣經常對他們好的人和事存在,以至於常常不對他們具備一個清楚的認知,甚至還會站在他們的對立麵,不多加理解還橫加阻攔。

大家對自己恨的人往往能記得很清楚,哪怕臨死之前都能想起清晰的輪廓,但對自己有恩的人往往過段時間就會忘記相貌。

就像人們用慣了眼睛,常常會對自己一路上看到的美好景色一覽就過。

問他們在意的人臉上有哪些特征,也經常難以回答。

江逸想到這裡,意識到他必須利用節目清楚的介紹一下,於是端正說道:

“消防員,是官方或民間團體所成立的救災救人團體成員。他們的主要職責是消滅火災及救護服務,同時也經常參與其他救援工作,是城市的守護神。”

“如果說,現代世界還存在墨者的話,晚輩可以無比坦然的告訴先祖,消防員就是墨者。”

“當真?!”墨子眉頭微展。

“先祖剛纔已經看到了,在災難麵前,消防員往往會捨生忘死,他們明明冇有特殊能力,卻一次次用自己的命從死神手中搶人。”

江逸由衷說道:“晚輩即便有特殊能力,也很少做冇有退路的事情。但消防員不一樣,他們隻要一進入火場,就是在用命為大眾的生命財產而戰……”

話音落下,江逸心念一動,周圍畫麵驟然變化。

一塊操場出現在江逸和墨子腳下,操場遠處有一座簡易搭建的居民樓,紅色磚塊和銀色的水泥清晰可見。

幾個班的消防員排列嚴整,麵向居民樓神色肅穆。

典藏華夏曾經出現過軍人訓練的視頻,但消防員,還是第一次。

這群社會麵上最常出現的存在,今天,他就要帶領古今觀眾,去掀開,屬於他們的一頁。

去謹以這典藏華夏,銘記和致敬城市的逆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