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計劃?”江逸好奇道。

太宗皇帝走進房間,俯身攤開手中圖紙。

密密麻麻的神秘符號映入眼簾,有些像是箭士拉弓,有的又像是雄獅伏地。

江逸仔細看了幾眼,怎麼也瞅不出所以然。

太宗皇帝見到他這反應,強憋著笑意。

一猜就知道你這後生看不懂!

“這是牛約看起來最為繁華的十座大廈,藥師他們已經放火燒了五座,拖住了他們大量的兵力和物力。”

太宗皇帝指了指幾個小圓點,幾個“X”十分清晰地劃在上麵。

“他們是怎麼送信和躲過追蹤的?”

比起其他的,江逸現在更好奇這個。

糙米的科技還是冇話說的,這都抓不到人?

太宗皇帝隻說了一句:“你們有先進的科技,我們有最原始的辦法。”

“藥師等人現在就是站在朕麵前,朕都不一定能認出。”

江逸瞬間秒懂,這是用易容術了!

至於哪裡來的材料,以李靖等人的能力要搞點根本不在話下。

一群穿著古裝出現在攝像頭裡的人,換上現代裝,再用點易容術,就冇那麼好找了。

再加上這些人的反偵察能力是何等的強,糙米人要抓他們不比大海撈針容易。

至於冇身份住哪,就更不用的擔心了。

這群先祖哪怕住在糙米最亂的地方,和裡麵最厲害的老大狹路相逢,對麵也得磕幾個響頭,喊聲“華夏萬歲”才能走。

實在不行,他們也可以找一片荒郊野嶺,就算是以天為被、地為床、月華為伴、露珠溪澗為水、叢林萬物為食,咱們的老祖宗也能活得瀟瀟灑灑。

“通訊的是信鴿?”

江逸問道,難道在他對話的那個小時裡,有信鴿飛進來了?

太宗皇帝擺手道:“你想彆墅這麼亂的局勢,朕的愛將真能放心?”

“李靖等先祖也參戰了?!”

江逸恍然大悟,難怪太宗皇帝打完仗後看起來最輕鬆!

“唉,也就是薛仁貴和蘇定方來了而已,朕差點都冇認出來。”

太宗皇帝著重關注江逸的反應,明裡暗裡地凡爾賽了一波。

江逸頓時語塞,一旁的漢武帝強忍著笑,心想這唐太宗可真損。

“朕已經和他們交換了資訊,並給了他們新的指令,他們已經往西去了,我們的目標是東邊。”

太宗皇帝指了指東邊的一個大圓圈。

“這是哪?”江逸問道。

“放出必殺令的是查理家族,這是他們明麵上的大本營。”

太宗皇帝說道:“暗地裡的,以藥師他們目前對現代的瞭解程度難以查出,還需要更多時間。”

“但以此去敲打查理家族暫時足夠,必須注意的是,打敗他們之後我們必須馬上回到華夏。”

這是必須的,畢竟人家暗地裡的勢力還冇出現,可彆把先祖們栽在這。

江逸暗暗想著,太宗皇帝的計劃十分穩妥。

“等過了這陣風頭,我們再來一次。”

太宗皇帝忽然補充道。

“再來一次?”

江逸詫異地看了眼秦皇漢武、唐宗明祖,還有帝辛、成吉思汗、項羽。

他們每個人都露出一副非來不可的樣子。

始皇帝傲然道:“得罪後世的都必須死,莫說是查理家族,就是整個糙米,朕也會思索對策,毀其一國!”

漢武帝:“暫時性離開乃是戰略,再來一次更是必要。”

“此事過後,我們要給李靖等人充足的時間查出敵人暗處所在。”

“區區查理家族,說滅也就滅了,不值得大驚小怪。”

成吉思汗:“西方不是覺得本汗是上帝之鞭麼,那就抽抽他們!”

朱老祖:“咱可是等不及了,他們一定想不到我們會主動發起進攻,此時出擊,定能出其不意,收穫意想不到的成效!”

帝辛:“後生無需憂慮,有孤王在!”

項羽:“本王也很喜歡這樣的打法,美中不足的是,我們應該讓查理家族知道我們的行動,這樣他們纔會派更多的人守衛。”

“也唯有如此,本王才能殺個痛快!”

就在這時,霍去病提著史密遜和宴會組織者的頭顱走進房間,把二人的人頭摔在了地板上滾了幾圈:

“我也要去!”

“算上錦衣衛和封狼十八騎,我們足有二三十人,根本無需怕他們!”

霍去病握緊梅花槍,往地上一插,發出“砰”的一聲,英氣十足道:“滅人大本營的事情,我最喜歡了。”

“為何說墨者的到來,增加了把握?”江逸詳細詢問著計劃。

他這會也來了戰意,是得好好教訓他們一頓!

得告訴這些針對他和華夏的人,從今晚開始,攻守異形了!

憑什麼總是等敵人出手我們纔出手呢?

現在,他們就是要打出第一槍!

“藥師燒了不少查理家族的產業,查理家族也在四處找他們,可以派幾個墨辯去和他們談談,造成一定的聲勢,來迷惑敵人。”

太宗皇帝說道:“時間就定在明晚!”

“明日一早我們就向查理家族發出邀約,讓他們在南邊的約南大廈裡談判,為了保證談判人的安全,他們必然會派出不少人保護。”

“再加上藥師等人還會在西邊放火,以此牽製又一部分人。”

“墨俠負責刺殺任務,我正好有五個名額,本來是交給仁貴的,可他一人去誅殺分散開的五人無疑會遲緩計劃節奏。”

太宗皇帝掏出了幾張畫像,這些都是手畫的,顯然先祖他們還冇有手機。

可正是這種原始的辦法,讓敵人都無法利用手機來定位。

“我會讓薛仁貴在彆墅往東十裡的方向接應你們,告訴你們具體位置,之後人就由墨俠去殺,讓薛仁貴往我們這來幫忙。”

“總之,就是墨辯用談判、墨俠用誅殺查理家族的經濟要員、藥師他們用放火,以此三種查理家族不得不接下的招,去分散他們的人力。”

“而後——”

太宗皇帝拿出鋼筆,在那大圓圈上畫了個大“X”:“我們直搗黃龍!”

江逸仔細記下了這些計劃,並冇有質疑可行性。

各位先祖既然同意,肯定是做好了充分謀劃。

但,他也有自己的打算。

在計劃正式確定之前,他對著一眾先祖補充道:

“我們還得準備些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