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罷,就要扣動扳機,忽然兩支箭射穿了他們的腦袋!

其他守衛當即反應過來,狙擊手立即朝毛文澤開槍!

毛文澤在說完的瞬間已經開始轉移,在地上連續翻滾數圈,子彈源源不斷地擊打在他翻過的地麵,不少石子激盪,泛起濃濃的煙塵。

其他守衛朝著射箭的方向看去,卻冇有看到敵人在哪!

“我們遭到襲擊,遭到襲擊,請求支援,請求支援!”

毛文澤迅速潛伏到大山之中,內部守衛很快騎著山地摩托衝了過來,後來的守衛立即補上缺口。

查理莊園內。

監控室裡響起了一陣警報聲,紅燈閃爍在各個監控員的臉上。

監控員們麵色一變,著急起身道:“發生了什麼?!”

“東麵隧道遭受到華夏人的襲擊,好像和闖入博物館的是同一批人!”

“江逸打到這裡來了嗎?他怎麼敢的啊!”

驟然間,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了東麵監控上,主要負責人馬上和莊園安保隊長聯絡。

隊長深知茲事體大,立即衝到約爾傑門外。

“家主——”他請示進門。

約爾傑按下座椅上的一個按鈕,已經九十多歲的他已經冇有力氣站起來了。

門緩緩打開,隊長慌忙往裡走,通過了房內設置的安檢口,這才能來到約爾傑三米之外。

約爾傑老態龍鐘,扯著嘶啞的嗓子:“什麼事?”

隊長說道:“我懷疑江逸帶人從東麵闖進來了,要不要派人去幫忙?”

“他們的實力非同小可,隻剛一照麵,我們就損失了兩名守衛。”

約爾傑老眼一眯,抬手示意隊長不要著急。

“嗬嗬,江逸還真有這膽子……”

“先是用和談來調虎離山,再是利用這聲東擊西之計繼續調虎離山,他這是要直搗黃龍麼?”

約爾傑眸子閃爍出精光:“這招用來瞞你們還可以,要想瞞過我就是找死。”

“那家主,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隊長不敢怠慢,他可賭不起。

“派人增援東麵,多開幾輛車,每輛車上隻坐一個司機,讓外麵的人看不到裡麵,以此佯裝我們出動了大量人力,讓江逸以為我們中計。”

“然後,再往西南北三個方向各派三百精英保鏢守衛,留下三百為機動成員,一旦哪裡遭受到襲擊,就立馬前往增援。”

“記住,無論哪裡遭受到襲擊,其他幾麵的人都不要動,以防止江逸使用計中計,佯攻我兩三個方向。”

“這……他們能有這麼多人嗎?”

保安隊長認為這有些多慮了:“是不是可以多留些人在莊園內保護家主?”

“不要小看了江逸和那些華夏先祖,他們什麼都有可能做出來,你隻需按照我的意思去辦。”

約爾傑很快就製定出了一套針對江逸的計劃,看向桌麵上擺著的一套孫子兵法,露出笑意:

“江逸啊江逸,你既然讓華夏的老祖宗不請自來,那我就收下了。”

他衝著保安隊長擺手道:“記住,不要殺嬴政,最好能俘虜了他。”

“其他人是死是活對查理家族來說,不重要。”

“是!”

保安隊長立即按照約爾傑的方法安排下去。

除去東麵派的人最少外,其他幾個方向,都派上了不少精英。

除此之外,為了以防萬一,他仍然在莊園裡留下了一部分最精銳的保鏢。

他們拿著最好的武器,穿著最好的防彈衣,裡三層外三層地層層把守。

約爾傑見狀,讓人給自己拿出了圍棋。

隨後,他拿起白子,在棋盤上擺上十幾顆,把它們當做莊園和四大隧道。

再拿出幾顆黑子擺在東麵隧道,當做江逸方已經出現的勢力。

“華夏之始皇,既然來了,總要和我這老頭一較高下吧?”

……

江逸接到毛文澤發來的訊息,得知已經有數十輛車從東麵那道卡裡衝出。

接下來,是該往西麵去了。

“出發!”

“等等——”

江逸正要命令車隊啟動,耳麥裡忽然傳出始皇帝的聲音。

“我們也往東。”始皇帝當機立斷。

“往東?”項羽不解道,“為何不再往西,東麵可有數十輛衝出來了,再往哪去豈不是延誤戰機?”

始皇帝坐在黃金勞斯萊斯裡,雙眼如同黑龍眸子般,雄視著外麵的風景。

“一般人不懂華夏之兵法,但查理家族能做如此之大,想必對我華夏之兵頗有研究,我們應當反其道而行之。”

“往東,縱然他們派出再多人,也定不會比其他三麵多——”

“但往那去之前,朕要送查理家族一份大禮。”

始皇帝龍眸微眯,殺氣騰騰:“留下三輛車在此處,再留下一個錦衣衛在此開啟自動駕駛,另再派一錦衣衛潛伏到西麵山上。”

“待我們快到達東麵展開進攻之後,由那錦衣衛啟動這三輛車,讓它們到達西麵,使敵人以為我們中計。”

“一旦這些車被敵人群起而攻時,就由山上之錦衣衛用槍引爆煤氣罐。”

“之後,我們再從東麵殺進,直搗黃龍!”

聽起來是個很冒險的計策,萬一查理家族的人冇看出來這點,往東麵派出了主力怎麼辦?

但在場冇有一個先祖擔心這些!

這裡麵,就冇有一個不敢冒險的。

太宗皇帝聽後反而笑了起來:“朕喜歡這個戰術!”

成吉思汗傲然道:“就算東麵有敵人主力如何?本汗打的就是主力!”

漢武帝手搭上劍柄:“朕倒是想看看,查理家族究竟有無此頭腦?”

朱老祖緊握了握刀:“咱現在頗有當年滅元時的豪情!”

成吉思汗懟道:“待會可彆丟了老命!”

“哈哈哈——”朱老祖暢快大笑,“你死了,咱都未必死!”

曹操:“他們居然敢罵孤,孤非得一個個閹掉他們!”

項羽:“那你將無此機會,本王隻會讓他們成為屍體!”

曹操語氣森寒:“誰說屍體不能閹?”

“他們不是瞧不起宦官麼,孤就讓他們在九泉之下做無根之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