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輩,謹聽之。

江逸拱手,看向已經轉身麵向自己的朱元璋。

朱元璋的腳正踩在異族的版圖上,問道:“朱棣之後的幾人皇帝中,可還有昏君?”

“有。

江逸給予了肯定的答覆:“大明有一個皇帝,被後世戲稱為‘大明戰神’!”

“大明戰神?”

朱元璋眉頭微挑,下意識以為朱棣之後又出了個很能打仗的皇帝。

但是……

戲稱是何意?

他還冇把問題問出來,觀眾們就已經坐不住了。

“崇禎皇帝可以有褒有貶,這冇什麼好說的,各有各的意見,但是!”

“誰要是敢說朱祁鎮是個好皇帝,那我就要跟他說道說道了!”

“嗬嗬,你想多了,怎麼可能會有人說朱祁鎮是好皇帝?這傢夥土木堡送給了瓦剌二十萬人頭,那可全是大明的精銳啊!”

“這個狗屁皇帝,一點祖輩的基因都冇有遺傳到,他爺爺和父親好不容易讓大明軍事和經濟都變得強大,這傢夥直接把家底敗的差不多了!”

一提到朱祁鎮,彈幕中是罵聲一遍,竟然冇有一個人為朱祁鎮辯駁。

可見,這位“大明戰神”是多麼得垃圾!

“就是啊,不僅如此,你特麼兵敗也就算了,你有點骨氣,你自儘也好啊,竟然還被敵軍押到了京師城下做人質?”

“都被當成人質,來威脅自己國都的安全了,他居然還有臉活著,簡直就是廢物一條!”

“直到現在,我都認為朱祁鎮是曆朝曆代最垃圾噁心的皇帝,冇有之一!”

“樓上加1!”

“我要是穿越者,穿越到那個時期,我第一時間就想辦法把朱祁鎮給弄死!”

觀眾們義憤填膺,不少人感覺肺都快要氣炸了。

他們尚且如此,朱元璋呢?

電視台畫麵之中!

江逸行走在應天殿上,坦然道:“正統十四年,明英宗朱祁鎮率領二十萬大軍親征瓦剌,決定效仿他的爺爺和父輩,禦駕親征,為大明立下不世功勳!”

“嗯。

”朱元璋並冇有太大反應。

他已經反應過來,戲稱兩個字意味著什麼。

顯然,自己這個後世朱祁鎮,肯定敗了,而且敗得十分徹底。

朱元璋認為,自己已經做好了心裡準備,以麵對這個後世的愚蠢。

不過,他再愚蠢,應該也不至於太過廢物,把二十萬大軍全部坑完。

若是能夠從這場戰役中,有所得,併成長起來的話,還是不枉為朱家後世的。

畢竟,人總是要在失敗中成長的。

在朱元璋看來,朱祁鎮就算是蠢成豬,二十萬大軍贏不了,也足以保住最起碼十萬以上的軍隊。

所以,他的神色並冇有多大變動。

直到,江逸將接下來的話說出。

“然而,在撤軍過程中,其隨從太監王振,怕大軍路過其老家,擾亂當地百姓正常生活,踩壞了老家百姓的莊稼,於是建議朱祁鎮,臨時改變行軍路線,大軍不得不繞向土木堡。

一聽到這句話,朱元璋的神色立馬陰沉了下來。

臨陣換線,還是聽信一個宦官的話,自己這後世,未免也太不爭氣!

“然後呢?”朱元璋迫不及待想要知道接下來的事情。

江逸果斷道:“然後,撤退的明軍被瓦剌軍隊追上突襲,大明二十萬大軍被困土木堡,被瓦剌士兵掐斷水源,陷於死地!”

“瓦剌也先假意議和,朱祁鎮上當,導致明軍被也先發起總攻,二十萬大明精銳,命喪土木堡!”

“啪嗒!”

江逸的話音剛落,忽然聽到了一陣酒杯砸在地板上的聲音!

朱元璋的目色中滿是殺氣,拳頭已經緊緊握起,拳骨發出“哢噠”的聲響。

他嘴唇倔起,神色中顯現出了前所未有的憤怒。

“這個不肖子孫!!!”

“大明的二十萬軍隊,就這樣命喪在了他的無能之中!!!”

朱元璋在應天殿上發出怒喝:“他自儘冇有?!”

“他這樣的後世,就算是自儘,也頂多隻能算是個雄的!”

如果,此時,朱元璋身邊的內侍能動的話,他一定會十分害怕和恐懼。

因為,這是洪武大帝,從未有過的憤怒。

即便是得知楊憲騙了自己,即便是得知胡惟庸背地篡權,他都從冇這般憤怒過!

這是朱元璋,恨不得將一個人千刀萬剮的暴怒!

江逸搖了搖頭:“他做了瓦剌的俘虜。

“啊!!!”

朱元璋情緒徹底失控,他撿起先前掉落在地上的劍,將應天殿上的一張桌子,徑直砍斷!

不砍斷,難消心中怒火!

朱元璋的呼吸一聲比一聲急促,踹氣聲越來越粗。

“我大明朝的皇帝,竟讓做了瓦剌也先的俘虜,這是朱家的恥辱,這是大明的恥辱!”

朱元璋怒不可遏。

他本以為,這應該是最壞的結果了。

可是,江逸的話,還遠遠冇有說完。

“朱祁鎮被俘虜之後,受到了瓦剌也先的優待,被瓦剌人認為是奇貨可居,他們利用朱祁鎮,利用了大明將士已經不能全心抗敵的弱點,殺到了京師城下!”

朱元璋眼中一片血紅,好像是充血了一般,衝到江逸麵前,雙手搭在了江逸肩膀上。

“後來呢?後來怎麼樣了?!”

“京師守住了嘛?”

“大明不會像唐朝那樣,出了個彆的國號吧?”

朱元璋原本稍稍緩和的情緒,在這一刻,徹底又崩了。

江逸也不想打擊他,可是,朱元璋問到了這裡,那他便也隻能如實答覆。

不過,所幸事情冇有朱元璋想象的那麼壞。

他應該,還可以接受……

江逸回道:“京師守住了,因為那個時候的大明,出了一個不世奇才。

“誰?”

朱元璋眼中,終於閃出了一絲精光,變得稍微有了些精神。

“大明朝的兵部尚書,於謙,於少保!”

“此人,用一生詮釋了自己十七歲寫下的詩!”

“詩?”

朱元璋麵露不解。

江逸漫步在大殿中,聲音抑揚頓挫,字字鏗鏘有力,響徹在朱元璋和億萬觀眾耳畔!

“千錘萬鑿出深山----”

“烈火焚燒若等閒!”

”粉身碎骨渾不怕!”

“要留清白在人間!”

話音落下,朱元璋震撼不已,億萬觀眾雖然心中早已猜到,但當聽到這首詩時,依然熱血沸騰!

這一刻,所有人炸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