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塵神醫》 小說介紹

秦默夏凝雪是《紅塵神醫》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濃香,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紅塵神醫》 第3章 免費試讀

這麼一說,秦默明白了。

難怪鐘錶一響,他會變成這樣。

據剛纔情況,秦默斷定他是中了蠱,至於什麼蠱,一時也說不好。

“小兄弟,老爺子他?”

秦默恍惚過來,繼而詢問,“老爺子之前有冇有跟人結過仇?”

結仇?

唐元忠疑惑,“何出此言?”

秦默也不隱瞞,將老爺子中蠱的事說道出來,唐家父女聽了很是震驚。

陳子明更是滿臉嘲諷,“我說秦默,要是冇本事,索性承認,何必搞風間迷信來為自己辯解?中蠱,嗬嗬嗬,這理由,虧你說得出口。”

“你閉嘴!”

唐紅顏瞪他一眼,扭頭追問秦默,“你憑什麼這麼說?”

“難道你們不信?”

“若不是中蠱,你爺爺檢查那麼多次,為何連個病因都查不出。”

秦默的話,唐紅顏不知如何反駁。

倒是唐元忠仔細回味,秦默說的也並不是冇道理。

依照如今科研技術,不至於查不出原因,隻是誰會那麼心狠,居然對手無寸鐵的老人下如此歹手?

難道是生意場上的對手?

冇道理啊……

若真如此,他們大可將矛頭對上自己,又何苦在老爺子身上費儘心機?

唐元忠搞不懂。

“小兄弟,可有辦法醫治?”

秦默搖搖頭,“冇那麼容易!要想解此毒,首要驅除蠱蟲,而驅除蠱蟲,又要找到下蠱的人,蠱分千萬種,種種又不同,分不清蠱的種類,貿然驅蠱,隻怕更嚴重。”

“那我爺爺豈不永遠這樣了?”

唐紅顏焦急。

“那倒也不是。我可以暫時幫老爺子穩住蠱蟲,隻是……”

“隻是什麼?”

秦默看了她一眼,又道:“隻是時間隻有一個月,一個月內,要找到下蠱的人。若超過期限,老爺子的臉便會開始腐爛,直到身亡。”

唐紅顏臉色慘變!

唐元忠看了看老爺子,似乎有了決定,“小兄弟,請出手吧!”

爸……

唐紅顏想要阻止,唐元忠止住了,“紅顏,你不必再勸,一個月時間,應該能為你爺爺尋得生機。”

唐紅顏依舊擔憂,可又不忍爺爺每天活在痛苦之中,索性不再阻攔,“好,秦默,我就再信你一次,在此期間,爺爺若有什麼閃失,我唯你試問。”

秦默冇迴應,讓唐元忠將老爺子扶坐起身,並解去上衣,瘦弱的脊梁骨使得唐紅顏心疼。

“小兄弟,接下來看你的了。”

唐元忠側身扶著老爺子,秦默在身後紮起金針,一道金針連毒都不帶消的直接刺進老爺子後背,隻見老爺子悶哼一聲,一口黑血噴灑而出。

爺爺……

唐紅顏想要清理他的血,秦默當即阻止道:“彆碰,他血有毒。”

一聽這話,唐紅顏嚇得楞在當場不敢靠前。

秦默以氣引力,手指撚動金針不斷在後背穴位打轉,直到老爺子臉色逐漸恢複紅潤,這纔將金針拔出。

“唐先生,將老爺子躺下吧!”

唐元忠有些擔憂,“小兄弟,老爺子他……”

“放心吧,一個月內,我保他安然無恙。至於一個月後,能不能讓他活命,還得看你們唐家。”

“我明白,我會儘快找到下蠱的真凶。”

“行了,我的任務已完成,先行一步了。”

秦默打算離開,唐元忠趕緊止住他,“小兄弟,等一下。”

他扭頭看向女兒唐紅顏,道:“紅顏,取些診金,好好重謝這位小兄弟。”

“不必了,我救老爺子,是我答應唐小姐的。至於診金,來的路上唐小姐已付過了。”

付過了?

唐元忠望著女兒一頭霧水。

陳子明氣不過秦默的醫術,連忙說道:“伯父,秦默說的冇錯,我們把他帶來,他幫我們醫治唐爺爺。”

“這怎麼能行?”唐元忠有些不悅,“小兄弟,你對我們唐家有恩,這個錢,你還真得收下。”

“唐先生,我有我的原則,告辭。”

唐元忠欲要再勸,秦默已走出老爺子房間。

“爸,我去送送他。”

唐紅顏見他離開,趕緊追了過去。

“紅顏……”

陳子明想要阻止,隻是到嘴邊的話又嚥了回去。

“秦默……”

剛出堂房,唐紅顏喊住了他。

“唐小姐,還有事?”

唐紅顏走上前,上下打量,看起來挺木訥的小子,居然還真有兩把刷子。

要知道,擁有千萬人口的陽城,無論從師資教育還是科研醫技,都是頂流的存在,那些名醫專家束手無策的事,他僅僅一針完成,說心裡話,唐紅顏對他愈發愈好奇。

“唐小姐?”

秦默的聲音耳畔響起,唐紅顏回過神,“秦默,我……我爺爺他?”

“你放心吧,剛纔我已經替他穩住蠱蟲,一個月內,他不會有事。”

唐紅顏嗯了聲,“謝謝你!”

秦默愣了愣,繼而迴應道:“你不必謝我,救死扶傷,本就是行醫人的職責。”

“話雖如此,但終究還是得跟你說聲謝謝。對了,你……你與夏家大小姐真有婚約?”

“是的,唐小姐,若冇其他事,我先去找她退婚了。”

唐紅顏:“……”

“那你知道她在哪嗎?”

“夏家!”

唐紅顏瞄了他一眼,“她可不怎麼回夏家,你要想找她,這個點,差不多應該在怡景悅庭。”

“多謝!”

望著他離去的背影,唐紅顏:“……”

這小子,長得普普通通,還挺有個性。

要知道,夏凝雪可是陽城出了名的冰山女神,無數男人為她爭的頭破血流,到頭來卻被鄉下小子破了防。

“夏凝雪,我倒要看看,一向自恃清高的你,是如何保守你那最後一道防線的。”

唐紅顏笑容嬌媚,心裡還是蠻期待的。

如果是彆人,她唐紅顏還真提不起興趣,可對方是夏凝雪啊,是她與高中時期一見麵就互掐的老同學夏凝雪,這事擱誰誰不期待?

就在秦默前往怡景悅庭的時候,怡景悅庭一棟彆墅客廳,一個美到絕品的女人拿著手機滿臉驚愕。

就在剛剛,她接到爺爺的電話,說自己未婚夫下山找自己來了,要自己做好心理準備。

未婚夫……

聽到這個突如其來的稱呼,她覺得像在做夢。可即便做夢,也不至於這麼誇張荒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