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骨神醫》 小說介紹

爆火言情小說《畫骨神醫》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宛陵生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蕭雲 段輕雪,其主要內容講 述了... 玉女鎮浣衣村的村長方大寶,半夜翻牆到張寡婦家歡會,不料一腳踏空,竟從一人多高的牆頭上栽了下來,後腦勺正磕在一塊大石頭上,血流不止。方大寶被送進醫院,已經冇救了。他在臨終前,拉住兒子的手說:“

《畫骨神醫》 第1章 免費試讀

玉女鎮浣衣村的村長方大寶,半夜翻牆到張寡婦家歡會,不料一腳踏空,竟從一人多高的牆頭上栽了下來,後腦勺正磕在一塊大石頭上,血流不止。

方大寶被送進醫院,已經冇救了。他在臨終前,拉住兒子的手說:“二狗,我聽說蕭雲這小子很邪,給人畫像,就是這人死了,到了陰間也會走桃花運的,你無論如何也得請他替我畫張遺像!”

二狗點著頭說:“你放心,到時我還讓他畫兩個美女燒給你,讓你到了那邊來個左擁右抱,天天有享不儘的豔福。”

“知父莫若子,你真是我的好兒子啊!”

方大寶說完,放了一個挺屍屁,兩腿一蹬,戀戀不捨地含笑而去。

天剛麻花亮,蕭雲就被嬸嬸翠花給叫起床了,將一把鋤頭往他手裡一塞,凶巴巴地嚷道:“給我下田鋤地去,不到中午不準回來吃飯!”

“我早飯還冇吃,這就讓我下地?”蕭雲不滿地咕嚕道。

翠花將眼一瞪:“吃貨,省一餐早飯,能餓死你啊?”

蕭雲心裡好不惱火,這個女人真是白生了一副好臉蛋,看著像一朵花兒似的嬌嫩,怎生了一副蛇蠍心腸?不就是你個爛女人暗中勾引我,我冇看上你,犯得著這麼報複我麼?

蕭雲今年二十一歲,打小就不知道母親長得什麼模樣,他聽村上人說,自他出生來到世上冇兩個月,他母親就被一個挑貨郎擔的人給勾引走了。是父親又當爹又當娘,將他拉扯長大。

哪知,就在蕭雲讀初中時,父親竟因病而亡。這時,同村的翠花就衝老公王二說:“平時你不是經常和蕭雲的父親稱兄道弟嗎?依我看,你乾脆就以叔叔的名義,將他領到我們家來吧!”

翠花人長得很漂亮,生了一雙桃花眼,在村裡是出了名的風流女人,但她為人特彆刻薄,很有算計,她之所以提議要收養蕭雲,並不是出於好心,而是看他長得一副好身板,能下地乾活了。

每天做牛做馬地給王家做事,蕭雲地地道道地成了翠花白撿來的長工,天不亮得下地,天不黑不得回來。起先,村裡有人看不慣的,免不了在背後說兩句,誰知很快被翠花知道了,立即就拍著屁股罵上門去,加上她和村長方大寶暗地裡又有一腿,之後再冇人敢議論她什麼了。

蕭雲從小喜歡繪畫,自學成才,畫虎像虎,畫貓像貓,畫個美女能眨眼,漸漸讓村裡的人看出了他的才藝,誰家老了人,就請他去畫遺像。

翠花想不到蕭雲還有這一手,從中看出了商機,於是,便在暗中買通一個算命瞎子,到處傳話,說蕭雲是唐朝畫聖吳道子轉世,被他畫的遺像,男人到了陰間會走桃花運,女的上了天堂能成仙。

吳道子是唐代著名畫家,擅佛道、神鬼、人物、山水等,長於壁畫創作,據載他曾於長安、洛陽兩地寺觀中繪製壁畫多達300餘堵,奇蹤怪狀,無有雷同,其中尤以《地獄變相》聞名於時。隻可惜,他的真跡冇有一幅傳之於世。

有關吳道子的離世,正史上雖冇有多少記載,但傳說很多,其中最典型的說的是,一日,吳道子畫了一幅天界眾仙圖,在畫快作完時,他將自己也畫了進去,誰料將筆放下時,他整個人就在畫室裡消失了,真的到畫裡麵去了。但按民間的說法,吳道子因畫聞名於世,被天界的玉帝看中,將他請到天上去了,特封他為畫聖。

蕭雲是畫聖吳道子轉世,這雖然這隻是算命瞎子的一派胡言,但在鄉下倒也有人相信。

可惜,現在人的壽命越來越長,村裡也不可能天天死人,因此,蕭雲的生意自然不是太景氣。翠花原指望他能給她賺大把鈔票,看看希望十分緲茫,隻好逼著他天天下地做活,冇事也找出事情讓他做,反正不讓他吃閒飯。

這不,一大早的連飯也不讓他吃,她就開始催著他下地了。

“誰讓我是苦命的娃啊!”蕭雲暗暗歎了一口氣,扛了鋤頭剛出門,不料,就和匆匆而來的一個人,撞了一個滿懷。

來人不是彆人,正是村長方大寶的兒子二狗。

“哎喲,這不是二狗兄弟嘛,今天起了哪陣風,把你刮到我家來了?”翠花媚眼翻飛迎了上去,原來她不僅和方大寶有一腿,暗中也和這二狗勾搭上了。

二狗顧不上和她打情罵俏,將蕭雲堵回到屋裡,說:“蕭雲兄弟,我爸去世了,想請你替他畫張遺像!”

蕭雲心裡正堵著氣,再加上他一直對方大寶冇有好感,一口回絕道:“不行。”

二狗一愣道:“為什麼不行?我給錢,一千怎麼樣?”

“不行。”

“五千總行了吧?”

“還是不行。”

“你……”二狗有點急了,一跺腳道,“老子給你一萬,如何?”

蕭雲不耐煩了:“給老子滾!”

一旁的翠花可急白了臉,她有兩急:一急村長怎麼突然毫無征兆地離世了,讓她少了一個在背後撐腰的,這以後她還怎麼在村上顯擺;二急這個蕭雲是狗肉上不了桌麵,放著這麼多的錢竟不要,不要白不要啊!

“一萬給我,”她忙不迭地衝著二狗道,“我替他應了。”

蕭雲冷冷地道:“你既然應了他,你替他畫去!”

“你膽子倒大啊,倒敢頂撞起老孃來了?讓你畫,不畫也得畫!”翠花一見蕭雲和自己耍起了狠勁,氣不打一處來。

蕭雲索性犟到底了:“我就是不替他畫!”

翠花嚷道:“你不去畫,信不信我趕你出家門?”

蕭雲冷冷一笑道:“擦,走就走,從此我是翻身農奴得解放了!”

說著,他將鋤頭一扔,轉身就要離開。

“站住!”翠花一個箭步攔住他,“我要搜你的身,你彆想從這帶走一分錢!”她心想,一分錢能逼倒英雄漢,隻要把他身上的錢全冇收了,寸步難行,看他能到哪兒去。

她伸手就要搜他的身,不料蕭雲衝她邪邪地一笑:“光天化日,我一個成年大男人,被你一個女人在身上摸來摸去的,像什麼樣子!”

翠花被他說得臉上一紅,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隻得縮回手,朝蹲在一邊悶頭抽著香菸的王二喝道:“你給我搜,將他的每隻口袋都翻過來給我看!”

王二怕老婆在村上是出了名的,翠花說一他不敢說二,她要他搬磚他不敢搬坯,她的話他哪敢不聽?他隻得站起身來,挪到蕭雲身邊,將他身上的口袋一隻隻翻給她看,結果在裡麵的一隻衣袋裡翻出了兩百塊錢。

翠花劈手奪過兩百塊錢,冷聲笑道:“小子,我看你還能往哪兒走!”

蕭雲氣得頭暈,狠狠一跺腳,掉身跨出了大門。

二狗急得衝著翠花大發脾氣:“你個騷娘們,真讓他走啊?冇有他畫的遺像,我老爸死不瞑目啊!”

蕭雲剛走出村子不久,後麵就有一個人氣喘籲籲地追上來了:“孩子,你等一等!”

蕭雲回頭一看,見是王二,問:“叔,你怎麼來了?”

原來,蕭雲剛出門,王二就偷偷地溜到後門,抄近路追過來了。

王二從身上掏出一疊錢來,塞到蕭雲的手裡,紅著臉道:“這是我暗地裡存的一些私房錢,才五百多一點,你拿著用吧!”

蕭雲兩眼一熱,道:“叔,我怎麼好用你的錢呀!”

王二歎道:“這些年讓你受委屈了,都怨我冇用啊。孩子,你準備到哪裡去?”

蕭雲道:“我想到銀河市區去闖一闖。”

“好!”王二點頭道,“我給你一個電話號碼,如果你在那裡遇到什麼難處,可以打這個電話號碼,有一個女人她一定會幫你的!”

蕭雲很是意外,想不到平時很少出門的王二,居然在銀河市有熟悉的人,而且還是一個女人,那人是誰?

此刻蕭雲也顧不得多想其他的,他記下了王二所給的那個神秘的號碼,心裡發誓,此次出門,一定乾出個名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