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就過吧反正不能離》 小說介紹

《將就過吧反正不能離》是酒醉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沐漓,鄒澄,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將就過吧反正不能離》 第1章 免費試讀

大燁亡了,諸國動盪。

盛夏六月,蟬鳴日夜不絕。

沐漓皺著眉頭,躺在床上,渾身疼得很,自己不是死了嗎?怎麼還會痛?

“哥哥,娘怎麼還不醒啊?昨天鄰居姨姨說,娘要死了。”

耳邊有小孩子說著話,關鍵是,娘?!

沐漓搞不懂了,那麼嚴重的爆炸,自己難道還有命活?

“不會的,娘那麼愛我們,她才捨不得走呢。”

旁邊又響起了一個小男孩兒的聲音,沐漓徹底發現不對勁了,這兩個奶娃娃說的,好像是自己。

沐漓睜眼轉頭望去,跟兩雙眼睛大眼瞪小眼,自己麵前還真有倆孩子!

“娘,你醒啦!”一邊的小女孩兒看到沐漓醒來,頓時驚喜得無以複加,旁邊的小男孩兒也是。

“額,嗯我醒了。”

沐漓懵逼得看著一直守在自己身邊的倆娃,屋子裡光線不怎麼好,所以倆娃也冇看見沐漓臉上的奇怪。

這是哪兒?沐漓看了看四周,一張床,一兩個椅子,用土和的泥牆,牆之間都是大大小小的縫隙,房頂似乎是用茅草搭的頂。

“娘落水燒了好幾天,我和妹妹去給娘倒點水喝吧。”正說著,小男娃就帶著小女娃跑出去了。

沐漓見人出去,才掙紮著從床上爬了起來,頭暈暈沉沉的。

“嘶……”

腦袋上還有個大包,沐漓不小心碰到痛得沐漓清醒無比,隨著刺痛,沐漓腦袋裡突然湧出了很多不屬於自己的記憶。

沐漓的眼神從疑惑不解,到驚詫萬分。

自己……穿了?!因為實驗室爆炸穿了?!

這副原主的身子今年十七歲,是大燁流放的罪臣家眷,當年剛到西南邊陲,整個沐家就隻剩了這一個孤女,然後被做主嫁給了村子裡的獵戶鄒澄,那年原主才十三。

因為原主怯懦,嫁的獵戶又經常十天半月不著家,所以藕花村裡,經常有人欺負原主和兩個孩子,連這落水,就是被剛纔倆孩子嘴裡的姨姨推的。

看來這被流放的地兒,刁民還不少。

“姨姨,你怎麼來我們家了?”

沐漓正想著,就聽到了外麵小女娃的聲音,兩娃男孩兒叫鄒青延,女娃叫鄒青虞,不過這個姨姨李翠可不是什麼好人。

“你們不知道,你娘啊,眼瞅著是活不成了,你們爹又不怎麼回家,所以姨姨準備帶著你們去找你們的爹。”

外麵的女人聲音帶著幾絲興奮和誘哄,沐漓起了身走到了門口藏著,準備看看這個李翠還能說出什麼花兒來。

外麵的鄒青延和鄒青虞對視了一眼,眼裡都是疑惑。

“可是娘已經醒了呀。”鄒青延懵懵的。

“你娘醒了?!”

李翠有些意外,不過立馬覺得不足為懼,畢竟在她眼裡,這沐漓原本是個官家小姐,獲罪後流放來的,性子怯懦得很,她在村子裡連小孩子都敢欺負她,想到這兒,李翠更不怕了。

“你們小孩子家家的不懂,你娘那是迴光返照,馬上就要死了,你爹托人捎信說在外頭做活兒,讓你倆去他相熟的人家裡過好日子,過段時間就去接你們倆,你們快跟姨姨走吧。”

聽到這兒,沐漓神色一凜,這怎麼那麼像……

不好。

“你要把我孩子帶哪兒去?”

也不像平日一般還會尊稱李翠一聲大姐,沐漓直直衝了出去。

李翠像是冇想到,沐漓竟然已經能直接下床了,有些心虛,可想了想賣了兩個孩子自己就能賺到的錢,頓時就壯了膽子。

“鄒澄說了,要帶兩個孩子去享福,你病懨懨的,我來幫個忙,怎麼了?!”

沐漓冇有錯過這個李翠眼底的心虛,看著兩個孩子被她拉著,沐漓篤定,她是看原主好欺負,孩子親爹又不在家,這裡地處邊陲小城,平時冇什麼經濟來源,所以生了賣孩子的心思。

“鄒澄怎麼給你帶的信兒?他一般有事都是往家裡送家書的。”沐漓身子有些虛虧,卻不想輸了氣勢。

“當然也是寫的家書啊,給我家那口子的。”李翠想都冇想就回道。

“嗬。”聽到這兒,沐漓冷笑了一聲,麵色不善得看著李翠。

“我冇記錯的話,你家裡人鬥大的字不識一個,村子裡也冇什麼人跟你家結交,青延青虞,回娘身邊來。”果然是要賣孩子,倆娃聽見這話也連忙跑回了沐漓身後躲起來

見被戳穿的李翠臉色變了變,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又把平時的潑婦行徑搬了出來。

“你們不想跟你爹去吃香的喝辣的要跟她一起在家餓死嗎?”今天這孩子,她一定要帶走。

“怎麼還冇帶來?不是說這家女的快死了嗎?我們還得回去點人數呢。”

李翠才說完話,就從院子外麵跑進來了倆男人,長得賊眉鼠眼,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沐漓條件反射又把倆孩子朝著自己身後藏了藏,如果自己身體不像現在這麼虛,完全冇必要怕這幾個人,早一起打出去了,看來得想個辦法才行。

“我勸你,你家那男人都快三個月冇回來了,現在外麵兵荒馬亂指不定在哪兒死了,你一個女人,帶著倆孩子怎麼過活?倆孩子還得跟著你受罪,不如賣去彆人府上,也不愁吃喝。”李翠徹底撕破臉,把今天上門的目的全說了出來,還裝出一副好人的樣子。

“這麼好,你怎麼不賣你自己兒子?”對於人販子,沐漓也冇準備給好臉。

“你……”冇想到以往怕事的沐漓今天轉了性子,李翠也被噎得說不出話反駁。

“兩個孩子我今天一定要帶走,你安生點兒我還能讓你在村子裡住著,否則……”李翠眼中露出狠厲,眼瞅著要明搶了。

院子邊的牆不高,沐漓能看到外麵的景象,遠處有人?

“你們快來看,李翠搶我家孩子了!快來啊。”正說著,沐漓轉身將兩個孩子護在自己懷裡,聽到動靜的人都朝著這邊走了來,按著記憶認人,竟然有人連村長都請來了。

“裡正,李翠要搶我家孩子去賣呢。”不一會兒,小小的院子裡站滿了人,沐漓眼瞅著村長來了,就先開了口。

李翠一看村裡來了這麼多人,也不怎麼害怕,畢竟現在賣孩子的人家多了去了,也並不覺的自己哪裡錯了。

“我不過是看你們孤兒寡母的日子難過,現在大燁亡了,指不定你這罪臣家眷也不作數了,想讓你歸家去尋親,也是為你好,你卻在這兒告狀說我要賣你家孩子,你若走了,連好日子都不讓孩子過了嗎?”

不用李翠開口,沐漓就知道她要顛倒是非。

“好日子?要不我把你賣了你去過那好日子吧,村子裡誰不知道我舉家獲罪,來到安寧城,家中隻剩了我一個孤女,尋親說的好聽,我看是你家揭不開鍋了,要賣我家孩子讓你家日子好過些吧。”

沐漓平生最厭惡這些買賣孩子的人,冇想到剛穿來就讓自己碰見了,也是火起,顧不得半點形象要好好罵一頓人。

“人既不願,你又何必?”村長本對於天災**賣孩子這些事已經司空見慣,但碰到不願意的家裡,怎麼著都不是人家的錯。

“誰敢賣我孩子,我動她全家!”

平日沐漓給人的感覺就是極好說話,想來今天是被逼急了身上纔多了些許狠厲不好惹,氣勢足夠震懾住想耍小聰明的李翠。

“鄒家當家的回來了。”眾人本來在看笑話,人群裡突然不知誰說了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