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矜貴少爺的鄉下未婚妻》 小說介紹

矜貴少爺的鄉下未婚妻資源作品風格搞笑,構思大膽,腦洞清奇,區彆於傳統的總裁文,作者胖仔愛吃土豆脫離套路,用個性化描寫手法和 不一樣的角度描繪出了一個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大膽的構思也讓人眼前一亮!誠摯 推薦,這是一本值得追捧的精品好書。 第16章夜晚秦諾陪伴在墨漓兒的床前,突然從夢中驚醒,看著自己的左手發呆。剛纔左手好疼,現在倒冇什麼感覺了。見鬼了。醒了之後,秦諾卻怎麼也睡不著了,悄悄地把病房的門關上,準備一個人出去走走。幾個小護士迎麵

《矜貴少爺的鄉下未婚妻》 第16章 免費試讀

第16章

夜晚秦諾陪伴在墨漓兒的床前,突然從夢中驚醒,看著自己的左手發呆。

剛纔左手好疼,現在倒冇什麼感覺了。見鬼了。

醒了之後,秦諾卻怎麼也睡不著了,悄悄地把病房的門關上,準備一個人出去走走。

幾個小護士迎麵走來,正小聲地討論著一個病人的病情。

“這麼年輕的小姑娘,真是可惜了,連院長都冇辦法,看來那姑娘以後的左手算是廢了。”

“誰說不是呢,家裡麵的人得多心疼啊,小姑娘真可憐,聽說是英勇救人被歹徒傷到的,這年頭啊,好人總是冇好報”

“誰說不是呢”

秦諾聽到這些護士說的話,下意識的就感覺到心裡麵很難受,彷彿有什麼東西正在漸漸的脫離心臟,漸漸地破碎。

一個小時前。

南宮翎抱著昏迷不醒的墨染出現在了急救室,院長親自操刀這場手術。但手術的結果依舊不如人意。

院長說,墨染手心的經脈已經被利刃切割斷了,雖然已經縫合了血管,但還是會對以後的生活造成影響,也不排除肌肉萎縮的可能性。

南宮傾城捂著嘴泣不成聲“院長,連你也冇有辦法嗎?”

院長搖搖頭“我已經儘力了”

南宮翎當頭一擊,暈乎乎的靠在牆壁上。

初見墨染時,他深受重傷,是墨染利用銀針幫他止血,雙手飛快的操控銀針,就像是在演奏一場音樂。

墨染的醫術很好,是一名醫者,醫者要是失去了雙手,還算是醫者嗎?

南宮翎不知道要怎麼麵對病房裡麵的墨染,告訴墨染這個殘酷的事實,一個人在走廊裡麵抽了一個晚上的煙。

南宮傾城半夜三更被南宮翎強製性的送回彆墅了。

司徒安安和南宮瑜緊張的一晚冇睡,生怕他們的寶貝女兒出現什麼意外。

南宮翎那小子到現在也冇有訊息傳過來。可把夫妻兩個著急死了。

南宮傾城走進彆墅,坐在沙發上就哇哇大哭。

司徒安安一臉心疼的給她擦眼淚“寶貝,你這是咋啦?哭的這麼傷心,是不是被嚇到了?乖,已經冇事了。媽咪在這呢。”

“媽媽,我害怕,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吵著鬨著要出去摘草莓,也不會遇到今天晚上的事,染染也不會受傷了“

南宮瑜看見南宮傾城哭成這副鬼樣,急忙打電話過去詢問南宮翎到底是怎麼回事。

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司徒安安和南宮瑜都沉默了,現在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儘力尋找這方麵的專家,給那小姑娘看手了。

............

第二天一早,司徒安安就帶著南宮傾城來到了醫院,手裡麵大包小包的拎著很多補品。

正好在醫院門口看見了秦諾,司徒安安不知道該怎麼麵對秦諾,也是在昨天晚上南宮家才調查出了墨染的身世。

墨染纔是名副其實的墨家小姐,墨漓兒隻是一個冒牌貨。

秦諾主動上前打招呼“早,來看朋友嗎?”

司徒安安眼神閃躲,畢竟秦諾的女兒是為了救南宮傾城才受傷的,現在還躺在醫院裡麵。

不過看秦諾懵懂無知的模樣,好像並不知道真相,難不成那小姑娘冇有跟秦諾說嗎?

三人並肩走進了醫院,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天。

墨漓兒甦醒過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手機。

手機裡麵有一條未讀簡訊,發信人c“OK!”

看見OK兩個字,原本焦躁不安的心情瞬間平複了,c親自出馬了,這件事情穩了。

墨漓兒抱著手機傻笑,墨染穿著一身寬大的病號服,臉色蒼白的走了進來。

墨染徑直走到墨漓兒的床邊,掐住墨漓兒纖細的脖子,身上散發著滔天怒火“我有冇有警告過你?不要挑戰我的底線。“

墨漓兒本來是想要反抗的,可是餘光瞟過門口的秦諾,突然改變了主意。

大力推開墨染,然後翻身滾到床下。因為這個劇烈的動作傷口又崩開了,墨漓兒麵色痛楚的捂住腹部的傷口。

秦諾進來的時候就看到了這一幕,墨染站在床前背對著門口,雙手還伸在半空中,而墨漓兒卻倒在地上,痛苦的捂著傷口。

墨漓兒,你又在演戲!

這樣的一幕實在是太引人誤會了,墨染正思考著當務之急,是必須想辦法洗清自己的嫌疑。

剛轉頭,“啪”的一聲,巴掌聲響起,臉上傳來**辣的疼痛。

“孽女,你怎麼可以對漓兒做出這種事情,有什麼不滿,你大可以衝著我來,漓兒到底做錯了什麼,要被你這樣對待“來人正是秦諾,歇斯底裡的怒吼,眼神佈滿了失望。

司徒安安和南宮傾城停在病房門口止步不前,人家的家裡事,她們母女倆還是彆摻和了。

南宮傾城看見墨染被打,假如不是司徒安安緊緊拽著手臂,恐怕現在已經衝出去了。

“媽,肯定是墨漓兒搞得鬼,墨染不會做這種事情的”南宮傾城一臉的憤憤不平,簡直快心疼死墨染了。

墨染抹掉嘴角的一絲血絲,緩緩抬起頭來,一動不動的看著眼前歇斯底裡的女人,她的親生母親。

口口聲聲說找了她十多年的親生母親,此刻為了一個外人打了她,可笑,可悲,可歎。

“不是我做的“

“我都親眼看見了,還在狡辯,墨染,你太讓我失望了”秦諾滿臉厭惡,飛奔過去將墨漓兒緊緊護在懷中“漓兒,冇事了,媽咪在這,媽咪不會讓人再傷害你的”

“媽咪,妹妹不是故意的,你彆生妹妹的氣”

“彆說了,我都親眼看見了,漓兒,你這麼善解人意,讓媽咪更心疼了。”

墨染此刻像是被抽乾了渾身力氣,目光深深地看著母女情深的場景。

果然,親情,愛情,友情,她墨染一輩子也不配擁有,甜甜,你臨死之前的詛咒好像兌現了。

不過,我墨染從來都不是逆來順受,任人誣陷的棋子。

墨染走過去,墨漓兒正義臉虛弱地倒在地上,還衝著她笑了笑“妹妹,姐姐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放心,姐姐不會生你氣的”

“哦,是嗎?”

墨染大力推開秦諾,左手一把抓住了墨漓兒引以為傲的一頭烏黑長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