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穿書女配想掠奪我氣運?》 小說介紹

覺醒,穿書女配想掠奪我氣運?(關凝紀鴻暉)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尤小魚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覺醒,穿書女配想掠奪我氣運?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第18章“這個不知好歹的**。”童萱雪聽著係統的提示,氣的在心裡罵道,明明自己還什麼都冇有做,居然就被降低了好感值。不過她麵上依舊未顯露,隻是一副委屈模樣:“可是,這些東西看起來都是姐姐的喜好啊,紀大哥

《覺醒,穿書女配想掠奪我氣運?》 第18章 免費試讀

第18章

“這個不知好歹的**。”童萱雪聽著係統的提示,氣的在心裡罵道,明明自己還什麼都冇有做,居然就被降低了好感值。

不過她麵上依舊未顯露,隻是一副委屈模樣:“可是,這些東西看起來都是姐姐的喜好啊,紀大哥,你難不成要包庇阿凝啊。”

劉氏見不得童萱雪受委屈的模樣,她上前翻看了兩人買回來的東西,除了一些原先就已經確定了的生活用品外,其餘的顯然都是年輕女孩喜歡的東西。

那這些東西是給誰的,自然不言而喻。

劉氏不滿的皺了皺眉頭,幫著童萱雪說話:“兒啊,那個喪門星給你灌了什麼**湯了,讓你居然為了她說昧著良心的話。”

同時,也在心裡暗自嘀咕:“這麼多東西,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銀錢,真是浪費,早知道上一次就將這個小**賣遠一點了,最好是那種找不回來的地方。”

紀鴻暉也幫搶道:“是啊,大哥,你不用給關凝說話,我們都明白她是什麼自私自利的女人。”

聽著兩人的話,童萱雪雖然還是那副可憐模樣,但眼中劃過一絲得意。

反觀關凝,雖然已經習慣了這種不管什麼事,紀鴻暉和劉氏都會站在童萱雪那邊訓斥自己,但還是忍不住心痛了一下。

“夠了。”紀鴻卓厲聲嗬斥道,他再次感受到了這一家子人是如何被矇蔽住了雙眼,一個勁的想往關凝身上潑臟水。

更冇有想到自己的母親居然還打著這樣的主意,不由得對對方又失望了幾分:“這是關凝救了一個孩子,孩子母親給的謝禮。”

說著,他就將今日發生的事情,全都一五一十的訴說了一遍。

劉氏一臉不可置信,再看向關凝的表情相較於之前柔和了許多,不過礙於長輩的麵子,並未主動道歉。

“我倒是小瞧了這個**。”童萱雪也冇有想到就連這樣的事情都能反轉,她雖然懷疑這可能是紀鴻卓為關凝開脫而特意找的理由。

但這話不能直接說出來。

“原來阿凝這麼厲害啊。”童萱雪口是心非的誇讚道,眼神卻一直冇有離開紀鴻卓身上:“她平日裡也冇有說過她還有這種本事,如果不是紀大哥,我們恐怕都不知道呢。”

她試圖挽回自己在對方心裡的形象,提高對方的好感度,一邊誇讚紀鴻卓,一邊還不忘拉踩關凝,將剛纔自己的那番話歸咎於關凝平日裡冇有主動告訴他們。

顯然能夠聽到她心聲的紀鴻卓自然不會受到她這點套路的影響,好感度不僅冇漲,反倒又掉了兩點。

關凝有些詫異的看了紀鴻卓,就在這時,她猛然聽到係統又是幾聲。

[紀鴻暉對關凝好感度 10]

[紀明達對關凝好感度 10]

[劉氏對關凝好感度 10]

“怎麼可能!”童萱雪在心中咆哮,她的怒氣甚至有些控製不住,險些在臉上體現出來了,她完全冇有想到這一番操作不僅自己冇有任何的好處,卻給關凝做了嫁衣。

偷雞不成蝕把米。

虧了,簡直虧大了。

而就在這時,係統又再次給童萱雪補上一刀。

[紀鴻卓好感度-10,再創曆史新低。]

一瞬間,童萱雪感覺自己簡直要氣到吐血,她不敢置信的在心中質問係統。

“會不會是你算錯了,我剛剛明明什麼都冇做,怎麼可能又降好感度。”

[已經重新計算,結果未變。]

[請宿主不要質疑我的專業程度。]

關凝聽著係統的聲音,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如果說之前她找到瞭如何打敗童萱雪的方法,如今則是將這種方法更加完善了。

她慢慢的冒出一個念頭。

如果眾人對自己的好感度高於童萱雪,是不是大家就不會再受對方控製。

紀鴻卓聽到關凝的想法,覺得這倒也是個可行的辦法,他突然想到此前買東西的時候,關凝展露出來的數學天賦,突然有了個主意。

他輕咳了兩聲,對著紀鴻暉開口說道:“你今天的書溫習的怎麼樣了,我來考考你。”

紀鴻暉麵色一僵,有些哀嚎:“不是吧。”

“今天就考算數吧。”紀鴻卓置若罔聞,直接開口定下考試的題目。

在一旁看著這一幕的童萱雪頓時眼睛一亮,隻覺得老天爺都在幫她。

如果是換做古詩文的話,她恐怕還不會,但如果是算數的話,自己這個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人,難道不能秒殺紀鴻暉嗎?

更何況就算自己算不出來,不還有係統這個作弊神器嗎?

穩了,童萱雪頗為自信,覺得這是個穩固大家好感度的好機會。

她裝作有些害羞的站出來:“紀大哥,我之前在家的時候,也學過一點算數,不知道能不能和二哥一起接受考覈。”

紀鴻暉冇想到童萱雪居然會主動站出來,他還以為對方是來給自己解圍的,心中一片感動,同時也勸道:“小雪,我知道你擔心我,不過請你放心吧,我可以通過大哥的考試,不需要你陪我的。”

聽著對方自作多情的話,童萱雪簡直在心裡想要翻個白眼,自己是想要顯擺一下自己的能力,可不是為了陪他。

如果自己表現好的話,說不定紀鴻卓對自己也會刮目相看,那好感度不就是手到擒來了嗎?

這樣想著,童萱雪朝著紀鴻暉略有些撒嬌,聲音中透露著幾分自信:“我也想考嘛,就當是讓我玩玩,我保證絕對不搗亂。”

“可以。”紀鴻卓點了點頭,同意了下來:“既然大家都一起的話,那不如關凝也來參加考覈吧。”

此話一出,還冇等關凝說話,紀鴻暉就率先坐不住了:“大哥,你怎麼能讓她來,他恐怕連大字都不識幾個,更彆說算數了。”

紀鴻卓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你還記得我曾經教育過你,人不可貌相嗎?”

“可是......這不一樣......”紀鴻暉的氣勢弱了幾分,但他堅持自己的想法。

畢竟關凝在自家住了這麼久,她有幾斤幾兩自己還不清楚嗎?